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完结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

全文完结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

琳儿喝热水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叶小汐叶以辰,《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女店员心里渐渐不耐烦起来,眼神满是鄙夷。这是来看着玩的吧?貌似很有钱,难道是装的?这小女孩穿的是一身高仿?就在她的笑容快绷不住的时候,杜新突然手机响起,一看是叶以辰打来的。他点了点了那个最贵的电话手表,就出去接电话了。女店员立马笑开了花:早说要这个嘛,浪费老娘时间。她从柜台里打开一个新的手表,殷勤地给小汐戴上。......

主角:叶小汐叶以辰   更新:2024-06-11 22: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小汐叶以辰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完结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由网络作家“琳儿喝热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叶小汐叶以辰,《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女店员心里渐渐不耐烦起来,眼神满是鄙夷。这是来看着玩的吧?貌似很有钱,难道是装的?这小女孩穿的是一身高仿?就在她的笑容快绷不住的时候,杜新突然手机响起,一看是叶以辰打来的。他点了点了那个最贵的电话手表,就出去接电话了。女店员立马笑开了花:早说要这个嘛,浪费老娘时间。她从柜台里打开一个新的手表,殷勤地给小汐戴上。......

《全文完结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精彩片段


既然偏要出门,那小汐就回房间,换了一身出门的衣服。

她跟师父学了那么多,有艺术底蕴,是懂得打扮自己的。

头发挽个蓬松的可爱丸子头,穿了一件红色呢绒的短外套,下面配了条同色系的格子短裙,脚上是黑色圆头皮靴,再背了个黑色卡通图案的小包包。

现在练气初期的她,发质如乌黑锦缎,皮肤更加白白嫩嫩,衬得眼如星辰,小嘴如亮晶晶的红樱桃。

叶以辰看到如小仙女一样的漂亮妹妹,刚才被骂的不爽一扫而空,心情突然愉悦起来。

兄妹俩车上一路欢声笑语,到了公司。

他牵着妹妹的手,从进入公司大门开始,大家恭敬对他打完招呼后,那眼神都如长到了妹妹身上,让他得意极了。

结果,到了办公室,叶以辰怎么也得意不起来了。

几个部门经理早在那等着啦,好几件紧急又重要的事情要叶以辰定板。

叶以辰只能非常歉意的望着小汐。

“小汐,实在对不起,哥哥今天不能带你去逛街买东西了。”

“啊,哥哥,小汐不要卖东西,哥哥在家里,已经给准备了好多呢,小汐什么都不缺。”

“哥哥先忙啊,我就在公司自己玩。”

这妹妹太懂事贴心得让人心疼。。

“小汐,今天必须多买点你喜欢的东西,不然哥哥很生气!”

小汐不敢说话了。

叶以辰叫了助理杜新进来。

当杜新听到自己今天的工作,就是带他们叶总妹妹出去逛街,心里咯噔一下。

他最不喜欢陪小孩玩了,他姐姐的女儿,活脱脱一个熊孩子,每次他看到侄女就想打。

他知道叶总妹妹刚被找回来,之前是个流浪儿,肯定周身野孩子的性情,一个也不少。

当看到小汐甜甜地对他笑,乖巧地喊“杜叔叔”,杜新瞬间都要被萌化了。

他笑着弯下腰和小汐小声说话。

“叫杜哥哥,我和你哥差不多大,和他同校毕业,还是他学长呢。”

没想到叶以辰还是听到了,瞪了一眼杜新,拿出一张黑卡递给他。

“但凡小汐要什么,都满足她。还不快走?”

小汐一听有好多钱,是不是有机会买个炼丹炉回去?一下老高兴了。

她连忙跟叶以辰道了再见,主动去牵才认识的“杜哥哥”的手,雀跃不已地离开了。

叶以辰嫉妒得肝疼。

出了门,小汐好兴奋,他们来到一个大卖场儿童专区。

杜新先带她到小女孩儿的饰品区,小汐两眼冒光,立刻走不动路了。

“杜哥哥,那个是发夹吧?请帮我别上,看好不好看?”

杜新带小汐出来,特有面子,小汐漂亮又乖巧,懂礼貌,杜新很乐意为小汐服务。

一不会儿,光发夹、发带、发箍,不同款不同色的就买了好多。

“杜哥哥,我要这个!”

“那个是什么?”

就这样,小汐但凡多看了几眼的东西,杜新就喊包起来。

这样,就买了智能人偶玩具、可爱毛绒公仔、美妙音乐盒、创意拼装小屋,连户外玩具也买了。

反正但凡小汐看上的,杜新就在后面黑卡刷不停。

这些东西,直接要卖场统一打包送到庄园就行了。

杜新又带小汐逛商业步行街,买了奶茶和很多小零食,小汐眼睛冒出小星星,嘴巴就没停过。

小汐越来越觉得这个杜哥哥,人好相处,又有耐心,又幽默。

“杜哥哥,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了,以后要找杜哥哥,都要通过我哥哥吗?”

“小汐,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啊。”

“啊?那杜哥哥带我去买手机,我还没有手机呢。”

“小汐还是小孩子,杜哥哥带你先去买电话手表吧,以后和你哥哥还有我打电话也方便哦。”

原来手表也可以打电话,小汐不再纠结买手机了。

他们来到街边一家著名品牌手机旗舰店。

一个女店员上下打量了一下两人。

杜新毕竟是大财团的总裁助理,身上的外套一看就不便宜, 小汐的衣服也是叶氏集团卖场大品牌的当季新品。

女店员当然只认衣装,立刻热情地服务她们。

可她不知道小汐是个好奇宝宝,问东问西的,还有小汐刚回叶家,还没出一次门,难免很多东西不知道。

这下时间就有点久了。

女店员心里渐渐不耐烦起来,眼神满是鄙夷。

这是来看着玩的吧?貌似很有钱,难道是装的?这小女孩穿的是一身高仿?

就在她的笑容快绷不住的时候,杜新突然手机响起,一看是叶以辰打来的。

他点了点了那个最贵的电话手表,就出去接电话了。

女店员立马笑开了花:早说要这个嘛,浪费老娘时间。

她从柜台里打开一个新的手表,殷勤地给小汐戴上。

由于两人隔得近,小汐察觉女店员身上磁场信息不稳,本来进来时,这个女店员就让她感觉到不舒服了。

女店员快速开好单,杜新也接完电话,手表价格是三万八,他习惯性地直接刷卡了。

黑卡,女店员眼里贪婪的神色一闪,只恨刚才自己太没耐心,没再多推点产品。

杜新拉着小汐就要走,连手表包装盒和手提袋都不想要了。

“等等,杜哥哥,我们被当成大冤种了。”

什么意思?

杜新愣了,随即他看到,女店员脸上一阵慌乱,又强制镇定下来。

杜新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绝不是空有其表,立即发现有问题。

小汐摘下手表递给杜新。

“这个阿姨卖给我的手表,跟杜哥哥说的那个要便宜一万二呢。”

杜新让女店员拿出刚才那个最贵的样品手表,一对照,外观确实很不容易分辨。

但他翻过手表背面,细心一看,居然是标注的型号有差异。

杜新立马黑下脸来,他做事一向谨慎,居然被这女店员摆了一道。

女店员忙拿出本该卖给小汐的手表,立即躬下身来。

“对不起,先生实在对不起,是我大意了,一时开错了货。”

她声情并茂,确实是诚心道歉的样子。

杜新快要相信了。

这时,连店长都出来了。

“对不起,先生小姐,我们的店员由于粗心大意,给你们造成了不好的消费体验,我也代表我们旗舰店,诚心向你们道歉。”

杜新看小汐没说话,知道她不满意,也就没有表态。

“那我们给这位小姐打八折,或者拿购买其他手机搞的活动,赠送价值两千的真皮背包一个,你们看选哪一个呢?”

小汐更不高兴了,冷冷地看着他们。

“你说的这两个,我都不选。”

这时候,店里其他顾客都好奇地围过来,连外面路过的行人也好奇走了进来。

吃瓜是人的本能,谁会嫌瓜小不甜?

店长和女店员躬身都要九十度了,女店员甚至脸上都挂了泪珠,楚楚可怜。

杜新神态尴尬,但小汐就是不出声表示原谅,他也就继续僵持着。

周围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这小女孩教养不太好啊,谁没个出错的时候呢?”

“是啊,懂得原谅,也是美德。”

店长一看,众人正义的天平都倾向了他,心里一阵得意。

语气竟变了。

“你这个小姑娘,你就说说,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们?是要我这个店长和我的店员失去这份宝贵的工作,才肯原谅?”

正所谓求锤得锤。

小汐冷笑一声,“既然你们都说了要失去工作,那肯定是不能这里上班了,还会被警察叔叔抓去。不过就算这样,小汐还是不能原谅你们!”

众人愣了:这孩子太坏太执拗了。

他们看到小汐从卡通包包里拿出一个小乌龟壳,白嫩小手在乌龟壳上点了几下。

“我是你们这个月坑的第十个人,这个月你们一共让人家多付了二十万五千八百六十元。还没算之前的。”


开过来的车是一辆玛莎拉蒂,司机老赵看到车窗前面突然出现一个人,吓了一跳,连忙刹住车,一看拦车的是个脏脏的小姑娘。

他心里没好气地想:不是叶总说抄近道,怎么会走这个偏僻的地方?看吧,连个小姑娘都有胆子想碰瓷?

小汐连忙上前拍车窗。

坐在后排的男人淡淡说道:“老赵,看看她要说什么?”

小汐看车窗打开,后排坐了个叔叔,连忙说:“叔叔别再往前面开了,前面桥洞里全是水,很危险的。”

男人看了眼车窗外的小女孩,穿着不合身的防寒服,膝盖上还破了个洞,整个人就是脏兮兮的。

在昏暗路灯下,小女孩那双亮晶晶的眼,清澈无瑕,满是急切,并不像是在撒谎。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觉得小女孩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和亲切感。

男人点了下头,相信了小汐的话。

“老赵,身上有现金吗?给她一千块。”

老赵刚好下午去银行取了现金,准备明天给老父亲送去的。

他拿出钱,从车窗递出去:“小姑娘,今天谢谢你了,这是我们老板给你的感谢费。”

小汐连忙把手背过去:“叔叔,这个钱我不能收。”

“我只是说了几句话,提醒一下叔叔而已,并不是要让叔叔给我钱呀?”

老赵知道,他们走这条路就是为了节省时间,小女孩还推迟,那不是更耽误时间吗?

“小姑娘,快拿着吧,天气那么冷了,这钱你可以拿去买好多东西呢,可以买好吃的呀。”

小汐从来没看到那么多钱,她还要推辞,突然想起:冬天来了,窝棚里会很冷,这一千块钱,确实很需要呢。

“那就谢谢叔叔了!”

她高兴地接过钱,拉开防寒服,把钱塞到怀里。

一不小心,小汐戴在脖子上的玉扳指掉了出来。

车后座的男人,突然震惊地看着那只玉扳指,一把推开车门,长腿跨出豪车。

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小汐吓得连连后退:难道这个高个子叔叔,后悔给自己一千块钱了?

男人看到被吓坏的小姑娘,连忙弯下身子,努力摆出自认为很和蔼的笑容。

“小妹妹,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汐,我不知道我姓什么?”

“那你戴着的这个玉扳指能给我看看吗?”

小汐才警觉自己的玉扳指露了财,她连忙捂住,快速塞进防寒服里。

男人知道不能心急,语气越发地和缓,“小妹妹,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小汐突然想起,师父叮嘱的话,有人要看她的玉扳指,就给他看吧。

她勉为其难地小声说道:“叔叔,就给你看一下,你要看快一点哦,还有这个玉扳指对我很重要,我不能卖给你的。”

男人连忙接过玉扳指,用修长的手指头抚过上面的花纹,昏暗的灯光下看得不太真切,但也足够令他震撼了。

“小妹妹,这玉扳指是谁给你的?”

“这是我家人留给我的。叔叔你已经看了好久了,我要回去了。”

小汐说完,快速拿过玉扳指,戴回脖子上,转身跑远了:这个叔叔虽然看着不像坏人,但是他看我有玉扳指,如果老缠着我卖给他怎么办?

男人看着路灯下背着一个大编织袋跑远的小小身影,都还没问她住哪呢?

他胸膛猛得钝痛起来,如一把生锈的刀,在心上一遍遍搅割着。

他紧皱眉头,回到车上,“老赵,赶时间,我们快点!”

豪车调转车头,快速启动了。

司机老赵不停地从后视镜里,悄悄观察着后座紧皱眉头的男人,整个车里弥漫着低气压,要冻死人。

这个男人是叶氏集团的总裁叶以辰,申城四大家族为首的叶家,七公子。

从小就有着惊人的商业天赋,整个叶氏集团,对这个仅二十二岁的总裁,无比信服和畏惧。

老赵觉察到,叶总自从刚才下车问了那小女孩几句话以后,就不对了,他那焦躁不安的神情,是老赵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当车驶入市区,遇到红绿灯停了下来,老赵听到手机到账的声音,一看,吓了一跳,怎么多了两个零。

“叶总,您转错了吧?不是一千吗?”

“今天实在对不起,不该走那条路的。”老赵越发忐忑起来,虽然那一千块钱算不了什么?

谁知叶以辰却说:“不,老赵,你做得很对,所以余下的钱是给你的奖励。”

老赵适时地闭嘴,他被整蒙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此时,叶以辰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

那个玉扳指的手感令他很熟悉。

当年,他还小的时候,在爷爷的书房里看到过爷爷的玉扳指。

爷爷说这是他们叶家祖传的宝贝,还拍了他的头笑着说:“小辰啊,谁让你不是女孩子呢,这玉扳指爷爷不能给你哦。”

叶以辰想到爷爷的话,突然脑海里有一个大胆的推断:看这小女孩的年龄,会不会是他当年丢失的妹妹呢?

接下来,叶以辰立即拨通了电话。

“喂,帮我查一个小女孩,住在江东区城北,她的特征是,看着像个小乞丐,年龄大概六到七岁,身上有一只玉扳指。要快,最迟明天中午,我要拿到结果!”

老赵听到后,狠狠惊了一把:埃玛,人家小姑娘也没碰瓷,一千块不是你自己要给的吗?怎么还要查人家了?

这又是奖励又是查人的,老赵更整不明白了。

不过,从今天晚上开始,注定好多人要跑断腿,睡不成觉了。

垃圾场窝棚里,小汐盘腿坐下,按照师父教的功法修行了一夜。

随着清晨到来,小汐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她觉得今早不仅一点都不累,反而无比地轻松舒爽,特别有力气,而且头脑好清晰。

她不知道的是,因为师父把礼物注入了她的识海,即使不在那个小院,小汐修炼的速度也和小院里是一样的。

此时她已经步入练气初期,灵气改造了她整个身体。

可马上小汐就发现,身上好多黑乎乎的东西,黏黏的好难闻。

“我得洗个澡!”她拿起盆子就跑出窝棚要去接自来水。


王倩眼睁睁地看到,小汐以小博大,赚得盆满钵满。

她耳边听到的,都是羡慕叶以辰兄妹的话。

“还说叶七的妹妹之前是捡垃圾的?看人家多会淘宝?”

“是啊,叶七的妹妹手指是金的吧?什么破烂经她手,都成了宝贝。”

“我有这样的妹妹,找回来十个都不嫌多!”

“今晚的拍卖会太刺激了,仅第一号就那么精彩,接下来的排号,怕是没什么看头了吧。”

当宣布二号上台时。

王倩打起精神,抱着她的两件宝贝走了上去。

“程老,我只鉴宝,麻烦您帮我看看。”

程老先有金玉在前,后面的怎么都入不了他的眼。

他恢复了冷傲,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王小姐,怎么会买这种烂大街的玉白菜?

这玉白菜年份不过五六十年,沁色籽料算是好料,但作为古玩的收藏意义不大!”

“什么?沁色籽料的烂白菜你买成一百万?”

“败家!”

“也就值个五十万!”

几句话就把王倩打到墙上,呆若木鸡。

台下的嗤笑声,大得让王倩头痛欲裂,五十万买的玩意儿,她亏死。

“那程老,您再请看看我的这个五彩陶瓶!”

王倩最后一搏。

“拿开,快拿开!晦气!”

程老厌恶地摆手,一眼都不想看。

“菲洲的玩意儿,也拿来以次充好?”

“我劝王小姐赶紧扔了,因为这是木乃伊装脏器的瓶子。”

现场哗然。

“我的八十万!”

王倩拿着她的五彩陶瓶,哦不,木乃伊瓶,冲出会场,连玉白菜都忘了搬,她要找那家卖瓶子的老板理论,退钱!

买断离手。

这瓶子却也是文物啊,老板不退,闹得老厉害了。

小汐等的就是二号王倩出结果,后面都没什么看头了。

叶以辰几人华丽退场。

保镖们早就到了,簇拥着他们一路走出春熙苑。

正所谓世事无常啊。

有人拍烂了大腿:我为什么不识货?这样好的宝贝都淘不到?

有人悔断了肠子:曾经我拥有一座宝山,但我却拱手推了出去!

杜新仅花了五百,以小博大回本两千万。

他还见证了:财阀大小姐失魂落魄跌下神坛,鉴宝行业顶尖泰斗秒变舔狗。

今天来对了,太刺激了。

这就是小汐,化腐朽为神奇,这大腿他可是抱定了。

回庄园的路上。

叶以辰毕竟见过大风浪的人,没有小汐那么兴奋。

小汐叽叽喳喳地跟哥哥说个不停。

叶以辰宠溺笑着,突然打断小汐。

“小汐厉害啊,那鉴宝大师程老,连爷爷生前都要给几分薄面的人。

今天却主动和小汐配合得天衣无缝,你说究竟是为什么呢?”

小汐心虚笑道:“那程爷爷看上小汐的书,想小汐买给他啊。”

叶以辰显然不满意小汐的回答。

“问题出自那杯茶吧?小汐是知道的吧?”

小汐一愣。

“什么茶?”她忐忑起来。

哥哥终于看出来了,可当时不给那程爷爷上茶,拍卖宝贝哪有那么顺利?况且程爷爷身体已经很差了,小汐没有做错。

哥哥白天游乐场恐高难受,给哥哥喝茶,小汐也为了哥哥好。

“哎呀!小汐好困,小汐睡着了……”

小汐说睡就睡,真的睡着了,今天晚上,她灵力都用空了。

叶以辰苦笑摇头,连到了庄园小汐都摇不醒,只得扛她回房间。

第二天。

小汐淘宝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申城贵圈,炒得沸沸扬扬。

相反,王家大小姐丢人现眼的糗事,也被人们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