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畅读全文版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畅读全文版

巳蛇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是作者大大“巳蛇林”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林羽江撤。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江撤此刻只想撕开这家伙的面具。为什么,为什么师尊又站在了林羽这边。看着面色狰狞的江撤,清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将目光转向小羽。“小羽,要不……”“师尊,我已经向天道立誓了,绝对没有可能。”林羽此刻也显得十分愤怒“师兄,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要针对我。”“难不成你觉得是我害你成了现在这样子?”......

主角:林羽江撤   更新:2024-06-11 22: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羽江撤的现代都市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畅读全文版》,由网络作家“巳蛇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是作者大大“巳蛇林”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林羽江撤。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江撤此刻只想撕开这家伙的面具。为什么,为什么师尊又站在了林羽这边。看着面色狰狞的江撤,清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将目光转向小羽。“小羽,要不……”“师尊,我已经向天道立誓了,绝对没有可能。”林羽此刻也显得十分愤怒“师兄,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要针对我。”“难不成你觉得是我害你成了现在这样子?”......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畅读全文版》精彩片段


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甚至宗门里还有内鬼,这让紫阳极为烦躁,简单说了两句便离开了。

白云峰只剩下师徒五人,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平静,或者是古怪,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相互注视着对方,而若思微显然对刚才的事情不满。

“江撤,你刚才什么意思,是想要将脏水泼到我身上吗?”

“师妹,我刚才只是在陈述事实,宗主既然要找卧底,我只得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而且剑气我真的只给过你一个人啊。”

江撤柔声解释道,虽说师妹语气不好,但他始终认为是被林羽蒙蔽了。

“那你觉得……”

“够了”

若思微还想多说,清月打断了她的话,看向小澈道“你有怀疑的对象吗?”

“阵眼只有我们师徒四人知道,我想知道你们是否告诉过其他人。”

“看我干什么,阵眼我怎么可能告诉别人。”若思微冷声道。

“真的?”

“自然是真的”若思微说完,余光瞥了眼师弟,师弟进门晚,阵眼的事情他并不知情,但她想着都是师尊的弟子,不能对他隐瞒什么,所以在师弟问‘你们对我不会有什么秘密’时,也就随口说了出来。

看到思微的眼神,江撤更加确定这件事情和林羽有关。

“林羽,你不解释解释,阵眼你知道,我的剑气也在你手里,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到是谁能对阵眼动手。”

林羽苦笑“师兄,我刚才已经立下天道誓言,难不成你还要怀疑我?”

“江撤,你干什么呢,都说了,剑气已经被用了,你干嘛怀疑师弟。”若思微像只暴怒的母鸡,双手张开护在林羽面前。

“小澈,你够了,为什么你每次都想要诬陷小羽。”清月眉宇间染上怒意,不满道。

“那好,既然如此,林羽若是能向文圣,天道分别起誓,他的剑气真的在此之前用完,我江撤向他磕头谢罪。”

江撤此刻只想撕开这家伙的面具。

为什么,为什么师尊又站在了林羽这边。

看着面色狰狞的江撤,清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将目光转向小羽。

“小羽,要不……”

“师尊,我已经向天道立誓了,绝对没有可能。”林羽此刻也显得十分愤怒“师兄,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要针对我。”

“难不成你觉得是我害你成了现在这样子?”

他绝对不能立誓,如今他的积分已经不够再买避言符了,必须要将矛头引向江撤。

此刻,听着林羽近乎咆哮的声音,清月眼中闪过愧疚。

“江撤,你去闭关吧。”

江撤??

听着这冰冷的两个字,江撤只感觉如坠冰窟,不知为何,他突然想笑,笑着笑着便流下了眼泪。

“哈哈哈,好,好,既然你们都不信我,那我江撤离开便是。”

离开?

不管是天空中清月还是此刻护住林羽的清月心中莫名的有些慌,很快,江撤便给出了答案。

只见江澈猛然拔剑,一剑刺向林羽胸膛,江澈似乎被吓住了,都没有躲闪。

“不可。”

清月反应及时,迅速冲上前,一掌拍在了小澈胸口,打断了他的攻击。

看着昏迷的小澈,天空中的清月松了口气,都是她的徒弟,到底是怎么到了这种地步的。

她该怎么办。

转头看向失神的小羽,悲凉的情绪在心底弥漫。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天空中,清月正打算继续看下去,便见周围的一切似乎暂停,身体上传来一股吸力,周围的画面也在快速流动。

这一刻,她知道自己这是到了自己的极限。

可是,她此刻不想离开,因为快速转换的画面,正深深的刺痛着她,画面中小澈最终还是在不久之后离开了宗门,修炼了魔道,成了……

叛徒。

而压死的他最后一根稻草,正是她,正是宗门。

为什么?

明明小澈都已经立下天道誓言了,宗门为什么还会觉得他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还有,清月。

你为什么不阻止,还亲自动手将小澈重伤。

这一切她都没有想明白,浑身光芒大作,消失不见。

“呼呼~~”

清月喘着粗气,扫了眼周围的环境,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眼前的桃树上,这颗桃树是他们师徒间关系的证明,想到这桃树最终的结局,在联想所看到的,清冷的面容流下了一滴眼泪。

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小澈明明在很努力的战斗,却没有任何人接受他,甚至还被逼得叛宗。

残害同门,屠村,勾结妖族,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会被世人误会的吗?

清月不信小澈会做出这些事情。

他一定不是这样的人。

似乎想到了什么,清月愣住了,像个无助小姑娘,眼泪不停的从眼角滑落。

她已经信了。

就因为思微的几句证词,她就已经相信小澈是这样的人。

……

现实。

四天时间转瞬即逝,江撤终于清理完了体内的怨气,痛痛快快的伸了个懒腰。

“系统,皇城那边有什么消息没?”

系统【不清楚】

它这两天都在尝试清月前世记忆唤醒,奈何,清月是林羽成长中颇为重要的庇护伞,不仅没有成功,还忙的不可开交,哪有时间管这些啊。

江撤无语“你不是来帮我的吗,不怕我被魅仙颜杀了?”

“……”

艹,还真忘了魅仙颜在皇城。

见这家伙沉默,江撤离开山洞随便找了个路人,片刻后,脸上浮现了淡淡笑容。

“没事了”

魅仙颜其实并不滥杀,南清清没有杀了他,而且三天内她也没有任何动作,这说明杀他的命令只是随口提出。

对于魅仙颜她还算了解,这也就是说只要以后不再惹她,这件事情就算被揭过了。

既然没了危险,那得赶紧回去,吴辰这个二愣子,绝对以为他出事了。

用了一个时辰,江撤便回到了皇城,周围环境没有任何变化,顺着路南街一路朝着吴家走去,这一路上,他并没有听到关于他失踪的传闻。

这对他而言是好事,但却有些蹊跷。

紫霄剑宗的弟子失踪这可是大事,若是大周不给个说法,迎接大周的将会是修仙宗门的雷霆怒火,按理来说不可能没有一点风声。

看来是有人掩盖了他失踪的消息啊。

江撤嘴角噙笑,瞬间便想到了一人。

除了他的好师弟,他还真没想不到是谁。

不过,他似乎才来皇城不久吧,到底是怎么拥有这么大力量的。

真是有些好奇啊。


替身木偶可以代替宿主活动,和真人没有任何区别,只要替身木偶一死,不管是留在宗门的魂石,还是以前留下的痕迹都会一同消亡,旁人绝对不会发现他。

他之所以没跑就是因为在入门时,拥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魂石,可以说无论你在何处,都可以通过魂石判断你的情况,甚至是推测出位置。

他真的不想在和若思微他们有任何接触了,每一次接触,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前世,想起那令人作呕的回忆。

不过好在,只要等无涯书院的事情结束,他就可以天高任鸟飞了。

“江师兄这是怎么了,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啊。”如同空灵鸟的声音在江撤耳畔响起,江撤回眸,看到白衣少女时,调侃道。

“哟,这不是差点成为我未婚妻的小公主吗?”

此刻,他心情不错,只要不是江撤他们,还是乐意聊上几句的。

姚姝姝嗔怒“多日不见,江师兄也变得油腔滑调了。”

“哈哈哈,我又没说错。”

姚姝姝的身体很差,而且又是罕见的体质,再加上她贵为妙音门宗主之女,将来必定要继承宗主这个位置,妙音门门主为了让姚姝姝拥有对抗长老资本,在寻找法子治疗她的同时,也在为女儿寻找如意郎君。

好巧不巧的,几年前她出手救过姚姝姝,半年之后,妙音门门主就上门提亲了。

“哎,只是可惜师尊和宗主不同意,否则当年我就成了你未婚夫啊。”说着,江撤还忍不住打量了姚姝姝一番。

修长大腿,扁平山峦,肌如白雪,还有着扶风弱柳的气质。

姚姝姝红着脸“只要江师兄同意,我可以让母亲再去一趟紫霄剑宗。”

江撤被吓了一跳,连连后退,眼神惊恐道“别~”

他只是开玩笑的,这妮子怎么还当真了呢,他好不容易才弄到替身木偶,若是和她有接触,就算计划成功,也绝对不长久,肯定会被找出来。

姚姝姝虽说不能修炼,但近乎妖孽的谋划,天下恐怕找不出第二人。

前世,就因为这妮子,他栽了不知多少个跟头。

揭过这个话题,江撤好奇道“你怎么会来大周?”

虽说猜到了南宫紫云会来,但姚姝姝可是很少露面的,而且无涯书院里的东西似乎对她也没用吧。

“想来就来了呗。”

“我现在身体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自然要趁着还能走的时候多出来逛逛。”说这话时,姚姝姝没有半点悲伤。

江撤愣了愣,一时间也不该说什么。

“放心吧,你以后会好了。”

前世自从离开宗门之后,虽说见到姚姝姝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她确实一直活着,甚至还可以修炼,藏在背后指点江山,替江撤,替妙音门谋划。

“我这次可是带着师命来的,必须要要弄一篇大儒经文回去,就先不聊了。”

“那好,过段时间我去白云峰拜访。”姚姝姝轻笑

“再说吧。”

无涯书院之后,他可就不会出现世人面前,即使去拜访也不过是拜访木偶而已。

挥手告别之后,江撤便离开了。

看着江撤离开的背影,姚姝姝脸上的笑意逐渐褪去“最近这段时间盯着一下他,顺便再去查查紫霄剑宗的情况。”

“喏。”

身旁的侍女也没有问原因,应了一声后便继续沉默。

“姝姝,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这时,南宫紫云焦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语气中还带着些愤怒。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看到小澈的离开,不管宴会上说了什么,她都有预料,可她真的不难受吗?
“我去看看小澈。”
说完,清月便起身离开,朝着江撤所在的院子走去。
若思微想要跟上,希望师尊别骂师兄。
“你别去了,省的老/江又伤了你那玻璃心。”吴辰拦住了她的脚步,冷声道。
老/江现在还醉着,很容易就说出什么胡话,若思微本就嘴大,遇到不顺心的事就跟别人说,他可不想又传出些什么。
“让开,我们师徒之间的事情,关你什么事。”若思微想要推开吴辰,可奈何实力悬殊,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怒气冲冲道。
“是不关我的事,但老/江被诬陷和谁有关,若不是你,他会被送去执法堂吗,若不是你,他会在醉酒之后胡说?”
“老/江以前对你们好,甘之如饴,我不会说什么,但他现在只想离你们远远的,作为他兄弟,我自然要帮忙。”
远远的~
走出不远的清月听到这句话,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江澈的房间在后院右边的厢房,厢房后边便是围墙,只需要轻轻一跳便可离开,看着小澈离开时的那堵墙,又看了眼屋内酣睡的‘小澈’,清月愣愣的站在原地。
早知道自己就不来看小澈,自己也不会看到他的离开,这样的话,自己不会知道里面小澈是人偶。
走进屋内,‘江撤’躺在床榻上,酒气刺鼻,清月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睡觉姿势一样,魂石也对应着他,相同的紫霄剑诀灵力运行路线,若不是她亲眼看到,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不是小澈。
想到吴辰跟她说的那些话,清月取出一坛桃花酿,坐到了窗边,与明月对酌,回想着曾经点点滴滴。
小澈是六岁时拜入山门的,那时的他瘦瘦的小小的,看谁都很害怕,但唯独对小婵很依赖,明明小婵大多数时候都冷着脸,可他却是乐此不疲。
后来,小澈被检测出剑道天赋,宗主本欲收他为徒,将他培养成下一任宗主,可奈何小婵想要拜她为师,小澈无论如何也要跟着小婵,而她也觉得这小豆丁可爱,便一同将她收为了徒弟。
其实她不擅长指点,收徒对她来说很麻烦,不过小澈也用不着操心,很多事情一学就会,根本用不着第二遍,或许在外面流浪的经历,他有着常人比不了的善心,也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坚韧。
她的实力早已辟谷,并没有对于食物的要求,可小婵不同,她也就比小澈大两岁,但她自幼娇生惯养,怎么可能受得了宗门食物,于是小澈自告奋勇。
从小澈掌勺之后,她的一日三餐就没有停过,有的时候还会怀疑自己长胖了,两个小家伙的入门,让清冷的白云峰多了些人间烟火,小澈也在逐渐长大。
她自认为从小到大都是一视同仁,从未对小澈有过任何偏见,亏欠,唯一的一次,就是在三月前。
虽说自己从不管理宗门任何事情,但对于门规她十分重视,残害同门,这是她最不能忍受的。
其实最开始时她也不相信小澈会做出那种事情,但思微义愤填膺的指证,小羽回来时的重伤还有为师兄的求情,致使她愤怒之下都没有认真调查便将小澈送去了执法堂。
等到真相大白于天下时,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澈,尤其是诬陷的根源还是两个徒弟中了幻术。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撤,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紫阳蹙眉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江撤身上,想要知道原因,江撤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师尊身后的三人,师姐,师妹,师弟。

三人神色似乎很复杂,有对同门离去的愤怒,有对阵法未曾开启的不解,却丝毫没有紧张,最终,江撤将目光落到了师弟身上,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眼神,师姐师妹都侧身将师弟拦在了身后。

看到这一幕,江撤想笑,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问其他人吧。”若是他说出可能是师弟,师尊他们又要露出厌恶的目光了。

他不想,也不敢在看到那种眼神。

看着江撤离开的背影,清月有些愤怒“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们已经对你够宽容了,连几句话都不能说?”

“残害同门,后又屠村,和妖族勾结,种种事情不管放到任何弟子身上都不知道该死多少次了,若非你是我的徒弟,我真想……”

听着师尊话,江撤停下了脚步,神色凄凉,转头直勾勾的盯着师尊,补全了还未说完的话。

“真想杀了我?”

为什么每个人都不信他,他自幼在宗门长大,品行如何似乎不用他说吧,可是就连最敬重的师尊,最宠溺的师妹,甚至,他喜欢的人,都会无条件相信林羽。

明明那一切都是林羽做的。

又一次见到徒弟近乎绝望的眼神,清月只感觉心痛,小澈就像是她的孩子,孩子做错了事,她怎能不教训,若非她顶着莫大的压力,小澈怎么可能还在宗门。

“师兄,你怎么能这么跟师尊说话。”林羽语气不善的从两位师姐身后走了出来,此刻的他是那么义正言辞,那么的强硬。

“我怎么说话关你屁事。”

江撤对这畜生根本没有半点好感,那些百姓他只差一步就能救下,只差一步啊,可这家伙呢,当着他的面,将那些百姓直接炼化,面对质问时,不仅露出无辜的神情,居然还倒打一耙。

而师妹,居然相信了,毫不犹豫的将这件事情告诉师尊,不仅被幽禁,好不容易提升的实力在紫霄神雷中跌到渡厄初期,要知道那时候他已经渡厄巅峰了,直接毁去了他数年修行。

若非立下天道誓言,证实那些事情非他所为,就凭师尊对他的厌恶,他还能活着?

想到以前,再想到这次,他只感觉很累,很累。

天空中,来自过去的清月看到这一幕愣在的原地,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几乎每位弟子都对小澈厌恶。

为什么,明明是小澈救下的众弟子,明明是小澈力挽狂澜,你们不夸奖就算了,你们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还有未来的自己,为什么直接对小澈发难,不是已经证明小澈清白了吗,残害同门是怎么回事,还有屠村,勾结妖族……

小澈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小澈离开并未让场上的气氛缓和,若思微在一旁骂着他,说什么看错眼了,不配为师兄这类话,这让天空中清月更加不可置信。

为什么?

到底未来发生了什么,就连最喜欢小澈的思微都厌恶小澈,而且其他人却不觉得没有任何不妥。

“好了,过去的事情休要再提。”站在前方的徒弟们前方的清月蹙眉,随即走上前问及了宗门遇袭的事情。

此刻,谁谁还敢隐瞒,纷纷将自己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听完事情的经过,回来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甚至一部分的目光古怪落在了清月身后的三名弟子身上。

“看什么看,我们怎么可能是叛徒。”若思微瞪着那些人怒道。

“会不会是师兄自导自演,他本来就有勾结妖族的过去,这次来袭的敌人中势力似乎都和妖有关。”林羽猜测道。

“对,说不定就是他自导自演的呢。”若思微最讨厌用怀疑的眼神盯着他,听到师弟这么说,叉腰赞同道。

那家伙做过这么多坏事,这件事情绝对是他做的。

“这不可能吧,师兄好几次差点死在了敌人手中,若非师兄实力强横,又有长老在旁边帮助,说不定他已经……”参加这次大战的弟子小声反驳道。

“这说不定是苦肉计,他这不是没死吗?”一些弟子反驳道。

这些反驳的弟子若是深入调查便会发现,他们或多或少都受过林羽的恩惠。

周围的讨论让宗主和清月等人都陷入了沉默,江撤以前是宗门的标杆,用苦肉计将自己打造成英雄,想要拥有以前的荣耀,这么做不无可能。

“带我去看看白云峰看看。”

一行人来到白云峰,看着被挖倒的桃树随意的被扔到一边,清月师徒三人,除了林羽之外都愣住,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怒意。

“你们凭什么将桃树給砍了,挖出来不行吗,江撤他在干什么。”若思微不管在场的人都是地位如何,见最喜欢的桃树被挖,直接开骂。

“小婵,将桃树挪到屋后。”清月冷冷的说了句,这才走向阵眼的位置。

小婵神色平静,走到桃树前,停顿片刻,随即手中凝聚术法,桃树和被挖出来的那部分树根便浮在了半空,跟着她的脚步朝着屋后离去。

“这的确是紫霄剑诀的剑气所造成,而且是出自小澈。”看着深坑中的剑痕,清月沉默片刻,神色复杂道,还没等众人议论,又继续补充道。

“不过,这剑气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这剑气被收入了画卷中,是通过其他人触发的,这深坑中还蕴含淡淡妖力。”

“果然,我就说是他,除了他,白云峰还有谁会做出这种事情。”

阵眼除了那几个长老,只要他们师徒四人知道,那些长老都是宗门几千年的老人了,绝对不可能。

听着思微笃定的语气,清月只感觉疲惫。

“将江撤带过来,我们问问吧。”虽然证据都指向小澈,但这次大战江澈毕竟出力最多,紫阳还是觉得不大可能。

仓鹤点头,随即便离开了白云峰。

一炷香之后,正在熟睡的江撤被带了过来,他似乎对此早有预料,若思微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师兄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

“江撤,你的剑气给过几人?”紫阳问道。

他还是想还江撤清白,毕竟这是个修炼剑道的好苗子,只要他愿意说出详情,他绝对能通过蛛丝马迹找到罪魁祸首。

“一人。”江澈淡淡开口。

“谁?”

若思微愣住了,她想到了三月前“不可能,你的剑气怎么可能就只给我,你在撒谎?”

江撤苦笑“我江撤,在此请天道为证……”

第三次了,他已经第三次立下天道誓言了,只为了洗清冤屈,不管是屠村,还是其勾结妖族,若非没有立下天道誓言,他早就被废除修为,尸骨无存了。

听着,江撤毫不犹豫的立下誓言,而天道给予反馈,众人不禁沉默。

“可以了吧,我已经用天道誓言来告诉你们,这阵眼被破坏我毫不知情。”

江撤被洗清怀疑,紫阳的目光落到了若思微身上。

“思微,小澈给你的那几道剑气呢?”

若思微转头看向了林羽,语气坚定道“剑气是我替师弟要的,不过我敢保证,师弟绝对不是卧底,说不定是哪个修士模仿师兄剑气。”

众人目光又转向了林羽。

“那道剑气被我用了,当时情况危急,有宗门师兄可以作证,而且,阵眼在哪里我也不清楚。”林羽平静开口。

若思微愣了一下,阵眼她不是告诉小师弟了吗,虽有疑惑,不过她也并没有出声。

话才说完,吴辰便站了出来。

“林羽使用画卷时,我在场,不过我也不敢确定那剑气就是江撤师兄给的剑气。”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当时的确在场。

林羽没想到吴辰会站出来,更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说,眸中闪过一丝杀意,不过很快便被隐藏起来。

“既然师兄也立誓了,那为了自证清白,我也立誓吧。”

说着,林羽坦然的上前一步。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可仓鹤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在早膳之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燕王府。”

江撤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张师弟“去将师弟叫回来。”

吩咐完,江澈这才看向顾曦笑道。

“公主殿下,紫霄剑宗弟子做不出这等腌臜之事,若是你猜错了,还请向我师弟道歉。”

“这是自然。”

顾曦答应的很痛快,她有十成把握对张管家出手的人是仓鹤,那家伙既然暗自修炼了儒道,不可能不明白那些书籍的重要性。

在江撤和顾曦聊天时,张师弟走出亭阁,用令牌联系仓鹤,可发出的消息确是石沉大海,这顿时让他有些着急,朝着江师兄使了个眼神之后,便快速离开了此地,找到了吴师兄。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哈哈哈,小娘子,你这求他还不如求我,说不定我还能在床上放过你呢。”

南清清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杀意,不过很快便消失,继而是绝望无助的看向林叶。

粗糙汉子见这女人还在企图求救,冷眼看向林叶“臭小子,赶快给老子滚,否则别怪我刀下不留情。”

这小子身着长衫,皮肤很嫩,极有可能是从皇城离开的读书人,在大周截杀富商女眷最多只会被围剿,祸不及旁人,以她三品武者的实力也有自信能逃,但在书院的读书人受伤,别说山寨了,九族都有可能被灭。

虽然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青年身份如何,但还是小心为上。

”好嘞,我这就滚。”

江澈谄媚一笑,收回视线,默默的继续走着自己的路,似乎有些不放心,直接狂奔,一溜烟的功夫,南清清连他的背影都看不清楚了。

“小娘子,看来你求助的人似乎不行啊。”粗糙大汉扛着大刀,鄙视的看了眼江澈离开的方向。

可他话才说完,脖子上便传来一阵凉意,随即视线开始模糊,天旋地转,砰嗵的一声,似乎感觉砸到了什么。

南清清拍了拍手,看着土匪头子以及周围十几号土匪的脖子像温泉似的滋滋喷血,平静的缩回马车内。

“尊主,那青年跑了。”

魅仙颜手中捧着一壶茶,饶有兴趣的道。

“追上他”

刚才的青年虽说实力不怎么样,但内心清明,全身经脉都被贯通,强度也是常人的数百倍,这简直是修炼的好苗子,只要稍加培养,生死境不在话下。

魔族已经许久没出现趣事了,将他带回去或许能让平静的海面掀起些波澜。

南清清并不知道尊主所想,但她只需要执行即可,让马车正常行驶之后便立刻朝着江撤逃跑的方向追去。

江撤此刻正在拼命的狂奔,一刻也不敢停留,不知又跑了多远,正打算休息休息时,不远处依靠的树下的青色裙摆顿时让他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连忙转个方向继续跑。

可南清清的速度更快,只见她撤下一片树叶,柔软的树叶瞬间如同锋利的刀刃飞向江澈。

树叶划过江撤脸颊,直直刺向一棵大树,看着三尺宽的古树缓缓倒下,卷起浓厚的灰尘,江撤讪笑着停下,转头卑微的看向南清清。

“女侠,不知小的哪里得罪你了。”

南清清嘴角含笑,双手抱在胸前,托着双峰,慢悠悠的走到江撤身前,伸出玉手抬起江撤下颌。

“灵海境巅峰解决个三品武者应该很容易吧?”

感受到下颌传来的温热,江撤心中无语,这女人怎么这么喜欢学魅仙颜,随即继续饰演被吓住的样子,谄媚道。

“这不是看您在那里吗,哪用得着我啊。”

说话的同时也开始思索该如何逃跑,解决南清清不难,难的是该如何逃。

虽然自己实力是弱了点,但对于神识的感知并不算弱,就刚才那股直接探查肉身的神识,只要不是呆子都能有点感觉。

那股熟悉的神识,他有十成把握魅仙颜那娘们绝对在马车内。

南清清一愣“你早就看出我的修为了?”

这不可能啊,以她的隐匿手段,就算是化虚境大能都未必能发现她的修为。

听到这质问,江撤很想吐槽,怎么年轻时候的南清清也这么呆,明显就是奉承的话啊。


林羽一怔,心里陡然燃起一团怒火。

这家伙永远都在教训他,不就是天赋好一点吗,不就是入门早一点吗,有什么资格教训。

压下心中的愤怒,笑道。

“师兄说笑了,大师姐不是喜欢看书吗,我就想着去买几本给师姐看看,我连剑都练不好,怎么可能会去修儒道。”

顾曦疑惑“可你体内有才气啊,虽说不过童生,但也应该耗费了不少时间吧。”

她现在还记得万花楼的事情,而且刚才书中有一页被撕掉了。

既然江撤想要规劝他师弟,她自然要帮一帮。

儒道入门需要饱读诗书,虽说是童生,但几年时间还是要的,练剑就练剑,学文就学文,只有专一,才能有所建树。

“啧啧啧,难怪剑术这么差。”吴辰戏谑开口。

“吴师兄,你什么意思?”若思微像护犊子似的恶狠狠道。

“小师弟才入门不到一年,而且已经突破到灵海境,他可从来没有懈怠,比我都厉害。”

师兄平日里对于修炼严格,就算是很疼她,也不允许在修炼上有所懈怠,他说师弟她没意见,但吴辰算什么东西。

“啊对对对,无数资源砸下去,灵海二境,林师弟果然天资卓越。”

吴辰讥讽道。

就林羽那些资源,他不清楚?

放到江撤手里,不在乎根基的,不说半年,一个月就能突破到道宫,就算是稳打稳扎,修炼速度也是林羽的数十倍。

还有你若思微算个什么玩意,江澈七成的修炼资源都给你了,才灵海巅峰,狗来都摇头。

想到前些天老z江失踪,若思微还高高兴兴的陪着林羽逛街,此时的吴辰对她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你……”

若思微被怼得哑口无言,只能可怜兮兮的看向师兄。

“师兄~”

师弟天赋本来就差,若非没有那些灵药改善天赋,疏通经脉,连灵海境都未必能突破,可这是白云峰的事情,关他吴辰什么事情。

软糯的声音并未让江撤多看一眼。

有事可怜兮兮,无事踹一边,上辈子不可少。

“老吴,师弟从未懈怠修炼,影响宗门团结的话以后不要随便说了。”

虽说想要无视若思微,但林羽这记仇的性子不帮他说几句,说不定等自己离开宗门后,还会算账。

而且,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

若思微欣喜,果然,师兄还是偏向她的,虽说不同于之前那般,但这也是好的开始。

吴辰也没想到老z江竟然还帮这两人说话,虽有气,却懒得再说了。

早膳很快便结束了,不得不说,燕王府的伙食的确不错,每个紫霄剑宗的弟子最起码干了四碗白粥,还有不少食物。

一行人在燕王府后院漫步消食,回味着早膳。

“哎,要是宗门的食堂饭菜的味道有着十分之一,我们也不用厚着脸来燕王府啊,这搞得我们像是没见过世面似的。”张师弟托着撑爆的肚子慢悠悠道。

“味道的确不错,不过和老z江弄得还是差点意思。”吴辰以前和江撤一起执行过任务,好几次陷入困境,饥肠辘辘的时候,江撤总会弄出些吃的,来安慰师弟们。

“夸张了啊。”

“虽说我厨艺不错,但和御厨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虽说在宗门里他的厨艺算得上顶尖,但就是刚才那几碗粥,就不是他能比的。

“可我也觉得师兄的厨艺不错啊。”一些吃过师兄美食的弟子笑道。


“师妹,咱们也走吧。”

若思微眼眶红肿,像是朵白莲,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委屈道。“师弟,师兄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

她感觉这不像是道心受损,而是真的对她很厌恶。

江撤握住了若思微的玉手,上前一步用袖袍轻轻擦拭着眼角泪水。“师兄一定会变回来的,你不是说师兄需要大儒经文吗,你放心,就算师兄没成功,我一定夺得。”

以前的大师兄性格柔和,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而且还不会拒绝他人,这样的烂好人,才是最好拿捏的。

现在的师兄,他看不透。

紫霄剑宗十几个人一同出现,瞬间引起了不少势力的注意,尤其是看到他们去的方向还是燕王府时,心中更是骇然。

“姝姝,你说紫霄剑宗这是在做什么,难不成是打算参与世俗王朝的更迭?”

某处酒楼,一群女修倚靠在窗前,猜测道。

桌前,一双洁双手捧着手中暖壶,精致的脸颊有些许苍白,增加几分扶风弱柳的美感。

“仓鹤性情温和,不喜尘世,而且极守礼法,修士不得参与皇位更迭既然是规矩,他绝对不会参与半分。”

“何况,你觉得一个剑痴,会有脑子想这些。”少女捧着暖壶,神色无奈道。

南宫紫云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莞尔一笑“也是,这傻子的确没那脑子。”

“那他们这是做什么?”

少女沉思“应该是燕王得知仓鹤来大周的消息,想要邀他一叙,至于说这么多人……”

“或许是蹭饭吧,毕竟紫霄剑宗的伙食的确难以下咽。”

众女修沉默。

好有道理。

紫霄剑宗的餐饮虽说营养均衡,可以很好的补充气血,但那味道,放眼整个修真界,都排得上末端。

女修都是喜欢聊天的,说起紫霄剑宗的伙食,纷纷开始了吐槽,姚姝姝看着姐妹们聊天,本想着也参与,但奈何身子骨虚,还没聊几句,便咳嗽不止。

“你们先聊,我回房间休息休息。”姚姝姝无奈起身。

“我送你吧。”南宫紫云不放心道。

“不用,我这还没到需要人搀扶的时候。”姚姝姝笑着拒绝,说着,便走出了房间。

随着姚师姐的离开,众人陷入了沉默。

“师姐的身体什么时候才能好?”

“也不知道无涯书院有没有解决之法,只希望咱们这次不要空手而归。”

南宫紫云并没有说话,但神情却变得十分坚定。

“会的,她一定会好的。”

燕王府坐落在皇城最为繁华的街道,占地面积数百亩,足有皇宫的三分之一大小,府中琳琅满目的宝物不计其数,足以彰显燕王非同寻常的地位。

“六妹,今天晚上仓鹤醉酒之后会在我卧室旁边那间客房,既然你也有这个想法,其他的我可就不管了。”

大厅内,兄妹俩吃着早膳,顾承旭调侃道。。

顾曦低着头,秀发遮住了脸上的红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