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热门小说

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热门小说

林丸子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姨娘,侯爷走的时候说了,让您在屋里歇着不用去给夫人请安了,—会儿有府医来给您看看,别又病了。”如意说完,忍不住笑着说道,“姨娘,现在侯爷可关心您了,还特意嘱咐那么多,给您叫了府医。”“是啊,侯爷对我可真好啊。”叶青芷笑着说,实则在心里翻白眼。若是她现在的待遇没—点改变,那她这—个多月的班不就白上了啊!!—会儿府医来了,给叶青芷检查了—番,留下—点伤药就要走,叶青芷让他熬碗避子汤送过来。“姨娘,夫人又没有让您喝,侯爷也没不让您生,您干嘛要主动喝啊?您难道不想现在生孩子吗?”如意忍不住问道。春...

主角:叶青芷谢晋   更新:2024-07-15 03: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青芷谢晋的女频言情小说《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热门小说》,由网络作家“林丸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姨娘,侯爷走的时候说了,让您在屋里歇着不用去给夫人请安了,—会儿有府医来给您看看,别又病了。”如意说完,忍不住笑着说道,“姨娘,现在侯爷可关心您了,还特意嘱咐那么多,给您叫了府医。”“是啊,侯爷对我可真好啊。”叶青芷笑着说,实则在心里翻白眼。若是她现在的待遇没—点改变,那她这—个多月的班不就白上了啊!!—会儿府医来了,给叶青芷检查了—番,留下—点伤药就要走,叶青芷让他熬碗避子汤送过来。“姨娘,夫人又没有让您喝,侯爷也没不让您生,您干嘛要主动喝啊?您难道不想现在生孩子吗?”如意忍不住问道。春...

《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热门小说》精彩片段

“哦,这些是一会儿和爷玩角色扮演游戏的剧本子啊,爷,你喜欢演什么?调戏乡下小妇人的恶霸?”
谢晋扫了一眼上面的台词,顿时嘴角抽搐。
什么小娘子你就从了我吧,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呵呵,还不从,那我可要用强了,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之类的。
谢晋瞪她一眼,“爷像恶霸?”
“那就夜会小姐的书生?斯文败类型的?”叶青芷翻了一页,又道。
谢晋又看了看台词,只见上面写着,小姐,小生对小姐一见倾心,再见魂牵梦萦,只想马上就和小姐共度春宵,被翻红浪。
谢晋,……
再往下翻更离谱,是假太监和小宫女的剧本子。
只见小宫女的台词是这样的。
“哎呀,谢公公,你身下怎么还藏着一个棍子啊,怪硌人的,你快把棍子拿开吧,都要戳疼人家了……”
谢晋,……
看来她送自己的那信的内容,还含蓄了不少呢!
“你脑子里就不能想点有用的,青楼妓女都没你这能耐!”谢晋戳了戳她的额头。
“爷不喜欢就算了,那妾身把这污言秽语的册子给烧了去!”
叶青芷觉得谢晋想pua自己,呵,她直接掀桌。
谢晋夺过来,沉着脸说道,“爷又没让你毁了。”
叶青芷哼笑一声,这局明显她胜了,所以她舒心地接着坐下吃饭去了。
谢晋忍不住凑过去,在她脸上捏了一下。
觉得她有点恃宠而骄了。
不,是蹬鼻子上脸了。
都敢对他甩脸子了。
“爷,来张口,吃一块鸡丁。”叶青芷夹起一块鸡丁,送到他嘴边。
“不吃,太甜。”谢晋拒绝。
叶青芷就自己吃了,然后她放下筷子,身子前倾,双手搂住谢晋的胳膊,送上自己的红唇。
顿时间,两人唇舌交缠在一起,谢晋有些把持不住地将她拽到自己怀里,揉搓她身上软嫩嫩的肉肉。
眼见就要擦枪走火,火花四溢……
叶青芷却费力地将谢晋推开了,俏脸含春,红唇娇艳艳,人也娇喘着说道,
“那鸡丁还没爷甜呢。爷,咱们先吃完饭好不好,饿着没力气玩。”
“想吃饭就坐好,别再勾引爷。”谢晋有被她给肉麻到,没好气地捏捏她的小鼻子。
-
事后证明,这顿饭也没吃消停。
黏黏糊糊,动手动脚,亲来亲去,差点就上床了。
叶青芷也没敢吃太饱,怕一会儿上班被侯爷一颠会吐出来……
然后,在她换上她的战袍之后,谢晋整个人就癫了。
这一夜,叶青芷一会儿是俏寡妇,一会儿是闺中小姐,一会儿是小宫女……
“爷,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再下去就真的要死了,求放过,咱们来日再战好不好……”
叶青芷不停地求饶,有些后悔玩这个角色扮演,谢晋明显上头了。
真的,被谢晋放下来的时候,她身子都是发颤的。
要不是她这一个月都很勤奋地练瑜伽,身子和体能变好了不少,她铁定又要被谢晋给折腾晕了。
这次还能剩口气,只不过也像条快要死掉的鱼,一直张着嘴喘气,真是没一点力气了,动都动不了了。
谢晋这次是满足了,身心特别愉悦,看着叶青芷的眉眼都变的柔和了不少。
她可真是个尤物。
不光身娇体软,让他爱死了这副身子,她的性子也颇为有趣。
就是和他调查过的叶府大小姐的性子差距比较大。
那叶府大小姐是个守礼法的,行事讲规矩讲章程,性子也是腼腆的。


她还没大度到什么事都要为小妾兜底呢。
众人的嫉妒之火,就让她自己承受吧。
谁让她得了侯爷的宠爱呢。
这是她必须承受的。
“昨天我和侯爷对弈,侯爷输了,我讨要彩头,说想回娘家看看,侯爷就准了。”
叶青芷理直气壮地开口说道,
“你们嫉妒羡慕我知道,可这是我凭本事赢来的,你们眼红死,也没用啊。下次你们赢了侯爷,也可讨要彩头啊。”
“你可真能吹牛,侯爷棋艺好的很,你怎么可能赢得了?不过是冲侯爷献媚赢来的彩头。”姚茵茵立刻跳出来讽刺道。
“你和侯爷下过棋吗?你和我下过棋吗?什么都不知道就信口开河,这么蠢还总喜欢挑事,要不是你有个好爹有个好姐姐,你这种人早就被自己蠢死了。”
叶青芷看样姚茵茵,一脸不屑地道,
“你继续作吧,作的你老爹你姐姐都不想再给你兜底的时候,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到那时,呵呵,多的人是想踩你头上碾一碾。”
其他姨娘看向叶青芷的眼睛都不由一亮。
叶姨娘好敢骂啊,她们听着都觉得好爽啊。
真!
叶姨娘完全说出了她们的心声,替她们骂了不敢骂出来的话。
要不是姚茵茵有个好爹好姐姐,她们又怎么会面对她的欺压只能忍气吞声。
叶姨娘敢这么怼,那是人家有侯爷宠爱,给她撑腰。
姚茵茵被骂蠢,又被叶青芷这么扯掉遮羞布,气得脸色涨红,可一时间根本想不起来该怎么怼回去,只能气得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因为她爹确实生气了,都过去一个月了,也没原谅她!
叶青芷说的结局,她怕吗?当然怕,怕到不敢去深想有这么一天。
呸呸呸,一定不会有这一天的。
-
叶青芷先让如意回了趟叶府,告知她要回去的消息,也给渣爹透露一下皇商和官盐生意都有着落了。
她是回去享受风光和巴结的,可不是回去听风凉话的。
当然要提前通知一声了,让叶府好好准备,用最好的迎宾规格来迎接她。
黄土铺路就算了,那是嫔妃省亲的规格,可怎么也要让全家人都跑门口来眼巴巴地等着她。
-
叶府。
接到如意的消息,叶永源就激动地开始准备起来了。
青芷真是太能耐了!
入府不过一个多月,居然就把侯爷哄的晕头转向了,枕头风一吹,这皇商的身份,这官盐的生意就要给叶家了。
这么大的馅饼突然砸下来,他都不敢信。
激动死了。
叶永源吩咐的全府下人团团转,还都是亲力亲为,不让顾曼插手。
他还是很清楚的,叶青芷不是顾氏的女儿,顾氏对她也不是真的上心。
他怕明天出差错,从得到消息,就专门警告了一番顾氏,
“青芷如今是江阳侯的宠妾,不是任你拿捏的府里姑娘了,你见到她把姿态放低些,更别生出不该有的坏心思。”
顾曼听到这话,被气了个半死!
叶青芷才刚得宠,她在府里的地位就不行了。
若是长此以往,那她还不得被休弃了,给叶青芷的亲娘重新腾位置啊!
绝不能让这个贱人再猖狂下去。
“映雪,明天叶青芷回来,你让陈元恺也过来。”顾曼脸色阴沉地冲叶映雪说道。
“娘,你别打元恺的坏主意,他还有两个月就要参加秋闱了,需要好生念书,他可是有状元之才,你要是耽搁了他的前程,我和你没完!!”



老夫人都没在凉棚这事上沾光,更别说其他人了。

姚茵茵依旧在屋里养病,只是从一天扎一遍叶青芷的小人,变成了一天扎八遍。

工作效率直线飙升。

只能说仇恨果然是让人动起来的最好燃料。

后宅的其他姨娘也是各种羡慕,可她们要不然手里没银子做这事,要不就是没胆子出这个风头,倒也没跟风的。

可这凉棚一事,在闲谈中总是少不得要提一提。

“夏姨娘,你也是商户女,手底的银子想必也不少,你怎么不在院子里搭个凉棚啊?”

秦姨娘看见夏姨娘,笑着问道。

其实是阴阳她也是商户女,过得远不及叶姨娘,没人家得宠,还没人家会享受。

“我不怕热,就不折腾了。我手里的那些银子,还想以后留着给倩姐呢。”

夏姨娘腼腆一笑,温声说道,

“秦姨娘还没自己的孩子,等以后你做了母亲就明白了,好东西都想攒着,留给孩子,而不是自己享用了。”

夏姨娘口中的倩姐是她所生的女儿,今年刚三岁,养在自己身边,夫人只是偶尔过问一下,也不存在故意刁难磋磨,一应用度都按照府里的份例来。

夏姨娘不动声色的,就讽刺了秦姨娘没孩子傍身,也是个阴阳怪气的高手。

秦姨娘脸色微变,勉强笑着应承了一句,就离开了。

回到院子,她摸摸自己还平坦的肚子,暗暗下决心。

她还有时间,操作好了,她也能有孩子了!

-

徐州。

谢晋又收到了府里的飞鸽传书,距离上一封,已经过去了三天。

犹记得上一封的书信内容,叶姨娘的行事,让他颇为玩味儿。

所以,拆开这封信时,他也多了一丝看乐子的期待。

“都禁足了,还不消停。”谢晋看着上面有关凉棚一事,嗤笑一声,“倒是越来越聪明了。”

他有些期待,等他回去了,叶姨娘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想到她的滋味,好多天没发泄过的谢晋一阵意动。

“大人,案情告一段落,州府大人今晚想在翠晴楼宴请大人,还请大人赏光。”

这时,徐州衙门的王师爷恭敬地来禀告。

翠晴楼,是徐州城最好的青楼,里面的花魁胭脂姑娘名气很大。

据说生的貌美天仙,肤如凝脂,眉眼含情,见她一面,魂牵梦萦。

谢晋没有拒绝,当晚在翠晴楼宴饮,以他尊贵的身份,伺候他的自然是花魁胭脂姑娘。

胭脂姑娘在当地再有名气,那也不是见惯了达官贵人的京城名妓。

所以,面对身份尊贵,又生的十分俊美的谢晋,她自己都先醉了,只想和谢晋春风一度,一个劲地往他身上贴。

谢晋被她身上的香味给熏的头疼,沉着脸将她扔地上,“下去洗干净身上的味再来伺候。”

胭脂又惊又怕,被老鸨赶紧拉下去沐浴,洗刷干净后,什么都不敢涂抹,穿着素净地再去伺候谢晋。

谢晋扫了眼她刚沐浴完的模样,不由地和叶青芷比了比,只能说叶青芷完胜。

不得不说,有些扫兴。

谢晋可不是个愿意委屈将就的主,没了兴致就没了。

他又把胭脂给撵出去了,若不然,看着迫不及待想和他睡的胭脂,他会有种被她嫖的感觉。

胭脂顿时哭成狗,就没碰见过这么嫌弃她的顾客,她遭受了职业生涯上的最大重挫,一时还有点接受不了。

“呜呜呜,妈妈,我就这么差吗?我就这么丑吗?我,我居然被侯爷这么嫌弃,我,我不想活了……”

“哎呦,我的姑娘啊……”老鸨立刻拉住她,满头大汗地各种劝,最后拍板,

“咱有差距不要怕,妈妈送你去京城的怡红院学习!”

“……啊?”胭脂懵了。

倒也不必。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啊。

-

京城。

如今有了自己的厨房和厨娘,叶青芷的饭量直接翻倍,吃的菜也多很多。

因为叶青芷偏好酸甜味,葡萄鸡丁,糖醋排骨,茄汁大虾,锅包肉之类的都是她的心头好。

之前侯府的厨子弄的菜都偏咸偏辣,实在是让她没多少胃口,吃两筷子就不想吃了。

就这么吃了七八天后……

叶青芷掐了掐自己腰上的小肉肉,摸了摸自己变圆润的小脸,沉默了片刻,觉得她不能这么放肆宠爱那些甜食了。

她一个以色侍人的小妾,把自己吃成个大胖子,也太没职业操守了。

原主太瘦,她如今吃点肉回来正正好,还不用减肥,可也要控制住嘴,迈开腿,运动运动了。

叶青芷就又开始折腾了,让人把贵妃榻一撤,改换成凉席,觉得凉席太硬,她又铺两层被子,就开始做瑜伽,增强身体的柔韧性。

可瑜伽的很多动作,在这些古人眼里,简直是不正经,放荡。

院子里的丫鬟看了羞红脸,婆子们看了光摇头。

叶姨娘的花活可真多,为了得宠,脸面都不要了,居然练这种玩意,青楼妓女都没她会的多,也没她努力!

“姨娘,要不咱回屋去床上练吧?这样有点影响不好。”如意红着脸劝她。

叶青芷无语,这些人脑子里的黄色肥料怎么比她还多呢。

但她这人听劝,从善如流地回屋里练去了。

也对,她从事的工作,也不需要得到其他人的认可。

等她偷偷练好必杀技,惊艳侯爷一人,把他睡服就够了。

-

时隔半个多月,谢晋终于办完了徐州的案子,押着贪腐的官员回了京城,交给大理寺,从皇宫复命完,回到了府里。

回府后,首先回的是桂馨院,给足了张静怡这个侯夫人脸面。

张静怡心疼地看着他劳累的模样,赶紧吩咐下面的人烧热水,准备膳食,她自己则是给谢晋端茶倒水,关切地询问这一路可顺利。

“顺利。”谢晋不与她多说差事,转而问她侯府这边可有什么事情。

“秦姨娘应该怀孕了。”张静怡轻声说,“此事还没声张,等侯爷处置呢。”

“爷知道了,我会处理,你权当不知。”谢晋神色不变,好像被戴绿帽子的不是他一般。

张静怡多少知道他的性子,那些妾室他只是当消遣的玩物,当做事的工具,而不是当成所有物。

张静怡见他不在意,就也不放心上了。

“还有孙姨娘让人传流言污蔑叶姨娘是狐媚子转世一事,我在信中给爷说过了,爷说该怎么处置孙姨娘?”张静怡又问。


“夫人如此给我脸面,夫人放心吧,我决不会给夫人办砸了。我回头就让人把采购单子送去娘家,让我父亲亲自操办此事,定然用最优惠的价格买到品质最好的货品。”

“好!”张静怡点头,又问道,“三天后,我能不能看到账册和物品?”

“没问题。”叶青芷点头。

“我看叶姨娘很擅长查看账册,不如陈年的那些账目……”

“夫人,我只是个小妾,没有小妾插手府里庶务的规矩,被外人知道了,侯府铁定会被耻笑的,夫人也会失了脸面。

夫人抓紧时间多找几个账房先生,查两天就查出来了。”

叶青芷连连摆手拒绝,说什么也不干!

这世上还有比查账更脏更累的活吗?

有,那就是查陈年旧账,真的能累死人了。

她是傻子才会干这种脏活累活。

看到—两本账册的问题,让她说两句点出来,是她的工作范围极限了,超过这个范围的,—律不接!—概不接!

张静怡见她这么抗拒,也只能作罢。

她居然被—个小妾教导什么是规矩,真是离谱!

“夫人,你想要撤掉旧的采买商,光有陈年旧账不行,因为有大把空子让他们钻。”

叶青芷最后给出—个良心建议,

“这份采买清单,夫人应该也要让他们采办—份,有了清晰的对照,才更方便夫人到时候发难。”

“好。”张静怡点头,采纳了她的意见,心里想着,以后可以多留叶姨娘坐—坐。

她这么聪明的脑袋,光用来想怎么伺候爷,着实有点浪费了!

应该帮她用—些在这些正经事情上。

-

叶府。

叶永源从如意手中接过来那张采购清单,又听完叶青芷的训话后,激动地脸色潮红。

真是他的好女儿啊!

不声不响的,居然办下来这么大的事情。

办好了,从此他们叶府是侯府的采办商了,这种事就不想着能赚多少银子了。

因为要的是脸面,是地位,也方便在办其他事情时的扯大旗拉虎皮,用侯府充当保护伞。

“你回去让青芷放心,这事我—准办妥帖了。”叶永源信誓旦旦地道。

“姨娘担心夫人和二小姐会再坏事,希望老爷也多注意,这次采办特别重要绝不能出岔子。”

如意—脸严肃地叮嘱道。

叶永源用力点头。

若他没—点本事,轻易被—个后宅女人拿捏,也就不会有叶府这么大的家业了。

-

三天后,叶永源完美地向叶青芷交了差事。

还按照她的要求,让账房做了两个账册子。

—个是正常市场的采购价,就这价格,也比张静怡之前的采购价钱便宜几乎—半。

还有—个是内部的采购价,叶府只是赚—小部分钱,剩余的利润都给了张静怡,这也是变相地为侯爷和侯夫人奉上孝敬银子了。

叶青芷让人将货物先拉到她的院子里,放进她的库房,她亲自带着夏蝉清点了—遍,检查货物的品质。

非常不错!

张静怡也抽空专门过来查看了—下货物,比她之前用的那些品质还要好呢。

等问过叶青芷这些,就算是按照市场价,—共就花了两千两银子后,张静怡沉默了。

往常,这些至少是花费五千两!

后悔!非常后悔。!

她要被自己蠢哭了。

这些年虽说是她掌中馈,可是,她在不断地给大房和老夫人送银子啊!

他们明明吃的脑满肥肠,把自己口袋装的满满的了,可还敢说她苛刻他们!


哪里像她………

“你这性子怎么会差这么多?之前在叶府都是装的?”

谢晋轻抚她汗津津的美人背,声调都带着一股子贤者模式的温柔。

“在侯爷这装的,因为侯爷喜欢骚浪的,侯爷不知,妾身平日里也端庄的很,就上床才这样。”

叶青芷毫无负担地说道。

谢晋愣了愣,哑然失笑地捏了下她的小嘴。

真是一张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嘴。

谢晋也没心思深究下去了。

若是她真是狐狸精,这狐狸尾巴早晚会露出来。

“备热水。”谢晋起身,套了条裤子冲外面的丫鬟吩咐道。

如意和夏蝉赶紧进来,顿时被屋里的味给熏红了小脸,再看地上,到处都散落着碎布。

夏蝉心疼地看着自己缝制了好几天的战袍。

就一夜啊,报废了一半!

效果应该很不错,她们姨娘又得宠了。

谢晋沐浴也不用丫鬟伺候,捞起已经昏昏欲睡的叶青芷,和她一起洗了洗。

最后,叶青芷身上的水还是丫鬟给擦干净的。

谢晋可不会伺候她,干这么细致的活。

能抱着她去洗就不错了。

混乱到没眼看的床也收拾干净了。

叶青芷往床里面一滚,背对着谢晋就呼呼大睡起来。

已经下班了,爱谁谁,姐不伺候了。

谢晋看她一眼,也闭上眼,可是,没一会儿就又睁开了,将已经睡着的叶青芷捞到自己身边。

贴着她冰凉柔嫩的肌肤,谢晋舒服地睡着了。

后半夜,叶青芷又做噩梦了。

这次是大婚背景,洞房花烛夜。她穿着红嫁衣,戴着红盖头等在新房中。

终于,门被推开了,新郎官走进来。

“我早已心有所属,我只能给你当家主母的体面,更多的你就别妄想了。”

男人冷漠的话传出来。

叶青芷气得想要给这个装逼贩子一巴掌。

奶奶的,妄想个屁,你的一颗烂花心谁稀罕啊,就算是双手捧到她面前,她都要丢地上再用脚踩个稀巴烂!

“发什么疯?”谢晋抓住她扇过来的手掌,皱眉问道。

居然一大早的就袭击他,人瞧着还没清醒呢。

若不是他已经醒了,他在睡梦中的下意识地防卫动作足以杀死她!

“爷,对不起啊,我刚做了个噩梦,梦见有个男人想要非礼我,气得我抬手就想给他一巴掌。”

叶青芷还有些恍惚,拧着眉厌恶地解释道。

谢晋看她这厌恶的模样还能说啥,夸她打的好?

“以后少写那些乱七八糟的剧本子,你就不会做那样的梦了。”谢晋说她。

“爷,你真是吃饱了饭就打厨子啊,昨晚上不知谁上头,扮演的比妾身还投入呢。”

叶青芷也不客气,直接就怼回去了。

要是之前,这种事情,她也懒得计较了。

可是,一直被批评,谁乐意啊。

休想pua她。

明明自己也喜欢的要死。

叶青芷的牙尖嘴利,消失在了谢晋恼羞成怒的啃咬中。

叶青芷,……

行行行,你是狗,你说了算。

谢晋和叶青芷厮磨了一下就起来上早朝去了,时间还早,叶青芷又补了一会儿觉才起床。

被昨晚上的噩梦影响的,叶青芷心情又不好了。

被恶心了好多次了,叶青芷也开始发动不多的脑容量猜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梦里那个恶心男到底是谁啊,这个梦到底几个意思啊。

难道是原主的前世记忆?

她那个妹妹叶映雪应该是重生的,若不然她也不会之前一直想进侯府,却突然改变了主意,不愿意进侯府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