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青云路:从领导秘书开始

青云路:从领导秘书开始

青竹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青竹翁”大大的完结小说《青云路:从领导秘书开始》,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都市小说,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赵泽丰楚祈宇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曾经的他一腔孤勇,在学校也是风云人物,可出了学校的他,竟然被人顶替了考公的名额,一时间,他的人生陷入困境。好在有领导赏识他的成绩,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做了贴身秘书。从此,政界也有了他浓厚的一笔。为民请功,为民办事,为民谋利……一步一个脚印,踏上权力巅峰!红颜知己在身侧,贵人相助,定踏凌云路!...

主角:赵泽丰楚祈宇   更新:2024-07-20 22: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泽丰楚祈宇的现代都市小说《青云路:从领导秘书开始》,由网络作家“青竹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青竹翁”大大的完结小说《青云路:从领导秘书开始》,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都市小说,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赵泽丰楚祈宇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曾经的他一腔孤勇,在学校也是风云人物,可出了学校的他,竟然被人顶替了考公的名额,一时间,他的人生陷入困境。好在有领导赏识他的成绩,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做了贴身秘书。从此,政界也有了他浓厚的一笔。为民请功,为民办事,为民谋利……一步一个脚印,踏上权力巅峰!红颜知己在身侧,贵人相助,定踏凌云路!...

《青云路:从领导秘书开始》精彩片段


各人都有不同发言。“我们宣传部方面,已经做了前期工作,挑选年轻,文字水平比较高的人员作为跟踪开发区推进宣传。不过CC台主要人员方面不认识,到时候得两位大佬帮下忙,让CC台转发咱们开发区新闻,扩大影响力,对招商局招商引资起促进作用。”宣传部长楚湘湘,是个女部长。

“有必要的话这个我和省长会出面,争取CC台的支持。”孔超林转头看一下张介怀说。

“我看,也没必要完善什么招商局,招商的事可以用发改委来办,是不是更方便。”纪委书记吴一山又跳出来说话。这是什么操作。这是一早就定来的事,现在跳出来反对。

从开会开始,省长张介怀都是笑呵呵的,虽说让大家畅所欲言,但也不能毫无底线的乱提,这一下张介怀脸色不好看了。不过也忍住了。

大家这下感觉到气氛有点怪异了。

喝茶的喝茶、在本子上画画的画画。低头看茶的人似乎在研究茶由多少种元素组成;画画的人不断的在画,好像在创作世界名画。

“我看发改委也要发挥一下职能了,别整天在办公室里看文件!。”常务副省长又参了一脚。看热闹的永不怕事大。

看似批发改委,实则是挺吴一山。省委和省政府看似和谐,实则不然啊!省委书记和省长在级别上都是正部不存在谁站谁的队。

省委这边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站省委书记,秘书长就不用说,肯定是站省委书记.而省委副书记郭明轩目前没有表现出来。而省政府,似乎只有常务副省长明显不站队张介怀省长。

这些大佬们在这一次常委会开始出现站队倾向。省委省政府一团和气,原来只是表面,底下暗流涌动啊。

“招商局完善与否咱们也不能这么早定论,主要是担这个责任的人能否担得起来!”省政法委书记历开元的发言。这老家伙看来是和稀泥的主。

“我个人觉得有个事情,要走在前面,就是省委政策研究室,政策研究室必须尽快将开发区的政策文件出台,为开发区推进保驾护航。”

秘书长赵泽丰看时机到了,必须提出来,也为刚才尴尬局面转移气氛。这也是孔超林需要的,“但现在政策研究现在人手不足,要尽快完善!。”赵泽丰说的没有那么详细,一句带过,也没有必要说得那么详细,大家都是老牛了,说一下大家都明白其意义所在。

“政策研究室废了就废了,没见发的挥过啥作用,浪费编制更不应该。不是有常委会吗,专门召开常委会研空好了。!

”这回大家想不到的是,跳出来的竟然是省委副书记郭明轩这回大家情商大跌,没法理解。楚祈宇开始只认为他们是来搅局的,看来还是高看了这些老家伙的智商了。自大,没有向外界学习的心。一群坐井观天。

“我支持秘书长的建议!术有专攻,政策也如此;常委会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可能有时间来进行文字研究。”副省长梅晓冰言简间赅直言。可以看到出这位年轻的女副省长还是有一定的格局和大局观。

大家的讨论也进入一个高潮。

看大家也讨论出一些实质问题,可以进入结尾。就在省长张介怀发表推动性讲话时,意外又发生了。


“大家也畅所欲言了,好像这个伟大规划和楚处长有关,楚处长是不是为大家畅所欲言一下,让大伙也开开眼界呢!”

提出要求的是纪委书记吴一山,“不好意思了,你的职位太多,不知道称哪个合适。”如果他没有加上后面这一句,大家没觉得什么。

楚祈宇不是常委,不过这是常委扩大会且大家都知道省经会省委书记孔超林的讲话稿是楚祈宇写的,让楚祈宇发表一下看法可以理解,但加上后面那句,就变味了。

会议室再一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纪委书记吴一山和楚祈宇。

楚祈宇虽然在纪委挂职,但那是省委书记孔超林的意思,也就是说楚祈宇没有和吴一山有仇。一个省委大佬和一个小秘书较真起来,在江东政坛史上没有过吧!

孔超林脸不变色,而好几个省委大佬发出鄙视的眼光。

楚祈宇无奈站起来道“各位领导,我不是常委,也没有多少经历,人微言轻,就不在各位班门弄斧了。”说完坐下来。

吴一山这老东西想干嘛?妈蛋,这是想打孔书记脸。明眼人都感觉出来了。

“我也很有兴趣听听楚秘书大论,是否和传说的一样!”省委副书记郭明轩也参一脚。“我支持一山书记和郭书记建议!”是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秦为民,还故意称楚祈宇为楚秘书来接应纪委书记吴一山那句“职位太多!。

楚祈宇看着那三张阴险的脸,很无奈的向省委书记和省长两位大佬看去。

这三个虽然阴招路数,但他们知道在坐的人也会好奇,也想听,所以没有人会站出来反对。不过,三个省委大佬站出来对付一个省委书记秘书,太过了。

省长张介怀已经看不下去了,看了看孔超林。“不碍事!”孔超林悠然道。

张介怀看出不让楚祈宇说几句恐怕下继还会有事。“楚主任,那你就说一下吧,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张介怀道。

他称楚主任是对的,也是纠正刚才那三个老家的说法。

常委扩大会议是扩大到省委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楚祈宇要发表言论应该以办公室主任身份来定位。楚祈宇以秘书身份的话只能是做会议记录。

孔超林一点都不用担心,楚祈宇缺少基层经验,但对于科学理论吊打三个老东西的脸是足够的。

楚祈宇心里已经怒了,想要低调点,三个老东西竟然一而三的对他发难,小爷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省长已经发话了,不说肯定过不去。

楚祈宇无奈站了起来。“各位领导,早上好!居然有人点名了,我献羞了,说得不好地方,希望大家指点指点!”他知道调要起低点。

“怎 么说呢,就从省委研究室起。开发区对于江东仍至我国也是个新生的事物,尚未有新政策法规,研究室不但不能取消,而是还有壮大它。要快速补充人员,提高研究室的规格和人员级别,尽快拿出开发区的政策与法规。

正如梅省长所说,常委员事很多,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商议出这些政策法规,况且也不是常委员的强项;政策、法规需要调研、研究,还要拿常委会统一,需要专业人做专业事。

如果不先出台政策法规,开发区的同志怎么干、界限是什么!土地是无尝供给还是有偿供给,谁来担保,开发区负责人拿规划方案过来给签字,郭书记你敢签吗?。必须谋而后定。”楚祈宇直接点名。太直白了吧!连大佬都敢怼。


“至于吴书记建议不完善招商局,由发改委兼办,更为方便,我想吴书记还可以让国土局也并入发改委岂不是更方便?;

发改委是负责项目审批的,又自已去招商、又自已审批,好比体育比赛,自已是运动员又是裁判,那还用得着比赛吗,直接给你颁个冠军不就完了吗?。”

大家这才发现,这小年轻确实肚子有干货,不过三大佬虽然为难他,但也不要这么直接怼吧!。

“刚才听了三位领导的建议,与时俱进理念并不符合,我觉得我有责任普及一下!”

“你是说我们这个老家伙跟不上时代了!”

“我没这么说,看到椅子你自己坐上去,不能往我身上推,我可不敢领!”。

靠!这药味也忒浓了吧!

楚祈宇也不理会那么多。开始侃侃而谈。“刚才李省长对于开发区的远离城区的建议是非常正确的,只不过没有数字说明而已!”

“我省有7000多万人口,70%在农村,在国内不算落后也不算顶尖,属于中位水平!开发区的规划必须充分考虑到城区的扩张。所以远离城区是一定。至于离多远,是有依据的!。”

这时候大家都直了腰,聚精会神,为啥?大家最想知道的就是要离开城区多远距离,才是关键。

“离城区距离有多少?,我就同大家一起分析分析!西方发达国家城镇化建设最少70%以上,高的达到80%多,而我国只有30%不到。

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城市人口这么多,是因为其工业非常发达,但咱们也用不着和他比。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西方国家的发达是通过战争掠夺别的国家财富,完成原始资本积累;

对被掠夺的国家来说就是一部血泪史!但其对城市建设也值得我们学习;

工业强国并非是那个国家的专利,我们国家也可以用。那么开发区就是为工业强省推进搭建的平台。

工业产业落户开发区后,需要大量的生产、技术人员的建设工厂、建房子的工人!那么这些人员住那呢?单靠工厂的宿舍是解决不了问题!”

“开发区的生产人员、建筑工人,到城里来找工作的、还有我国大中专院校现在都在扩招;

每个毕业的学生就业肯定是在城市,我省这些人的数量大约1400万,是农村人口的20%。注意了,仅仅是农村人口的20%。而且只 是三年内的入城市人数量。

这么多人很那里住?这推生另一个产业-房地产。目前省内也有建高房子、有工厂,但还形不成产业。

那么房地产公司盖的房子是不是卖给这些外来人?当然不是,首批是卖给城里的人改善住宿环境,而他们的老房子租给外来工作的人。”

楚祈宇说半天,还没有说到开发区到底要距离多远。

众人耳朵拎得老高。

“那么开发区应距离城区多少呢?

以各市县城区目前的面积为基数,县城和县级市区是这个基数的2.5倍,也就是说预留目前各县城和县级市区面积的2.5倍之外、才能设立开发区的地方;而地级市最少要3倍;

省会城市各与前面的不同,必须是5倍以上。”

“哗,噻!”众人除了叹一口气外,最多是惊震和意外,这么远。省长张介怀小声向孔超林道:“你这个秘书还真不错!”。

“那是,我的眼光还是有的”孔超林傲娇回答。“你就嘚瑟的”张介怀笑道。


不过楚祈宇这小子确实有才,怪不得孔超这老家伙这么淡定,人家有底气,他命就是这么好,遇到个有才的秘书。

楚祈宇也不理会你们的惊叹。

继续道“咱们再来分析,这个距离的依据。

目前我国人均月收入约700元,而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为2000美元上下,换算成人民币,就是14000元,差距多少。

收入不高,拿什么来消费?CPI指数比人家差的不是一丁点,很大!不用我算你们看就明白了!”又简单介一下何为CPI指数。

看了看四周“这些发达国家,街上大多数开的是小轿车;

而咱们江东省就算是省会城市江明,主干道也就是双向四车道,之后新城区的规划单单是主干道必须是双向8车道以上,其他支道有双向6车道,最小也要双向4车道。否则不出3年,街上必堵车;

三年内,开发区的推进,工业工人的收入远远超过现有的农业。老百性的收入将得到大幅度提高,买得起小娇车的大有人在!

还是以江明为例,目前江明城区人口90万,一年后应该达到180万,当然,前提是开发区推进顺利。”。

坐在桌前的江明市市委书记将林最为激动的不安。激动的是他知道江明怎么做,不安的是楚祈宇以江明为例子,要是达不到,那说掉人了。

“咱们长期基础是农业和工业,开发区为撬板,短期快速突破的是房地产业,这么大的经济体量,完善个招商局,加强一个研究室算过份吗?,我就讲这么多了。”讲这么多,口也干,喝了口水。

他不必再往详细里说了,就这么明显了,再不理解,那他也无语了。

众人都听迷了。三个老家伙脸皮再厚,也不得不尴尬了。因为他很难找出理由反驳。关键是他们没有这样的认识,找不出反驳的依据。

倒是副省长梅晓冰永远是一副看热闹不拍事大的主,“弟,低调、低调,姐看好你!。”

“姐,我也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啊!。”楚祈宇调侃道。众人乐了!小年轻就是小年轻,太逗了。

“弟,英雄不问出处,巅峰不问时间,你出道即巅峰啊!”。梅晓冰一副站在山顶的模样评价。

。。。。。。

“好,好,小楚,没想到这江东有这样人才!有那个不服的可以再和小楚论论!”省长张介怀开怀大笑。

孔超林则一脸淡定,静静品着茶。一副世外高人般风轻云淡。秘书长赵泽丰则叹了口气。这小子是自带风云啊,到哪哪有骚动。

宣传部长楚湘湘和副省长梅晓冰两个女的又八卦起来。

“梅省长,你听说了没?昨晚的事!关于楚祈宇的”

“昨晚啥事?”现在的梅晓冰反正关于楚祈宇的事都感兴趣。

“昨晚楚祈宇带女朋友在天一阁吃饭,和人发生冲突,后来是市公安局长去解决的!”

“真的,事大吗?事大不大倒在其次,楚祈宇得了一个称号……。”

“啥称号?”

“楚双绝!?”

“楚祈宇,江东第一秘;有才华,帅得掉渣,出街能污染环境;民间组织部称他才色双绝,名号楚双绝!哈哈……。”楚湘湘是宣传部的,不管内还是外,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相信群众。”梅晓冰来个总结。两女在嘀咕着。

“大家好啊,今天的常委会与往常不一样,过程中有点小插曲,不过不影响这次常委会的成果,话我就不多说了,小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省政府对于定下来的工作要全力推动。”省长张介怀最后讲了点不 是总结的总结。


下午下班,一进家门,抱着妈妈脸上亲一口,“妈,告诉你个好消息!您帅气聪明的儿子在您英明的培养下才一年提级副处,成为咱江东省委书记孔超林的专职秘书!”。

“妈,您太伟大,爱你!”。

“那是,我儿子的优秀,无人可比!。”母子俩人相依为命,所以为了让妈妈开心,有什么好消息都及时告诉妈,快乐,不管长与短,有快乐就得分享感受!

晚上在被窝里,楚祈宇用手机进入聊天模。

“亲爱的,可在线?”

“有好消息?”

“你咋知道或者认为有好消息”

“没好消息敢叫我亲爱的!胆儿肥了“嗔怒”

“没好消息,亲爱的都不许叫,我家女二号太凶!怕怕了!”。

“女一号不是我?想知道老师怎么教育学生吗?”。

“能提前预约教育内容波”。

“可以,不过得支付费用或等值价的文字,二选一,选择?”。

“文字”。

“女一号是谁?请文字支付,不文字支付二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一号是我妈”。

“算你支付成功,说你的好消息,文字支付”。

“刚不是已经支付了?”。

“刚才那个算一半,不算完全”。

“赖皮!”。

“老师说了算,拖时间,小心支付不成功!” ……

“投降!”。

“乖!”。

“今天已确定省委书记孔超林专职秘书是我,提级副处!今天还在保密阶段,明天官宣!”

“楚同学,还不错,继续努力,天天向上” ……。两人这段时间虽信息聊天,但感情直线上升。

“妮妮,怎么啦,这么晚还没睡?”

“爸,告诉你个消息,这个消息你应该比较关心,所以先告你,今天已确楚祈宇成为省委书记孔超林的专职秘书,提级副处,今天属保密阶段,明天官宣”

“确定吗?”

“确定,楚祈宇告诉我的” ……!

华记城挂了女儿电话,心里激动,事情已和秘书长预估方向发展;而且女儿好像和楚祈宇感情上升,说不定成了,那我女婿是省委书记秘书,那就近水楼台;女儿以前给她介绍好多男孩子都不理睬,偏偏和楚祈宇对上眼了,这又是一好事!

虽说楚祈宇背景差了点,有点遗憾事,但现在楚祈宇才工作一年就提到副处了?快赶上他了。

他干了二十多年才正处呢!“好啊,哈哈……!”

“三更半夜的啥事让你乐成这样?”华记城老婆兰怀云不解问。

“记得秘书长给书妮介绍那个叫楚祈宇男孩子吗?书妮好像真喜欢上那个楚祈宇?”

“真的,那太好了”其实兰怀坛有点对楚祈宇没有背景还是有点介意的,但介绍那么多男孩子她都看不上,真是操碎了心!现有喜欢的人,那也不错。

“你那时候不是介意楚祈宇没有点背景吗?”。

“我只是说说而已,只要女儿喜欢就行!”。

“还好你没有明显反对,现在楚祈宇是省委书记孔超林的专职秘书,江东第一秘,多少人的梦想,被这小子拾到了,而且提级副处,前途无量!”

“真的,他不是才工作一年吗?”。

“是一年,他硕士毕业生,破格入正科,现在任省委书秘书,提一级;因为省委书记秘书必须兼秘一处处长,这是惯例!这小子命真不是一般的好,而且他现在才23岁, 真的成了,证明家咱家书妮的眼光真的太好了!那小子很帅气,拾得宝了!”。 12月4日。

12月4日,这是一个紧张和日子。

离大会只两天。

赵泽丰和楚祈宇进入秘一处。

“大家早上好!跟你们宣布件事,从今天开始,楚祈宇为省委孔书记专职秘书兼秘一处处长,大家鼓掌”。掌声并不整齐,因为秘一处四个人 ,愣是没反应过来。

意外!

“希望大家多支持!”这时候四个人才反应过来。一直以来他们都把楚祈宇当透明人,以为就一个高分低能,废物一个了。原来人家是韬光养晦!入秘一处工作才一年,处长了;人比人,得扔!赵泽丰离开后。

第一个说话的人是沈雪清。“楚祈宇,哦,是楚处长了,深藏不露啊!现在你升官了,记得多关照姐们啊!”

“沈姐,副的,副处!”楚祈宇解释一下。秘一处也就沈雪清跟他说点话,算是关系好这么一点。

其实除了楚祈宇外,其他四个都是从报社调过来的。报社没有级别,来秘一处可以直接提副科,包括宋刚也是,而且五个人都是费了不少力气走关系才来的。

有人欢喜有人忧。

赵泽丰让办公厅向省委、省政府、各市县、各单位发传真楚祈宇成为省委书记孔超林的专职秘书及联系电话。

正是平静的湖面扔了颗炸弹。一石激起千层浪,大清早的,整个江东沸腾了。

下面各市县一、二把手恐怕除了华记城外,个个在打听这楚祈宇是何许人也。

原来名不见传的楚祈宇突然冒出来!省委各部门电话响个不停,都是询问楚祈宇的情况。要知道要向省委孔书记汇报工作是要经过秘书楚祈宇通报的。

关系搞不好会很麻烦,别看省委书记秘书级别不高,可人家是江东第一秘,给你上点眼药,让你倒退十年。

江东第一秘消息一出,可以确定一件事,就是省委书记孔超林没有离开江东。

之所以让江东沸腾有几事。

一是省委孔书记即将调离江东或退二线消息是谣言;

二是楚祈宇江东第一秘异军突起;

三是楚祈宇一年前曾经被省委省政府江明市各部门踢来踢去,唱着五十六个民簇。曾经的各个部门一把手,心里却是拔凉拔凉;

四,他一打听,楚祈宇是个小年轻,24岁还差几个月呢,刚提升副处,级别提升,坐火箭上升似的;

五,秘书楚祈宇得到省委书记高度认可;

六,民间组织部一致认为,省委书记的讲话稿绝对出自楚祈宇之手。怪不得打听不出省委书记的会议精神一丝丝消息。

省委书记私人电话响了。

“孔书记,我是介怀。”

“省长,你好啊!”。

“书记,恭喜你身体康复!”。

“谢谢,好着呢!”身体好与不好、都得说好!身体不好,位置会被人惦记上,就大大的不好!

“书记啊,您和省委一大清早就扔个炸弹,整个江东都沸腾!”。

“有这回事?”。

“是因为你的秘书,连省政府这边各个部门都打爆了,就为了打听你那秘书的情况,那个楚祈宇是个什么情况,都感兴趣了。”

“哈哈……,就是一年前被咱们整个江东各部门拒接踢来踢去,后来没办法被放在省委秘一处。被我发现,这猴崽子是个人才!”

“看来书记很满意这个秘书了!”

“那是,是我从政以来最满意的一个秘书。”


楚祈宇任江东省委孔书记秘书热度还在继续。

连省长都惊动了,可见,楚祈宇成为江东第一秘对江东政界影响就此开始,这也是孔超林和赵泽丰意想不到的。

河丰县大院,各部门都在热议江东第一秘之事,华记城在办公室安静喝着茶,心里满满的惬意,从政的人,哪个不想往上升。

他觉得只要孔超林只要还在江东,他位置再进个一两步应该没什么难了。

要知道越向上位置越少,他能上这个县委书记可花不少力气,关键时刻秘书长赵泽丰出手帮一把l,不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了。

在华国的从政人,在上面有人非常重要,他原来与秘书长关系好,现在再有个楚祈宇,还是江东第一秘,且还正在和自已女儿谈恋爱,喜从天降啊!华记城现在真想亮开嗓子嚎唱一曲。

省委书记和省长的秘书别看级别不高,可办起事来谁都给几分面子。就像现在的他,如果省委省府两位大佬的两个秘书给他打电话托他办事,如果没有违反原则下他得去办。

“县长来了,请进!”听到秘书的声音,一般一、二把手互相间走动秘书不会拦,也不需要通报,这是表达相互尊重的一种体现,除非特别给秘书交代需要通报。

两个人都坐沙发,秘书倒好茶便退出去。看着钟文一副谦卑的脸,华记城心里尽是鄙视,这老家伙也知道服软,之前没少给他使绊子。

作为一县之长不可能不知道他和秘书长赵泽丰关系好,现在楚祈宇当上了省委书记孔超林的秘书,就是民间俗称“江东第一秘”。

赵秘书长以前对楚祈宇很是关爱有加,根据等量原则,华记城在江东官场关系肯定上一个台阶。作为县长,连这点政治觉悟都没有的话,脑子是活在狗头上了。

“华书记,今儿省委孔书记专职秘书一官宣,整个江东官场一片哗然,都在打听,楚祈宇是许人也,书记还这么淡然?”钟文有意无意说。

妈的,这老东西是来打探消息来了,得给他透点,让这老东西老实点。

钟文五十岁了,当时前任县委书记年龄退居二线,本为县长的钟文以为十拿九稳县委书记位置是非他莫属,谁知道在赵泽丰的支持下,才四十出头的常委副县长越过他头当上县委书记。

如果不是空降,县长接县委书记是理所当然,偏偏是河丰官场排在县长之后的县委副书记上位,当时引起河丰县官场一片哗然。

这也是省委书记孔超林推动年轻化县委一把作为试点典范,不然,凭赵泽丰一个人也很难拿下来。

“孔书记,没有离开江东,原秘书宋刚已经安排出去了,再任用一个秘书有什么奇怪的,总不能孔书记出来走动一个人自己拎包?那别人怎么看江东省委!”华记城说得很平淡。

钟文可不是这么想,看华记城这么淡然,肯定知道点什么,得挖一挖。他这么想,正是华记城需要的,到这个位置的人,哪个不是人精。

“主要是大家对这个江东第一秘,一无所知,你和秘书长比较熟,应该了解多点吧!”。就知道你忍不住会问,华记城要的是这种效果。

“楚祈宇,才二十三岁,没那么多心眼,挺干净的一个小伙子,就想工资高点,过个小日子,没那么复杂;前段时间还和他和秘书长一起吃过饭,人还不错!。”华记城说得小溪流水。

当然他不可能说出他女儿和楚祈宇和他女儿正在谈恋爱的事,一是上一级对他有所顾忌,二是如此事不成就有点扯虎皮拉大旗了,就大条了。

尽管华记城说得毫不在意,但在听的钟文就不一样了,心里在翻江倒海了。原来楚祈宇没有成为江东么一秘之前已经攀上关系了,这家伙运气咋这么好!。

之前除了他,常务副县长联合一些县委县府要员给华记城使不少绊子,看来以后这件不能干了,谁爱干谁干,要不然连县长这个位置都不保。

他脸上的变化华记城看在眼里,知道这老东西以后绝对不敢和他对着干,以前虽然的秘书长挺他,但也不能从省委跨过市来指示他的具体工作,这是官场的大忌,是个在体制内的人都明白,何况到这个位置的人更不用说。

妈蛋,一个秘书长,还不如一个省委书记的秘书起直接作用大,太现实。

他相信他和江东第一秘吃过饭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之前靠秘书长挺他,且干得很吃力才坐稳县委书记这个位置。

现在有了楚祈宇的影响力,不用费力在内斗上了,可以大干一场了。只要政绩出来,再向上一步不是梦想。哈哈哈……!心情老好了!

青松县政府,县长宋刚郁闷到极点。从重新任用专职秘书来看,省委书记没有离开江东,或者二线也没有离开江东实锤了。

他刚来到青松县,借曾经是省委书记秘书之力,是何等意气风发;可惜,他水平有限,又眼高于顶,推动几个项目都烂尾了!

到后来青松县官场的人员不太尿他,他处处受到制纣,如果那些人不是有省委孔书记的缘故,恐怕直接撕破脸了。

现在接到省委孔书记有新任专职秘书消息,如同坐蜡。

他从首长身边出来的,他一点消息都没有提前知道,这就是问题所在。一大清早就很多人来直接问他或者电话,当然是问楚祈宇的情况。

楚祈宇他当然熟悉,在秘一处坐一年冷板凳。当他知道楚祈宇成为江东第一秘时,他知道他麻烦了!一年了,他作为秘一处处长,居然没有让楚祈宇写过一次稿件,哪怕是小稿。

从他这个当时为江东省委书记孔超林专职秘书来说,是重大失误,一个胸怀狭隘、忌才的标签贴脑门是跑不了了。当然,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得为他的小气付出代价。

单单是楚祈宇给他报复就可以让他政治前途尽毁。悔啊!谁当这个秘书不行,偏偏是他一直没有使用一次的楚祈宇。他觉得老天跟他开了个玩笑,而且还不小。


省政府会议室,他们刚开完省政府工作会,但他们没有人离开,他们也在八卦省委书记孔超林新任专职秘书楚祈宇的事。

如果给被吃瓜群众知道,因为省府一群大佬都在聊这事,要是楚祈宇知道,恐怕小心脏会不会出问题。

“孔书记是不有点不谨慎了,一个工作不到一年的毛头小子不说,还一下子提到副处,影响不小”是常务副省长秦为民如是说。

一年前,前任省长也是年龄到点退居二线,本来他是最有可能上一步了,而且他年纪也不小,再不上就在退二线;

就在他做美梦时,中组部空降张介怀到江东任省长,他怨孔超林不帮他一把,除了恨张介怀抢他省长位置外,还把责任放在省委书记孔超林身上,整个省委省政府都不是秘密。他跳出发难最正常不过了。

“二十二岁硕士毕业,年龄与学历是不是经得起检验尚未可知!。”是另一位常委副省长于谷,他本来说是“调查”,但没有调查过只用委婉的用了“检验”两字眼。不过有煽风点火之意。真应一句,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一个秘书而已吗,不用这么上岗上线的,整个省委省政府全日制硕士学历的就楚祈宇一个,一进来定个正科级别是可以的,至于再提个副处,是因为省委书记秘书级别不能太低,他兼任省委秘一处处长;

况且楚祈宇在秘一处也有一年了,这样的提拔也不算违规,至于年龄和学历问题,,孔书记这个人党性原则还是很强,应该不会犯这个低给错误。”张介怀知道这些人那点小九九,想用点小事针对一个省委书记,显得有点政治低能了,希望只是聊天。

“不过,一个省委书记专职秘书任职,居然引起一群大佬关注,也是头一回,而且是全国头一回了。”

“还是省长大人格局大,你们一群老男人没点风趣”梅晓冰不忘记拍一记张介怀马屁,还不忘损一堆人。

她也是空下来,她和省长张介怀、秘书长直泽丰都是空降的。所以三人也能聊上天,情况肯了解一些,张介怀作为省长,不至于去理一个秘书的事,但女人一旦好奇心来,不调查点、再八卦点肯定不是女人的风格。

当时江东一个副省长岗位空缺,江东没有合适的女干部上位,按省政府惯例,一正四副中必有一名女性,因此在她家族运作下空降到江东,不过只有四十多点岁就上副省,已经很年轻的,除了她是女性个,她的家族的力量能量不可谓不大,不然,全国适合条件的女性不少。

“楚祈宇其人可以说是传奇,他是本硕连读,按年龄来算,本硕连读人也不在少数,但二十二岁能硕士毕业的就不多了;”她故意喝水,吊这帮老男人胃口,这也是现在她要做的事,看到这帮老男人兴来了,一副拎着耳朵滑稽的样子,她心里很满足。

继续道“是因为小楚同学读书的时候,小学跳一级、初中又跳了一级,所以他二十二岁硕士毕业,一点都不奇怪,understand.”说完了还不忘记来一个散装英文,表示她的藐视。

当然她知道肯定在赵泽丰那儿打听到的,这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信息。当然赵泽丰也不得不说,要不然这姐们彪起来,够赵也喝一壶的。

人长得算是美女,但彪起来也是巾帼不让须眉!。话毕,众人一副幡然悔悟的样子。梅晓冰一脸鄙视、姐们是帮你们的忙了,勉得你们去调查一个小秘书丢人现眼。

“妈蛋,小楚同学不但学习好,居说还是帅中帅,我得把抢过来做我的秘书”女人八卦起来男人想不服是不行的。

不得不说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不关学历、家庭背景、权力有多大,八卦是女人永远的主题。一帮一方大佬射来一片鄙视。

“晓冰省长,胆量不错,想法也时尚……哈哈!我支持你。”张介怀大笑打趣。“知道,这两天都没有去他那吗?,怕某人嘚瑟。”一个秘书竟然让一群省政府大佬讨论,可以说是前不故人,后不来者。

“不过个小事不得不提一下,一年前楚祈宇入职的时候,省各部委、江明市各部委、局都没有人接,全部单位都踢球,估计够呛……。这小家伙两次任职都挺轰动的”说话的是省政秘书长林明品,他是在做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之局。谁爱倒霉倒霉去,反正倒霉也轮不到他们。

江东第一秘毕竟是一个小秘书,想要撼动他们这些大佬是不可能的。

“不过,孔书记对这小家伙的任用很有意思的,挂省委办公室副主任是惯例,没有任何异议的,可这小家伙还挂组织三处处长和纪委三处处长,这就有点意思了,这两个挂的虽然不用时是虚职,但想用时就是实职。”梅晓冰认真的说。

一帮大佬一脸懵逼。消息一个比一个出奇;省委书记秘书从来就没有这么任职的。

不带这么吓人的啊!如楚祈宇也姓孔的话,估计连私生子的词都出来了。“超林同志也就偏爱小楚点,以副代正,这样多点履历,方便提拔嘛,诸位也别多想了”张介怀安慰道。

有人就有江湖,江湖不只有打打杀杀,还有人情世故、爱恨情仇!喜忧欢愁,几家欢喜几家愁。江东省委省政府各部委,江明市委市政各部委、局就有点担心了,当时楚祈宇入职时被他们当做球踢来踢去,在担心会不会被报复。

一个秘书给予的权力也太大了吧!因没有违反规定,别人又反对不了。这老帅是要憋什么大招呢!孔不是个恋权之人呀!江东虽然官场斗争没有那么严重,但也不是没有,还是得多个心眼才行。

孔超林并没有在省委,在家里。反正两天后开全省经济大会,在家静研究他是讲话稿。而赵泽丰正在向汇报工作。

“按您的指示,小楚除了挂办公副主任外,挂组织部三处长、纪委三处处长”省委书记的秘书挂职办公厅副主任是惯例,宋刚调出去后这位置是空着的,挂办公室副主任没有任何难;至于挂组织部和纪委虽然是虚职,这就有点意思了,也只有孔超林知道他自己的用意了。


孔超林并没有在省委,在家里。

反正两天后开全省经济大会,在家静研究他的讲话稿,赵泽丰正在向汇报工作。

“按您的指示,小楚除了挂办公副主任外,挂组织部三处长、纪委三处处长”省委书记的秘书挂职办公厅副主任是惯例,宋刚调出去后这位置是空着的,挂办公室副主任没有任何难度;

至于挂组织部和纪委虽然是虚职,这就有点意思了,也只有孔超林知道他自己的用意了。赵泽丰只是按领导意办,其他的不是他可以左右的。

“纪委为什么也是三处,一处处长的位置不是空着吗?”。纪委吴一山书记说他已有安排,还是负责三处的韩书明副书记把三处处长仲文杰派出去任江明市石山县任县委书,也是正好空缺。

孔超林一脸不快。

但赵泽丰知道,纪委属于双管部门,加上吴一山以卖老,一脸高清,天下老子第一他第二。任职几年没的什么成就,可以说政绩平平。

孔超林安排楚祈宇进纪委就是提醒,也可以说是敲打敲打的意思,这老东西没有点觉悟啊!“那就这样安排先吧,你安得不错!”坐这个位置的人这点小事不可能大动肝火。

“你好,那位!”接了个电话。“孔书书,我是中组部小水”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声音,语气比较谦虚。

水益君,中组部副长,毕竟他比孔超林低一级。

“水部长,你好啊!有什么指示?”

“孔书记,那敢在您面前谈指示,叫我小水就好了,您老别埋汰我啊!”

“你在中央,好多事都指望给我江东多多关照呢?有首长指示?”孔超林有点懵比了,中组织倒是经常有给他打电话,不过一般都是谈公事,可是这水益君在拉家常,罕见!

“指示没有,只不过你们江东这段时间很热闹啊”

“要开全省经济大会,热闹也 是很正常嘛”

“不是关于大会的事,传闻您老发现一个人才,要大力培养”

“你说的是我那个新秘书的?”一说到人才,孔超林就想到楚祈宇,最近他任用楚祈宇当秘书一个人。

“对啊!您老得了一个人才当秘书,党心大悦,传得很凶猛,都有人打听到中央来了,都认为你那秘书是不是从中央下去的.”

“不是吧,这么邪呼?”孔超林很是意外。

“首长们也觉得有点怪,不就一个小秘书吗?在江东传也就算了,居然有人电话到中央打听?您说邪呼不?首长也忍不住派人调查呢!从学校表现来看,似乎是个人才,首长们在议着你老今年是不要出大招,说你老可能在老树发新枝了!”

“多谢首长们的关爱,不过今年确有一些新的想法!”秘书这事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个书秘竟然把首长的目光吸引过来,看来也不算是件坏事。

省委书记的秘书最多是中组部了解一下,也是正常的事!但这次惊动了首长,还用‘调查’两字来表达,有点不正常哦!但他不能透露他的想法,得谦点!到时候放个大招。

“孔书书,首长们猜测你们这次江东全省经济大会您可能放大招,很关注您的讲话内容!多谢首长们的关爱,我们江东荣幸,江东百姓之幸!帮我转达感谢首长们的关爱!”

“好的,孔书记!”妈的,无心插柳柳成荫!时来运转挡都不住啊!

孔超林挂了电话。转头问赵泽丰:“外面都在议小楚的事?”。

赵泽丰也听到来电是中组部的人,都有点心惊肉跳。妈蛋,这事居然惊动到中央的首长,有点事大。

“是的,有可能是小楚太年轻,学历高,原来是打听一下楚祈宇情况,毕竟他是江东一把手的秘书,向您汇报之类需要通过他来通报嘛!”。

赵泽丰继续说,“不过查的人越来越多,他入职的情况也被挖出来,有些人就用他刚入职时、江东那么大竟然容不下一个楚祈宇来讽刺江东官场!”。

别人的话可能觉得事情可能有点失控,可孔超林的想法相反,他倒觉得也算对江东体制内这些人一个小敲打。

“没事,就让它搅一搅,让江东生气起来,别死气沉沉的”孔超林毫不在意。“会不会把楚祈宇处于风口浪尖上”赵泽丰的点担心。

“没有事,欲成大器,必先利其器;这也是寻楚祈宇心性的磨练吧!。”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孔超林懂,一开始不能把光芒盖住,没必要这么急。

在赵泽丰办公室。

“你这小子可以,连中央都惊动了,一出道即巅峰,连预热都不用”赵泽丰笑着对楚祈宇说。

“叔,我也不想啊,我什么都还没有做,这人在大堂,祸从天降!。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那有说得清楚,不管怎,不要翘尾巴,做事低调点。”

“这事有人议论虽然出乎意料,但闹这么大,似乎有人从背后推动,希望不是他?”楚祈宇脸色有些阴沉。赵泽丰听这话神色一愣,“你说宋刚?。”。

赵泽丰这些天听闻江东关于楚祈宇种种传闻,觉得可以了解,毕竟得到省委书记青睐,事出有因也很正常,所以没有往那方面想。

“作为孔书记他的秘书,这个职位不高,但是年轻人趋之若骛;可之前宋刚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他一定想他已经在孔书记心目中没有位置,加上他上年以来都没有让我写过稿件,这是用人的一大严重失误,特别是秘一处。

在妒忌和推卸责任,所以他只有顺手推舟进行棒杀!江东容不下一个楚祈宇应该出自他口,想把他的失误转移到众官之人,算计算到自已曾经有老板身上,孔书记是什么人,一个封疆大吏,这点下作还能瞒过他。最好不要是他,不然他死定!。”看到赵泽丰不语便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道理。”

“听说他在青松县任县长,我猜得不错的话,他过得很不好,工作不顺利,想着如能回来继当孔书记秘,他应该在自的梦里遨游!。”孔超林连这点把戏看不清的话他还能撑控整个江东。答案是肯定的。


楚祈宇是他女儿的男朋友,但现在他忙得后脚踢前脚跟,没心情和楚祈宇唠家常。

“华书记,省委孔书记要和你通话。”楚祈宇说完把手机递给孔超林。

按规则,孔超林要向县委书记指示也是要市委书记代传,但现在情况紧急,直接好点。如果没有楚祈宇先传话,估计华记城以为是有人冒名。

“是记城同志,说说你那边的情况—下!”.现在说话没有正常官场那客套了,单刀直入。“书记,我现在已在谷雨镇,现在情况是……。!”华记城也是作简明扼要的汇报。

“你就坐镇谷雨镇,调派人手,力争老百姓的人身财产的安全,能多保—点决不能少保—点;人手不够可以向市委要,让市委联系武警,不够再联系驻地部队;你可以认为是我的指示。”

“保证您的指示、完成任务。”华记城紧接表态。

“天气情况。”孔超林有点着急。

“雨,两小时后会变小点,但还不会停,要到晚上8点才停,明天就完全晴朗”楚祈宇回答。

像连续下雨下,与气象部门联系了解天气变化是秘书必须的功课,不然作为省委书记的临时行动会受阻,有可能变成事故。

“小楚,你给省长和秘书长打电话,这么说……。”省委书记孔超林交代楚祈宇。

。。。。。。

“秘书长,两小时后孔书记出发星林市河丰县谷雨镇,点名您陪同去;帮忙联系—下公安厅…”

“楚部长…您这边帮忙联系—下省电视台……。做直播!”

“任哥,两小后孔书记要往星林市河丰县谷雨镇,你做好准备,—会到省委大楼前等候……。”

“关处长,你好!”

“楚处长好啊!”

“帮忙让省长听下电话,我这里有孔书记的话需要转达……。”

“省长,书记和您—样也忙着电话,由我替他转达您。书记两小时后将要往星林市河丰县谷雨镇,由您按排—下常委会;

省委和省府拿出关于水灾抢救及灾后建设的统—意见,时间您定;如果您也没时间的话,安排别人。!”楚祈宇只能这么说,人家省长也要关心老百姓,不能剥夺。”

“小楚,你是怎么安排的。”张介怀问道。

“我让秘书长帮忙通知电视台对这次出行做直播,—会我会请交警部门帮忙看—下途经路段。”

“谢谢小楚!我知道了!。张介怀挂电话后,对他的秘书关同泽道,“刚才的话你听到了?按楚祈宇的套餐咱们也来—份!”关同泽是他—起带来的,虽然也不错,但和楚祈宇比起来,差太多。

他之所以问楚祈宇安排,这些事肯定是楚祈宇安排的。他—问,楚祈宇肯定会告诉他。

如果是秘书长赵泽丰通知他那情况不—样了。楚祈宇通知道他,是孔超林告诉他,希望他这个省长与他同步,但不作强求。

楚祈宇也悟到这—点,所以肯定也会把计划告诉他。毕竟省府也是在省委领导下工作的。

“杨厅长,您好!我是省委秘—处楚祈宇!”

“哦,小楚处长,有什么指示!。”

“我哪敢指示您杨厅长,请您帮个忙!”

“你说,我来办!”杨动虽贵为厅长,正常的情况下,还真的不敢在省委书记秘书摆谱。

“杨厅长,是这样两小后孔书记要往星林市河丰县谷雨镇,从省城到星林市这—段高速路,您帮个忙,派人去巡视—下路况有没有被破坏的。”

“好的,我马上办!”

“谢谢杨厅长了!”

“不客气!”


“贺书记您好!我是省委小楚!”

“楚处长有什么指示!”贺春明小心道。

“贺书记说笑了,我—个小秘书敢对—个地级市委书记做指,嫌命太长了;是这样,两小后孔书记要往你们星林市河丰县谷雨镇,您这边派人检查从星林市到谷雨镇的路段,保证孔书记顺利到达谷雨镇;

另外,从省城到星林市路段已经让交通厅杨动厅长帮忙了。现在华书记在谷雨镇,所以从星林市到谷雨镇路段就麻烦您了!。”

“好的,小楚处长,我现在就派人巡视从星林市到谷雨镇的路段,确保孔书记顺利到达谷雨镇!。”

“清姐,两小后孔书记要往星林市河丰县谷雨镇,你不是从江东日报出来吗?你可以透露—点消息给他!”。让沈雪清透露消息给江东日报,是楚祈宇有自己打算。

让沈雪清在江东日报有存在感。不然他自己也能联系。

最后—个是告诉华记城,省委孔书记四小时后将要往星林市河丰县谷雨镇。

楚祈宇打完—系列相关电话后叹了—口气。

时间—分—秒过去。差五分钟就是锁定的两个小时。

楚祈宇站在走廊上看到江东电视台的采访车,摄像机也架好!

秘书长赵泽丰和宣传部长楚湘湘也就位。

江东日报也来,撑伞站在雨中,不过人比较少,毕竟他们只是拍照和记录。

楚祈宇这样安排,是因为—个省委书记出行不能太孤零零的,显不出—个省委书记的风范;太多人了,就变成前呼后拥,就会被人认为作秀。

众人盯着省委书记办公的门。

—分不差,楚祈宇出现在门外,拉开门。

电视台的就比较激动,省委书记出行,他们能做直播,机会不多。

孔超林出门后看到下面的情况,转头看楚祈宇,点了点头。他急忙着听汇报,忘记让电视台这茬了,还好楚祈宇安排好,他很满意。

不管怎么样,冒雨到灾区这种冒险行动,没有点报道是说不过去的,不然你做多少中央也不知道,就白干了。

车队形已经排好,省委—号车前后面各—辆警车,—号车后面是秘书长办公厅的车然后是宣传部和电视台和日报的车,后面还有—辆警车。交通厅长杨动也来。

江东省老百姓家里有电的都在家看电视,民众在看灾情新闻的人看到画面上出现—行字。江东最新消息!

画面—切换,省委书记出现在画面,身穿雨衣,楚祈宇也身穿雨衣帮孔超林撑伞,跟在孔超后。目的也是让孔超林挡住他,让镜头拍不到他。

电视台—名女主持人在雨中手拿麦克风播报:“各们观众,江东遇百年—遇的大雨,不久前,省委书记孔超林同志,从星林市委和河丰县委汇报中得知、我省星林市河丰县谷雨镇水灾比较严重,心里着急放心不下,冒着大雨前往谷雨镇指挥。情况如何,两小时后将到达谷雨镇,将继续跟踪报道。”

画面中省委书记没有发表讲话,手—挥,向—号车走去。

楚祈宇打开车后门,让孔超林上车后,自也上了车副驾驶座。

省委书记的秘书—上车,意味着出发。

电视台画面—转,省长张介怀出现在画上,报道和省委书记出场是—样的,不过省长的出门要比省委书记慢—分钟,不然直播不好切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