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精品文

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精品文

琳儿喝热水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是网络作者“琳儿喝热水”创作的其他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叶小汐叶以辰,详情概述:她们甚至自己也在食品区里吃起来。现场越来越精彩,小汐端着东西连忙撤,免得一会波及抹黑到她了。这次她吃完盘子里的,喝了水,就完全饱了。食物区一下闹大了,大厅那头的宾客一下被吸引过来。他们窃窃私语“王家小姑娘教养真差啊!”看到一群小姑娘使劲在这边吃,还把架子和酒水也打翻了,甚至为了一口小点心,差点打起来。王......

主角:叶小汐叶以辰   更新:2024-06-11 22: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小汐叶以辰的现代都市小说《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精品文》,由网络作家“琳儿喝热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是网络作者“琳儿喝热水”创作的其他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叶小汐叶以辰,详情概述:她们甚至自己也在食品区里吃起来。现场越来越精彩,小汐端着东西连忙撤,免得一会波及抹黑到她了。这次她吃完盘子里的,喝了水,就完全饱了。食物区一下闹大了,大厅那头的宾客一下被吸引过来。他们窃窃私语“王家小姑娘教养真差啊!”看到一群小姑娘使劲在这边吃,还把架子和酒水也打翻了,甚至为了一口小点心,差点打起来。王......

《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精品文》精彩片段


果不其然,小汐不惹事,但事要来惹小汐。

几个穿公主裙的小女孩儿围了上来,小汐进来时,她们就看不顺眼了。

小汐紫色小唐装礼服,显得她皮肤更白里透红,漂亮极了,头上扎的双丸子,可爱俏皮。

穿粉红蓬蓬裙的小女孩瞥了一眼小汐。

“喂!你就是叶家那个捡来的垃圾妹吧?”

小汐看了眼小女孩的裙子:粉红色的,好讨厌,俗!

“看什么?没看过这么好看的裙子吧?也是,毕竟你哪见过这种高档的裙子?”

小汐不耐烦了。

“你们所有人的裙子,加起来都比不上我礼服上的一颗钻石,所以我不想跟你们说话!”

几个小姑娘怒了。

粉红裙子:“我王灵灵就没见过像你这样不懂礼貌的?”

小汐回道:“这果然是王家待客之道啊?服了!还天灵灵,地灵灵呢。”

看来一会儿必定有场硬仗,得多补充能量。

凡是影响她吃东西的人,都得解决。

小汐伸手进小包包,选了几张印刷符咒,快速叠成小三角形。

“你说我们王家不好,那你别吃我们王家的东西啊?”

王灵灵得意地说。

“真小气,我不光要吃,我还要使劲地吃。”

小汐拿着盘子飞快选了喜欢的食物,得意地挑衅几个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们成功被激怒了。

小汐单手端盘子,另一只手伸进小包包,抓出那把符一洒“去吧!”

小小三角们一下钻进她们的蓬蓬裙的夹层里。

然后小汐来到一旁的中式沙发上,把盘子放在茶几上,开始吃了起来。

“不许吃,不许吃,都是我们王家的东西!”几个小姑娘开始拿盘子在食品区夹东西。

一般这样的宴会,谁会跑人家家大吃特吃的,最多拿杯酒或者略微品尝一些食物。

但凡有人来食品区拿吃的,小姑娘们就喊起来。

“不许吃,不许吃,都是我们王家的东西!”

一位拿酒的宾客怪异地看她们一眼,拿了酒就走。

“看什么看?不许吃,不许吃,都是我们王家的东西!”

好像有人来拿吃的,她们就更加护食。

小汐看得哈哈直笑,很快盘子里的都吃完了,味道不错,还想吃。

小汐又去,这次拿了更多,还端了水。

“不许吃,不许吃,都是我们王家的东西!”

小姑娘们喊得更凶,她们甚至自己也在食品区里吃起来。

现场越来越精彩,小汐端着东西连忙撤,免得一会波及抹黑到她了。

这次她吃完盘子里的,喝了水,就完全饱了。

食物区一下闹大了,大厅那头的宾客一下被吸引过来。

他们窃窃私语“王家小姑娘教养真差啊!”

看到一群小姑娘使劲在这边吃,还把架子和酒水也打翻了,甚至为了一口小点心,差点打起来。

王灵灵其实已经撑到不行但根本停不下来。

她的喊声最大声。

“不许吃,不许吃,都是我们王家的东西!”

小汐捂着嘴哈哈大笑。

王坤气急了,侄女平时被弟弟宠坏了,没想到,在老爷子寿宴上如此小家子气。

他弟弟连忙来拉女儿,其他几个小姑娘的家长也觉得好丢脸。

小汐看差不多了,也不至于把小女孩儿们撑坏,况且符咒用了后就会化成灰。

她看到两个哥哥也来到人群中,她连忙跑过去。

王灵灵看到小汐,本能地喊,“我们王家的东西……”一下被他爸爸捂住嘴,还嫌丢人不够吗?

小汐看王灵灵的脚下,果然有些纸灰。


老姜自然如实告诉叶以辰。

叶以辰淡淡一声“好,我知道了。”让老姜稍稍放下心来。

电话又回到小汐手中。

“哥哥,……好的……好的,下午我还要杜哥哥带我去逛逛,还有想买的东西,买完东西,就回公司,哥哥再见。”

小汐挂了电话。

老姜让人给小汐送来的衣服也到了。

小汐看和她身上的差不多,也不便宜,就谢过老板叔叔,让杜新刷卡。

老姜哪敢收钱,吓得连忙摆手。

小汐换了衣服,就喊杜新离开私房菜馆,对张荷母子半个眼神都不想多给。

老姜连忙殷勤地要送小汐他们。

张荷此刻回过神来:完了,我都干了什么?这竟然是叶家大小姐?!

她那熊儿子在地上滚了半天,见没人理他,正好爬起来叫妈。

“狗东西,老娘被你害惨了!”

张荷一个穿心脚,踢得儿子继续滚到地上。

她一刻也不敢耽搁,踉踉跄跄扑过来。

“叶小姐,叶小姐,请您留步!”

“我错了,对不起,求求你原谅我吧?”

张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得好丑。

“叶小姐,要不我给你跪下,你大人大量。”

小汐一个闪身,躲到杜新另一边。

简直就是想道德绑架,难道跪下就必须原谅了?

张荷造的孽不是一天两天了,尖酸刻薄,把儿子也惯得已经长歪了。

她儿子本就生性顽劣,又没正确的引导,虐杀小动物是常事,还到处欺负比他小的孩子,比起普通人,他们家是有钱人,什么事可以拿钱就摆平了的。

可今天,张荷踢到铁板了,招惹的是申城第一世家,叶家。

若得不到叶氏集团大小姐的原谅,他们廖家将面临着什么,她不敢想。

杜新心里一阵厌恶;早在干什么?现在晚了!

他对小汐半拉半抱的,恨不得背起小汐跑了,躲总躲得起吧?

今天怕是已经把叶总交给他的任务搞砸了,她可不想小汐不高兴。

小汐也实在不想跟这女人纠缠,今天出门逛街的好心情,不想毁在这一个两个的极品身上。

老姜很有眼色,立即叫服务生们,拖住张荷母子,一直送小汐她们上车,才安下心来。

而张荷,被几个服务生架着,丢到了路边。

她熊儿子满脸如花猫,一旁摇着她的手干嚎。

这时电话响起。

“喂,是张女士吗?给您电话是通知您,上午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您的子宫肌瘤属于恶性,请今天尽快来医院办理住院手续。”

张荷一下呆住了,怎么可能?叶家小姐刚才说她肚子里烂掉了……

紧接着,又一个电话,把张荷吓了一大跳。

“张荷,我们廖家完了!就因为你这个蠢女人!离婚吧!带着你的好儿子滚!”

怎么会这样?张荷如霜打的茄子摊在路边。

这边杜新开车,问坐在副驾的小汐,接下来去哪?

其实他好想回去:心累,不是带孩子累,是这孩子今天老招小人,他都怕怕了。

“杜哥哥,我想去道观看看。”

杜新:道馆就道馆吧,反正现在的首要目的是,要小汐高兴。

他导航来到城南一个名为“云扬”的武道馆。

小汐下车一看:不是说好的是道观,怎么是道馆?肯定是杜哥哥听错了,算了,来都来了。

有种感觉告诉小汐,应该进去看看。

进入大门。

武道馆的环境设计,充满了东方气韵,罗汉松、假山石、流水潺潺,让小汐感到身心舒适。

房屋全是古典木质建筑,顺着青石板路,到了武道馆大厅,就得脱鞋了。

一个大男孩,两只手握着一块抹布,正弯腰光着脚,擦地板。

他从地板那头,一直推到小汐他们站着的门口。

“对不起两位,这个时间点武道馆谢绝参观!”满头大汗的他抬起头来。

“大强哥哥!”

周大强还没来得及站起来,那个软软的小女孩就扑过来抱住了他。

他愣愣的看着漂亮的小女孩:这谁啊?

“大强哥哥,我是小汐啊!垃圾妹,小汐。”

啊?!

大强仔细一看,真的是小汐。

“大强哥哥,小汐现在找到家人了,每天都很幸福快乐。”

正好大厅休息区,书报架上有一本财经杂志。

现在外面看报纸和杂志的人都很少了,居然能在武馆里看到。

她拿起这本财经杂志,封面上就是他帅气的总裁哥哥,叶以辰。

“大强哥,这个就是我哥哥。”

周大强又见一旁穿着不凡的杜新,终于相信了小汐的话。

“太好了,祝贺你小汐!”小汐终于不是可怜的孩子了。

周大强都忍不住眼睛湿润起来。

原来,周大强白天都在这个武道馆做保洁工。

这里下班早,所以下了班,他又到城北小饭馆做兼职。

那边租房便宜,他晚上就住城北的。

小汐和周大强两人叙旧,杜新在一旁,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杜哥哥,这个周大强哥哥,每次小汐快饿死的时候,是大强哥哥给小汐饭吃。”

周大强脸都红了,他哪有小汐说的那么好。

杜新的眼睛被小汐说得红了,他向周大强伸出手。

“谢谢你!周大强。”

周大强连忙把手上的水,在工作服上擦干净,才回握杜新的手。

“其实也没什么了。”他脸红了。

接下来,杜新找周大强要了电话号码,两人互加了微信,周大强也没多想,加就加了吧。

周大强这才好奇问,“小汐,他们怎么来武道馆了?”

小汐一拍额头。

“哎呀,大强哥不问,我都差点忘了重要的事,我本来说是到道观。看能不能买到……一个炉子。”

什么炉子?杜新和周大强听傻了。

小女孩的思维,果然不是他们男生能盖特到的。

小汐不好意思说,即使说了这两个人也理解不了。

炼丹炉,她是打算先看,看到了再说,随缘了。

小汐红着脸,眼睛不经意心虚乱瞟。

“叮!”她脑海里突然好像幻觉,响了一声。

小汐就看到大厅正面,靠墙的高架子上,赫然摆着一个炼丹炉。


小汐爬到庄园的观景台,远远看到阿帆干得老起劲了。

她又把电动玩具车开去草坪旁,近身观察。

尹兰正好有事找阿帆,阿帆平时话不多,现在也没变话痨的样子。

为了保险起见,小汐又给尹兰试丹。

“伊兰姐姐,你不舒服吗?小汐这里有养生茶,多喝热水哦!”

尹兰今天本来痛经,脸色不好。

她喝了小汐的热水后,肚子也不痛了,还把庄园所有房间的窗帘床单等,全部搜去洗衣房,效率大大地高。

而且,也没看她出现情绪异常亢奋的事情。

事实证明,小汐的凡人丹成功了。

叶以辰晚上回来,有些疲惫。

昨日的工作堆积到今天,两天的工作量非常大,他人不是铁打的,总会吃不消。

饭后叶以辰坐在沙发上,差点睡着了。

就看到秦叔风风火火,拿着一个大保温杯从大厅前走过。

“秦叔,你这是要去哪?”

叶以辰很奇怪,平时晚上,秦叔都早早休息了。

“辰少爷,我去健身。”

“不光是我,连阿帆和伊兰他们都在外面打羽毛球了。”

“今天小姐跟我聊了养生,我觉得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是很有道理的。”

秦叔说这话的精气神,好像能活两百岁的样子。

叶以辰看到秦叔手里的杯子,这个场景太熟悉不过了。

“亲叔,你杯子里是泡的枸杞吧?”

“对啊,今天是小姐推荐我喝的。”

看着秦叔的背影,叶以辰若有所思。

小汐这是把茶推广到家里来了?不过,昨天喝了感觉很好,像要飞起来一样,真让人意犹未尽。

他决定再试试。

小汐正在自己房里看功法书,叶以辰敲门进来。

“小汐,今天又做了什么?听说你给他们喝茶了?”

“啊?”怎么又是茶?

小汐都不知道该怎么编理由了。

“为什么今天连秦叔都有枸杞茶喝了,我没有?”

“啊?”

小汐没想到,哥哥他会主动找自己要枸杞泡水喝。

“我,我还没准备好。”没准备怎么再忽悠哥哥你喝下去。

“还不快去?哥哥今天特别累,也想喝一下保温杯里泡枸杞。”

“那哥哥你先去书房,小汐泡好给你拿来。”

叶以辰回了书房,过了一会儿,小汐果然拿个大保温杯进来。

叶以辰试着喝了一小口,虽不像昨天那种,舒爽一下急蹿五脏六腑,但这种清香的感觉慢慢渗透也很不错。

不到一刻,他所有的疲惫都消散了。

他还刻意感受自己的情绪,一切都很正常,没变话痨,更没亢奋地变成另一个人。

叶以辰有点不好意思。

“昨天还笑小汐,那么小就养生,哥哥现在觉得养生是有道理的。”

“嘿嘿,养生这些都是跟着师父学的,小汐还学了好多用的东西。”先埋下伏笔再说。

“以后这样的茶,小汐得天天给我泡!”

小汐当然乐意天天给哥哥泡茶。

这样就可以时不时丢一颗凡人丹进去,哥哥只会越来越健康。

小汐为自己找到由头而高兴。

叶以辰喝了茶,果然忙到深夜都不累,还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整天都精神好,吃饭倍儿香。

这样小汐炼丹更勤快了,很快有几样药材要用完了。

她给武馆馆长吴昌泉炼了几颗增益丹,打算再换些药材回来。

大清早,饭桌上。

小汐问叶以辰。

“哥哥,今天能带我出门吗?”

“小汐对不起,到年底了哥哥特别忙?小汐就在家,看书画画。”

“那让杜新哥哥陪小汐吧!”这总可以吧?


什么?吃炸鸡?叶以辰愣了。

刚才妹妹说没吃饭的时候,他心里就盘算好了,带妹妹去吃米其林大餐。

他想说炸鸡是垃圾产品,可看到小汐那期盼的眼神。

叶以辰听到自己回答。

“好,那我们就去吃炸鸡。”妹妹想吃就去吧。

这个时候还没到中午高峰期,商业步行街的炸鸡店并没多少人。

叶以辰带着妹妹跨进了炸鸡店。

小汐没有吃过炸鸡,甚至是第一次来这么宽敞明亮的炸鸡店。

她手足无措,指着一个角落小声说:“哥哥,我们到那儿去坐吧。”

叶以辰看角落的沙发和桌子太拥挤,让他的大长腿无处安放。

“小汐,我们坐靠窗的位置吧,这里更亮堂些。”

主要是,靠窗能看到商业步行街的街景,小汐从来没来过这繁华的市中心吧,先让她习惯一下。

小汐也没多想,只要能吃到炸鸡,哪里都可以坐。

结果,叶以辰一不小心就点了一大桌子。

小汐眼睛亮晶晶的,小口小口地吃起来。

“哥哥怎么不吃?一起吃。”

“哥哥还不饿,都是给小汐点的。”

真的吗?小汐突然好幸福,这么多都是她的。

小汐开始拼命地吃,今早刚步入练气初期的她,好像能吞下一头牛。

吃着吃着,她悄悄把薯条往防寒服兜里塞。

叶以辰忙说:“小汐慢点吃,不用打包带走的。”

小汐脸一下红了,不好意思起来。

“我不是想拿走,我是请小豆也吃啊。”

叶以辰差点儿忘了,还有一只小仓鼠。

“让小豆出来一起来吃吧!”

小豆好像听懂了叶以辰的话,立即跳上桌来。

它抓起一根薯条,还蘸了一点番茄酱,然后两只爪子捧着那根薯条就往嘴里塞。

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可爱极了,和小汐现在吃炸鸡的神态简直一模一样。

叶以辰心里突然特别柔软,忍不住扬起笑容。

逛步行街的人,透过炸鸡店的玻璃窗,突然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哇,这个男人好帅,这气质像个霸总。”

“他笑起来真好看,咦?他居然带了个小乞丐。我的天啊!小乞丐好脏啊!”

“可帅哥那眼神,好宠小乞丐的样子呢。”

小汐此时吃得太急,突然呛住了。

“慢点,慢点。”

叶以辰又心痛又难受,轻拍着小汐的背,还把可乐赶快递给小汐。

窗外驻足的人,更不淡定了。

“哇,这什么场景太炸裂了?好想化身小乞丐!”

“我也要进去吃炸鸡。”

不一会儿,炸鸡店的窗玻璃外,就站了好多人,然后炸鸡店里也涌进来好多人。

他们纷纷拿出手机,特别是小女生,对着叶以辰和小汐拍呀拍呀拍。

叶以辰居然也不恼:你们看,我妹妹就算现在脏脏的,吃东西的样子也好可爱。

他不知道,他现在妹控的滤镜简直厚得厉害。

小汐吃好,心满意足地笑了,摸着圆圆的小肚皮。

“谢谢哥哥,小汐终于吃到炸鸡和可乐了。小汐从来没吃到过那么好吃的炸鸡,可乐也好甜呐!”

“小汐,以后哥哥还要带你去吃更好吃的东西呢。好了,我们现在回家!”

一顿炸鸡,就让小汐感受到哥哥对她的关心和爱护,一下拉近了和哥哥的距离。

她忍不住对哥哥说的那个家开始期待起来。

车子穿过市区,外面的风景越来越好看。

小汐趴在车窗,好奇地看着,她从没有看到过那么好看的地方。

车子开到半山停了下来。

小汐看到了一个比城堡还要漂亮的大房子。

现在都冬天了,大房子四周的草地还那么绿,开着好多花,在远处郁郁葱葱森林的衬托下更美,让小汐挪不开眼睛,

“好漂亮啊!哥哥是带小汐来这里看风景的吧?我们不是要回家吗?”

叶以辰打开车门,笑着拉小汐下车。

“这就是我们的家,欢迎小汐回家哟。”

“啊!?”

这么大的一个森林庄园,是我的家?小汐已经蒙了,嘴巴张得大大的,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好多人迎了出来,列队站好。

“七少爷,小姐,热烈欢迎小姐回家!”

大家一大早被告知小姐找到了,今天就回来,他们早就等着迎接呢。

很有职业素养的他们,心里非常好奇,脸上却满是殷勤的笑容。

“秦叔,先安排小汐去梳洗。”

叶以辰知道小汐早就想洗澡了。

秦叔是庄园里的管家,已经五十多岁了,服务于叶家大半辈子,是看着叶家少爷们长大的,他此刻发自内心的激动和喜悦。

小姐找回来了,真是老天保佑。

“小姐,您请跟我来。”

小汐还处于云里雾里的状态,怯怯的望着叶以辰。

叶以辰回以小汐一个鼓励的笑容。

“小汐别怕,我们已经回到家了,这是管家秦叔。”

“你先去洗澡,哥哥还有好多公务要处理,一会儿小汐收拾好了,秦叔会带小汐过来找哥哥的。”

小汐安下心来。

叶以辰回到书房,刚要忙,秦叔敲门进来。

“辰少爷,已经安排人给小汐洗澡了,但是小姐的衣服……”

叶以辰一拍额头:哎呀,今天是高兴得昏了头,把这一出给忘了。

“秦叔,你快安排卖场那边,让人赶紧把衣服送来,要这一季才上市的新品。”

“还有小汐房间里的用品,都按现在女孩子的标准来,都要最好的,越快越好。”

秦叔离开后,叶以辰才想起手机还没开机,一打开,全是来电显示,可见电话都要打爆了。

他选择了重要的电话,一一回复,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处理起公务来。

浴室里。

在淡淡馨香又温暖的大浴缸里,小汐慢慢回过神来,她是真的回到家里了。

师父说的没错,这一切都实现了,小汐激动得眼泪又流了下来,这次是喜极而泣。

洗个澡,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平时小汐是个爱干净的,都会去接自来水回来烧水洗澡。

主要是早上她刚步入练气初期,体内排出了很多杂质。

确实不太好洗,把两个女佣,王梅和尹兰累得满头大汗,她们不光给小汐洗好澡,连小豆也帮忙洗干净了。

这时候小汐的衣服已经送到了。

两人把小汐的头发吹干,给她换上一套淡黄色的珊瑚绒家居装,同色的兔子毛拖鞋。

王梅:“哇,好可爱呀,小姐真好看。”

尹兰:“我好像看到了小仙女。”

简直和刚才的小黑猫,完全判若两人。

小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惊呆了:原来我也能这么好看?

练气初期的她,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头发没有那么枯黄,身上白白的,也有肉了,眼睛更加有神采,此时的她,活脱脱的一个漂亮小仙女。

小说《找到八个亲哥哥后,京圈无人敢惹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管理室里,林杨和管理员也哈哈大笑。

管理员:“挖靠!太特麻好笑了,刚在那些NPC好没劲儿,老子都没眼看了,没想到这个NPC很会,干得好!”

林杨:嘿嘿,小汐太逗了,我喜欢!

王倩丢尽了丑,这次真的哭了,是羞愤的。

好在,很快到了出口。

工作人员已经帮忙捡到王倩那件弄的脏兮兮的大衣。

她连忙披在身上。

她不甘心,她极度怀疑刚才那个NPC就是小汐,但证据不足,因为刚才分明是个成年男人的声音。

今天所有的不如意,她都迁怒到小汐身上。

都是因为叶以辰的讨厌妹妹,听说她以前是个小乞丐。

哼,这个梁子结下了,总有机会扳回一局。

这时,王倩的手机突然响起,是章先生的。

“王小姐,你在哪里?我已经等你半个小时了!”

王倩才发现,她在游乐园已经耽误了好久。

“对不起,章先生,我临时有点事耽搁了,我马上来。”

这时候,密室出口的广播突然响起。

“感谢您体验密室逃脱项目,祝您生活愉快!”

“什么?王小姐,你居然还在玩乐?

你知不知道我的时间有多宝贵?你是忘了今天我们谈合同的事情吧?

你有重视过我们的合作项目吗?

对不起!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取消和你们王氏的合作!”

电话那头的章先生气极了,声音提高了不少。

“对不起,对不起!张先生,您听我解释……”

王倩是真的慌了。

“不必了,我现在决定找叶氏合作了!”

对方挂了电话。

王倩失神了一会,随即,疯了一般,一瘸一拐地跑远了。

还留在出口的兄妹俩,面面相觑。

刚才王倩的电话声音太大,他们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哥哥,王小姐好像把事情搞砸了?是小汐玩笑过火了吧?”

“怎么能怪小汐呢?是她自己来骚扰我们的。”

叶以辰怎么心里一阵暗爽?

好解气!这个女人太讨厌了,哼,咎由自取。

不过小汐帮了他大忙啊,误打误撞好像还拿到个项目?

果然,他接到杜新的电话,说京都章氏请求明天会面。

叶以辰挂了电话,突然看到手机推送了一则消息。

【申城一年一度的古董拍卖大会,今晚主会场将请来鉴宝大师……】

这次的古董拍卖大会,已经老早就在申城传开了。

叶以辰平时一心扑到公司上,对古董字画这些都不怎么留意,所以并没关心这场盛大的拍卖会。

但今天他专门腾出一天陪妹妹,可以带妹妹去见识一下。

“小汐,晚上哥哥带你去古董拍卖会看看。”

小汐一听古董,眼睛都亮了,她很向往。

叶以辰又拨通了杜新的电话。

“杜新,晚上我和小汐要去拍卖会,把小汐的衣服送过来,我们在恒宇等你。”

恒宇,是叶以辰在市区高级住宅区的大平层,以前小汐还没找回的时候,叶以辰经常在这里住。

杜新正要下班,接到这个电话:无奈死了,又要加班。

不过,今天叶总和小汐穿着猪猪侠,在游乐场逗留了一整天,肯定有好戏。

最好一会儿以送衣服为名,厚着脸皮赖着不走,拍卖会肯定又有一出好瓜。

想想都刺激,杜新贼笑起来。

车子到了恒宇,杜新在门口也刚等了一会儿。

杜新给小汐送来衣服,是一套出席正式场合的小套装,一看就是高定的。

叶以辰进他房间换好衣服出来,见杜新还在。

“杜新,今天辛苦你了,你可以下班了。”

杜新:叶总,我谢谢你,可我还并不想下班啊?

“叶总,我今天可以跟你们去见识一下拍卖会吗?”

然后他给小汐使了个眼色,小汐秒懂。

“哥哥,我们和杜哥哥一起去吧,说不定今天晚上会淘很多好东西,还可以请杜哥哥帮忙拿呢。”

有杜哥哥在,气氛更活跃些。

“随你。”

叶以辰算是答应了,小汐和杜新相视一笑。

拍卖会设在城南古董一条街,历史悠久的古楼春熙苑里。

金碧辉煌的古楼,占地面积广,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外围是摊位和门店,一楼普通档次,二楼为中品,三楼是高阶。

拍卖会就设在三楼。

叶以辰三人赶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小汐刚跨进春熙苑的门楼,就自然接收到一种轻微的嗡嗡声,那是宝贝与她灵力产生了共鸣。

小汐直接用神识领路,来到一个地摊前。

这地摊老板,手上没什么档次货,说实话,这些东西都从乡下打堆收来的,跟破烂没什么区别。

就因为他二大爷在春熙苑当保安队长,才挤到拍卖会外围边角的入场资格。

老板见小汐他们来到摊位,他立马热情招呼。

“几位,请随便看了。”

小汐蹲下就开始扒拉起来。

小汐直接拿起一个色泽发暗的景泰蓝戒指,对着灯光反复看了看,又吹了口气,拿到耳边听。

不错,小小戒指发出了嗡嗡声。

小汐立即捏在了手里。

“小姑娘,那个十五元!”

“叔叔,这么便宜?”小汐眼睛一亮。

“嗯,开张生意!”其实是按斤收来的,这个价很可以了。

“那个鼻烟壶、水烟筒、菩萨印章,我都要了。”

小汐兴奋起来,不一会脚下就一大堆,简直刹不住车。

叶以辰忍不住抚了一下额头。

哎!妹妹这是以前捡垃圾的习性又体现出来了。

“小汐,咱们先别急着买,先多走走看看再说。”

叶以辰不好明说,只有委婉地表达:这些破烂玩意咱别要了,哥带你去见识好的。

“哥哥,看肯定都要看,但这些好东西不容错过呀!”错过要哭死。

叶以辰叹口气,不再说什么。

旁边的杜新:嘿,我说吧?刺激开始了!

他清楚地明白,小汐这特殊体质,能一眼瞄上人家武馆镇宅的宝贝,她看上的东西,错不了!

杜新对小汐就是那么迷之自信,连忙蹲下帮忙。

小汐看上的东西,他连忙扒拉过来,聚拢到一起。

“咦?那里有书!”


有人没憋住,“噗……”地一声笑起来,引发了全场的爆笑。

这么严肃的场合,硬是被整成了菜市那么热闹。

直到主持人请出了本次拍卖会,德高望重的鉴宝大师,程老。

程老是业内的泰斗,至今无人超越,如神一般的存在。

老人家身体不太好,本不想来的,他朋友前一天给他卜了一卦,死活都要劝他来,说有大造化。

在众人鸦雀无声的仰望中,精神不济的程老坐到了台上的主位。

鉴宝就开始了。

首先,小汐从小包包里翻出她第一个淘的宝贝,锦泰兰戒指。

程老瞄了一眼戒指,脸都气白了,猛地咳起来。

他不看小汐,直接瞪叶以辰。

“叶七,你这小子!我敬你爷爷人品高洁,你怎么任你妹妹胡闹?拿地摊上五块钱的东西,污了我的眼睛?”

台下唏嘘声一片。

“老爷爷,你这是对我有偏见,你甚至都不愿意仔细看看这戒指?”小汐有点生气。

“你看它的掐丝工艺,现在已经失传了。”

程老这才看了眼小汐,勉强拿过戒指,瞬间,他石化了。

半晌,他老脸一红。

“老朽不中用了,向小朋友道歉!”

“这……这是前清贵妃,钮祜禄茹玥的戒指啊!险些错过了宝贝。”

“小朋友,这戒指哪里得来的?”

“是小汐从楼外面的地摊上买来的。”

程老:什么?!

又一阵咳嗽。

他极力平复了心态,报出此古董价值。

“底价五十万。”

“卧槽!”台下炸了锅,真的是古董啊!

“叶七妹妹运气真好,居然懵到一个宝贝。”

他们还在感叹唏嘘,戒指拍卖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最后,一位贵妇,以一百五十万得手。

好多人气自己震惊中没回过神来,与宝贝失之交臂。

刚才程老自己打了脸,现在提起一万分精神。

“小朋友,你还有哪些宝贝?”

小汐极为郑重认真地看着程老。

“老爷爷,我宝贝很多。但是,请您一定要保证自己不要太激动,我怕老爷爷受不了这个刺激。”

程老又不痛快了:“小朋友别把话说得太满,全部都摆上来!”我看你还有多少地摊货?

小汐给杜新一个眼神,杜新立即从地上拿起刚才他背的那个袋子,简单、直接、粗暴地把里面的宝贝都“哗啦”倒在了程老的面前。

程老呼吸突然激烈,眼瞪得都要脱眶了,看似那么多杂七杂八的古董,但放眼一看,哪个不是珍品?

当他看到混到古董里的一本书时,颤抖的手拿起来一看,《分金术》。

他双腿一蹬就要晕厥过去。

小汐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一把按住他的手。

程老被小汐抓住手腕按住穴位,想晕晕不成了,但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小汐看她那么多宝贝还没出手,定不会让老爷子半死不活,耽误时间。

没法了,又得上猛药。

她端了程老面前的茶,快速从锦囊储物袋里拿出另外半颗增益丹,丢入茶水。

“老爷爷,喝杯茶,压压惊。”

程老喝下茶,不一会眼里有了光,是精光,他又几大口,把杯子里的茶水扯干,全剩茶叶。

他犹如强行注入一管子鸡血,恨不得来个鲤鱼打挺,在沙发上坐直了。

程老扯下话筒,耳麦,小声道:“小朋友,这本书你别拍了,直接卖给我,如何?”

“老爷爷,我这三本书都不卖的,我留给自己的。”

程老心里咯噔一下,在台上又不敢表现太过,他的思绪飘远……

程老的全名叫程生,这本《分金术》消失于世间上百年,没想到他们程家祖师爷著的书,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


王倩眼睁睁地看到,小汐以小博大,赚得盆满钵满。

她耳边听到的,都是羡慕叶以辰兄妹的话。

“还说叶七的妹妹之前是捡垃圾的?看人家多会淘宝?”

“是啊,叶七的妹妹手指是金的吧?什么破烂经她手,都成了宝贝。”

“我有这样的妹妹,找回来十个都不嫌多!”

“今晚的拍卖会太刺激了,仅第一号就那么精彩,接下来的排号,怕是没什么看头了吧。”

当宣布二号上台时。

王倩打起精神,抱着她的两件宝贝走了上去。

“程老,我只鉴宝,麻烦您帮我看看。”

程老先有金玉在前,后面的怎么都入不了他的眼。

他恢复了冷傲,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王小姐,怎么会买这种烂大街的玉白菜?

这玉白菜年份不过五六十年,沁色籽料算是好料,但作为古玩的收藏意义不大!”

“什么?沁色籽料的烂白菜你买成一百万?”

“败家!”

“也就值个五十万!”

几句话就把王倩打到墙上,呆若木鸡。

台下的嗤笑声,大得让王倩头痛欲裂,五十万买的玩意儿,她亏死。

“那程老,您再请看看我的这个五彩陶瓶!”

王倩最后一搏。

“拿开,快拿开!晦气!”

程老厌恶地摆手,一眼都不想看。

“菲洲的玩意儿,也拿来以次充好?”

“我劝王小姐赶紧扔了,因为这是木乃伊装脏器的瓶子。”

现场哗然。

“我的八十万!”

王倩拿着她的五彩陶瓶,哦不,木乃伊瓶,冲出会场,连玉白菜都忘了搬,她要找那家卖瓶子的老板理论,退钱!

买断离手。

这瓶子却也是文物啊,老板不退,闹得老厉害了。

小汐等的就是二号王倩出结果,后面都没什么看头了。

叶以辰几人华丽退场。

保镖们早就到了,簇拥着他们一路走出春熙苑。

正所谓世事无常啊。

有人拍烂了大腿:我为什么不识货?这样好的宝贝都淘不到?

有人悔断了肠子:曾经我拥有一座宝山,但我却拱手推了出去!

杜新仅花了五百,以小博大回本两千万。

他还见证了:财阀大小姐失魂落魄跌下神坛,鉴宝行业顶尖泰斗秒变舔狗。

今天来对了,太刺激了。

这就是小汐,化腐朽为神奇,这大腿他可是抱定了。

回庄园的路上。

叶以辰毕竟见过大风浪的人,没有小汐那么兴奋。

小汐叽叽喳喳地跟哥哥说个不停。

叶以辰宠溺笑着,突然打断小汐。

“小汐厉害啊,那鉴宝大师程老,连爷爷生前都要给几分薄面的人。

今天却主动和小汐配合得天衣无缝,你说究竟是为什么呢?”

小汐心虚笑道:“那程爷爷看上小汐的书,想小汐买给他啊。”

叶以辰显然不满意小汐的回答。

“问题出自那杯茶吧?小汐是知道的吧?”

小汐一愣。

“什么茶?”她忐忑起来。

哥哥终于看出来了,可当时不给那程爷爷上茶,拍卖宝贝哪有那么顺利?况且程爷爷身体已经很差了,小汐没有做错。

哥哥白天游乐场恐高难受,给哥哥喝茶,小汐也为了哥哥好。

“哎呀!小汐好困,小汐睡着了……”

小汐说睡就睡,真的睡着了,今天晚上,她灵力都用空了。

叶以辰苦笑摇头,连到了庄园小汐都摇不醒,只得扛她回房间。

第二天。

小汐淘宝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申城贵圈,炒得沸沸扬扬。

相反,王家大小姐丢人现眼的糗事,也被人们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