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千金她超A部分阅读

豪门千金她超A部分阅读

冯楚月荣鹤年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修真界渡劫失败后,冯楚月回到原来的世界,父亲的真爱一个又一个领进门。想起前世她和家人的结局,冯楚月眸底猩红,恨意滔天。好在此时妈妈还没彻底瘫痪,大哥一家还在,二姐也没被迫嫁给家暴男,一切都还来得及!她左手治病救人,右手开创商业帝国,把渣爹和他的小老婆以及私生子女们踩在脚下。当发现顺手救个短命鬼是未来大佬后,冯楚月紧抱大腿。等她一朝翻身想全身而退时,男人扯下领带,眸光深寒,“想跑?你当我是什么人?”冯楚月仰面,小手抚上他的胸膛:“自然是我的男人!”被安抚的男人幽幽望着她:“这可是你说的!”

主角:冯楚月荣鹤年   更新:2023-03-25 13: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冯楚月荣鹤年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千金她超A部分阅读》,由网络作家“冯楚月荣鹤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修真界渡劫失败后,冯楚月回到原来的世界,父亲的真爱一个又一个领进门。想起前世她和家人的结局,冯楚月眸底猩红,恨意滔天。好在此时妈妈还没彻底瘫痪,大哥一家还在,二姐也没被迫嫁给家暴男,一切都还来得及!她左手治病救人,右手开创商业帝国,把渣爹和他的小老婆以及私生子女们踩在脚下。当发现顺手救个短命鬼是未来大佬后,冯楚月紧抱大腿。等她一朝翻身想全身而退时,男人扯下领带,眸光深寒,“想跑?你当我是什么人?”冯楚月仰面,小手抚上他的胸膛:“自然是我的男人!”被安抚的男人幽幽望着她:“这可是你说的!”

《豪门千金她超A部分阅读》精彩片段

荣鹤年应该是早产儿,身体器官本来也没发育完好,所以胎中带来的弱症,很难根治。

以寻常的医学手段,是治不好的。

若她全盛时期,再加上那个世界的丹药,治疗他完全不是问题。

可现在,就算冯楚月出手,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儿治好荣鹤年。

这可能需要长期施针。

[宿主不要灰心,你抓紧时间逆天改命,帮助更多的人,早些打开随身空间,修复身体,恢复修为,就能彻底治好他啦!]

系统这个小妖精,真是无处不在。

冯楚月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想搭理它。

她对着荣老爷子,倒是做不到冷脸。

只笑着安慰:“荣少这不是没事吗?这一劫他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活不过二十五岁这个断言说不定也会被打破呢?”

荣老爷子假意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我也希望有奇迹发生,真是日夜期盼,这不,今儿他在医院检查,医生倒是说鹤年这一趟出门遇到了贵人。”

他这么说的时候,眼睛就没离开过冯楚月。

从这丫头下楼,他就一直在观察。

看见本人,再和她说话,就知道,这丫头和传闻不符。

什么不学无术,恶名远扬,只怕也是别人故意坏她的名声。

荣老爷子又联想如今冯楚月他们的父亲,冯茂林的做派,不难猜出,是他的小老婆,或者私生子女的手笔。

不过,在外面乱搞的人那么多,像冯茂林这种把小老婆和私生子女带到家里恶心原配的,还真是少见。

这个冯茂林,不管在商场上有多厉害,人品就是大问题。

也幸好,生出的儿女比较正派。

这个冯楚霄,和小月亮,都是眼神清正的。

即便知道救的是荣家人,也没多欢喜就攀上来。

人家越是知道分寸,荣老爷子就越喜欢。

荣老爷子说贵人,冯楚月就拿眼神瞟荣鹤年。

见他没什么反应,也沉得住气没接茬儿。

倒是冯楚霄,在旁边插了一句嘴:“这不是挺好的吗?是不是荣少的病有的治了?”

“是有的治,可这臭小子,死活不肯说到底是谁给他治的,也不肯再去找那个医生。”

荣老爷子见冯楚月还是不搭腔,暗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沉得住气。

“这......”冯楚霄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啊?”

“是啊,我也问他为什么,他只说,答应了那个医生,要为人家保密。”

荣老爷子和冯楚霄诉苦:“你说,我就这么一个孙子,他偏偏还这么倔。我是想尽办法,给他找来无数医生,就为了他多活几天。”

“以前没指望就算了,现在有了希望,偏偏他自己傻,我也不是不叫他信守承诺。可总得分情况吧,如果医生真的不想被打扰,我们也不多打扰他。”

“只要能把我孙子的病治好,其他的都好说。”

“对方有什么要求,我都尽量满足。”

“也不知道那医生在什么地方,如果知道,我这老头子,怎么也得亲自求上门。”

冯楚霄都觉得荣老爷子可怜。

家大业大,继承人虽然优秀,却是个短命的。

也难怪,自家小月亮救了对方一命,就送这么贵重的谢礼。

可冯楚月知道,荣老爷子这是在给她捎话呢。

要么就是荣老爷子觉得救人的是她,要么就是怀疑她认识救人的人。

所以,那谢礼,可不是给她的。

而是给那位“医生”的。

到底是拿人手短,她开口说了一句:“许是那位医生有别的顾虑呢?老爷子也不用太担心,荣少这不是还有一年时间吗?”

这是松口了?

荣老爷子也松了口气。

他知道今天的目的达到了,也不能把人逼得太紧。

“可不是吗?不过,不管对方有什么顾虑,都可以和我们坐下来谈。一人计短,两人技长不是?”

“今儿来得突然,打搅了小月亮休息,改天再约小月亮吃饭喝茶,你不会拒绝我这个可怜的老头吧?”

冯楚月嘴角一抽,她下意识去看荣鹤年:看看你爷爷,好会演戏!

荣鹤年看也没看老爷子一眼。

只皱着眉盯着冯楚月:“你在发烧。”

冯楚月还没反应,旁边的冯楚霄赶紧伸手去贴妹妹的额头:“怎么这么烫?不舒服,你怎么不说?”

这是要急死人是吧?

冯楚月额头上还缠着纱布呢。

隔着纱布,都能摸到很烫手了,可见,烧得肯定不低。

荣老爷子也有些惊讶,他只看小丫头脸颊红红的,还以为是刚睡醒才有的。

没想到,孙子会看出人家在发烧。

鹤年对小月亮的关注,似乎真的不一般。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荣老爷子这个看一眼,那个看一下,眼睛亮得惊人。

“王姨,把温度计拿来!”

冯楚霄喊着阿姨。

荣鹤年皱着眉:“直接去医院,她额头的伤,也还需要处理,最好是住院观察。”

“对,去医院!”冯楚霄一拍脑门儿。

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阿飞开车,副驾坐着荣老爷子。

后座是冯楚霄,冯楚月和荣鹤年。

冯楚月在没人看见的时候,默默瞪了荣鹤年一眼。

荣鹤年也只作没看见。

她的身体状况,她自己当然知道。

即便不去医院,发个烧而已,她还不能自己给自己扎两针退烧吗?

现在搞得这么大张旗鼓地去医院,她一点也不喜欢医院!

冯楚霄也有点懵。

怎么说好他送妹妹去医院,就变成了荣家老的小的一块儿送妹妹来医院了?

他自家又不是没车。

等人送到了医院,一应事宜,都是冯楚霄去安排的。

荣鹤年就陪着冯楚月在一边等。

这边输上液,荣鹤年才带着迟迟赖着不肯走的老爷子告辞。

“今天唐突了,抱歉。”

荣鹤年和冯楚月道。

冯楚月看他一眼:“你故意的吧?”

荣鹤年默然。

“你们家老爷子上门,你就跟着来了,不是故意的,谁信?”

兴许老爷子只是怀疑冯楚月和能救孙子的人有关。

可荣鹤年这么巴巴地上门,反而应证了这一点。

这人,也太有心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