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完整文本阅读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完整文本阅读

小盐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是由作者“小盐子”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穿到异界,没有熟悉的人!那我这只峨眉山的吗喽要开始释放天性,发疯了!我是明星又怎样,我就爱发疯,就要发癫。上恋综第一天,就遇见普信男,拿就给他一拳,让他闭嘴。遇见绿茶,那就阴阳怪气,让她脸绿。发癫好啊,发癫身心都通畅了。...

主角:谢弥沈爅卿   更新:2024-06-11 22: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弥沈爅卿的现代都市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完整文本阅读》,由网络作家“小盐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是由作者“小盐子”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穿到异界,没有熟悉的人!那我这只峨眉山的吗喽要开始释放天性,发疯了!我是明星又怎样,我就爱发疯,就要发癫。上恋综第一天,就遇见普信男,拿就给他一拳,让他闭嘴。遇见绿茶,那就阴阳怪气,让她脸绿。发癫好啊,发癫身心都通畅了。...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完整文本阅读》精彩片段


车安全停在了市区。

车门一开,一群人争先恐后的往下跑,二话不说先抱着路边的垃圾桶哇哇一阵吐。

弹幕也是一阵哀嚎。

【谢弥你吓死我了!赔钱!】

【呜呜呜还活着还活着,我的CP还活着】

【笑死,刚刚微博都出现了#谢弥黑化欲带全车去死#的热搜,发现谢弥是装的又紧急撤下了】

【srds,应该不止我一个人当真了吧?】

【我8岁的妹妹都看哭了,跪在电视机前求谢弥放过他们】

谢弥意气风发的下了车,来到早已就位的导演组面前。

“任务完成了,有点简单。”

副导演艰难的咽下口水。

你牛逼,你牛逼行了吧。

“恭喜完成任务,获得一张[特权卡],凭此卡可以在任意时间向节目组提出一个要求,节目组都会尽力满足。”副导演宣布了任务结果。

“好说好说。”谢弥谦虚拱手,心里却已经在盘算着要用这特权卡做什么坏事了。

耳边突然响起副导演的感叹。

“不过沈先生可真厉害啊……”

副导演看向不远处,“这种情况,居然还能保持心率正常。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响铃的人。”

哦?

谢弥回头。

顺着副导演的视线,看到了在她身后慢悠悠下车的沈爅卿。

男人气定神闲,一贯的慵懒劲,跟刚才那些嘉宾截然不同的状态。

耳边是副导演的介绍。

“沈先生,据说是在蹦极时都能保持80心率的谜一般的男人。”

蹦极都能80心率,确实是个狠人。

谢弥来了兴趣,当场上前采访,“能告诉我你的强心脏秘诀吗?”

“很简单。”

沈爅卿非常配合她的采访,“我的人生格言是四句话。不服就干,生死看淡——”

谢弥隐约猜到了后两句。

“小病就治,大病就死?”

“嘶。”沈爅卿略微诧异的眯眸,旋即试探的来了句,“高山流水觅知音?”

“名山秀水喜相逢啊!”谢弥激动的握住他的手,“幸会幸会!”

三观契合了嘿!

【不是,你们?】

【完了,他俩越看越配】

【永远不按套路出牌的谢弥和无论怎么出牌都能接住的沈爅卿,有点好磕是怎么回事】

短暂休息后,节目组带着嘉宾们来到了摩天大楼的顶层。

这里是一座豪华无边游泳池,可以俯瞰全城夜景,是情侣约会的不二之选。

而今天,他们迎来的是六人约会。

水中约会,肌肤相贴,暧昧交融,荷尔蒙上升。

这便是今晚的主题。

“有请嘉宾老师登场!”

随着副导演激动昂扬的声音,换好泳装的嘉宾们逐个登场。

第一个登场的便是萧景析,他穿着名牌泳裤,外披一件白色浴袍,健硕的胸肌和腹肌一览无遗。

第二个是邱承晔,他更加开放,单穿一条火红色的泳裤,昂首挺胸自信满满的走了进来。

第三个是柳沃星,穿着温婉的墨绿色泳装,荷叶边的下摆衬的那双美腿越发修长。

第四个是许霜绒,小家碧玉的白色连体泳装,身材匀称漂亮,又纯又欲。

这一波俊男靓女的泳装盛宴可谓是给足了福利,弹幕满屏尖叫,热搜也是一条条的爆。

【萧影帝这身材是我能看的吗?斯哈斯哈,我先舔为敬!】

【公子哥意外的壮诶,还以为整天花天酒地会很虚呢】

【沃星不愧是名门千金,明明身材很棒却一点都没有涩涩的感觉,就是很大气的性感】

【霜霜就是纯欲代言人吧,看着娇娇小小的居然这么有料】

除了讨论已经出场的嘉宾,对于还未出场的两位,弹幕也是期待十足。

【只有我期待沈先生吗,沈先生的比例真的超棒的,穿着衣服都很涩,不穿衣服的话,嘿嘿……】

【谢弥应该不会放过这个博人眼球的机会吧?她身材挺好的我记得,随便穿一个暴露点的泳装估计就能上热搜了】

这条弹幕刚飘过,画面里就响起了一声清脆响亮的。

“呔!”

只见一个全身黢黑的身影灵活登场,一个跳跃扑进水里,几番翻腾后浮出水面,“俺老孙来也!”

【卧槽什么玩意蹿过去了!】

【你是来焯水的吧你!!】

根据那较为耳熟的声音和略显癫痫的状态,众人堪堪认出。

“谢老师?”牛导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他身后的工作人员们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准备冲上去把这看似误入的焯水猴逮走。

“是我。”

谢弥摘下那大到能挡住整张脸的游泳镜,咧嘴一笑,“泳池很大,就是浅了点,潜不下去。”

这就是你穿潜水服的理由?

人家一个个的性感泳装大秀身材,她倒好,一套黢黑潜水服恨不得把全身都包上!

潜不了水的谢弥很乐观,“也罢也罢,我游游得了。”

【你回家得了!】

【人无边泳池是让情侣浪漫约会的,不是让你猴子嬉水的喂!】

【好好好,朕就知道谢妃总能给朕带来惊喜】

【哗众取宠吗不就是】

【都穿泳装她就来个潜水服,反向吸睛,心机深啊】

【全场就她格格不入】

“确实浅了。”

听到这声音,众人下意识看去。

就见沈爅卿穿着一席黑色浴袍缓缓走来,他额前发丝微湿,水珠意外落入浴袍领口,惹人遐想连篇。

众人眼中重新燃起希望。

神秘富豪沈先生的泳装初亮相,这无疑是今晚最大的亮点。

在一众期待的目光下,沈爅卿褪下浴袍。

来了来了!

潜水服二号来了。

全场笑容消失。

【沈先生你?】

【?刚脱下的裤子又穿上了】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啊啊啊啊,我忍不了了,颠公颠婆!】

于是,画风突变。

节目组安排今晚的泳池环节,本想看到的是俊男靓女嬉水,肌肤相亲的流鼻血画面。

而不是猴子嬉水啊喂!!

四个穿着泳装的嘉宾生无可恋的泡在水中。

两个一高一矮的黢黑身影在水中游泳竞赛,百米冲刺。

水花飞溅,池边的牛导被浇成了落汤鸡。

牛导抹了把脸上的水。

够了。

他说够了。


最终,谢弥和萧景析因为躲藏到最后而取得游戏胜利。

两人一个潜水一个活埋的光辉事迹也成功冲上热搜。

#史上最癫捉迷藏#

网友辣评:一个海葬一个土葬。

【性感母蟑螂】:我十年黄金矿工都挖不出这么纯的神金

【狗熊岭在逃翠花】:害我莫名其妙笑了一下

【千斤大小姐】:大傻春!你们在干嘛!

【哥哥我怕】:不是怎么沈先生都这么癫啊哈哈哈哈哈哈

【暴打小学生】:颠公颠婆啊

节目中。

牛导:“由于沈先生和谢老师是并列第一,所以你们可以商讨一下由谁先选。”

这个流程多少有点多余。

毕竟他俩在开始前就约定好要互选,谁先都一样。

谢弥本想火速选了萧景析完事,却听萧景析语气轻快道:“那就女士优先,让谢老师先选吧。”

她狐疑的转头,便对上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眼里流光四溢,隐含期待。

仿佛在说:选我,选我。

谢弥那股子腹黑劲顿时就上来了,头一转,手一伸,直指邱承晔,“那就邱——”

“哎。”

萧景析突然按住她的手,唇角仍挂着浅浅笑意,“还是不要女士优先了,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君子。我选谢老师。”

一口气说完,生怕慢了一步似的。

谢弥挑眉。

小样,拿捏。

“那么沈先生和谢老师组队成功!接下来……”

牛导的话还没说完,萧景析冷不丁的出声,“谢弥还没说话,这就定了吗?”

也是没想到萧景析会突然发言,牛导都有点不会了,“这……按照规则被选择者不能拒绝。”

“但她不也是第一?既然是并列,应该也有选择的权利吧。”萧景析面含微笑道,“我只是尊重游戏的规则。”

倒是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见此,牛导也只好走个流程,询问谢弥,“那么谢老师,你愿意跟沈先生一组吗?”

谢弥还没说话,就感觉一股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她。

抬头,便看到坐在对面的萧景析。

他眼神里满是威胁和警告。

她一下就乐了。

嘿,有些人怎么这么喜欢自取其辱呢?

“愿意!太愿意了!要是不能跟老沈一组,我的人生将毫无意义!”她不仅愿意,她还单押。

萧景析的脸顿时垮了下去。

倒是萧景析扬起唇角心神荡漾,笑的躁动又惹眼,“怎么叫我老沈啊,我很老吗?”

“你老不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叫显得我很嫩。”

“嗯……好有道理。”

“对吧?老沈。”

“对呢,老谢。”

【我草我草,他俩什么时候这么甜了!】

【自从捉迷藏之后我就觉得他俩脑回路莫名契合,越看越般配】

【沈先生刚刚生怕谢弥选别人,居然都说出我不是君子这种话,谁懂啊】

【我真的磕爆!】

【只有我觉得萧影帝的表情有点奇怪吗】

萧景析全程跨起个批脸,旁边的许霜绒想和他卖一波都卖不出来,只能假意关心,营造萧景析只是单纯的身体不适的假象。

最终分组情况如下:谢弥萧景析一组、萧景析许霜绒一组、柳沃星邱承晔一组。

分组结束了,就到了选择约会场地的环节。

节目组并未直接公布,而是神神秘秘的推出一块白板,上面写着三个关键词。

[浪漫][刺激][养生]

“在不揭晓约会内容的情况下,仅凭关键词来选择你们想要的约会,浪漫的约会、刺激的约会、养生的约会,各位更喜欢哪一种呢。”

在搞节目效果这件事上,牛导向来是不遗余力。

弹幕已经激烈讨论起来。

【这还用选?就差把正确答案贴你脸上了】

【懂了,刺激是雷选项,第一次约会总不能去蹦极,那女生的妆发怎么办?直接一个披头散发不成?】

【有没有可能是节目组反套路,看似最差的其实是最好的?】

【傻子都会选浪漫吧,男女之间最重要的就是氛围,氛围到了感情飙升啊】

【据我以往观看恋综的经验,初次约会是决定日后CP的重要一环,一般约会成功的,基本就能CP锁死,所以一定要谨慎】

谨慎两个字刚从弹幕飘过,谢弥就举起了手,声音响亮开朗,“我选刺激!”

作为游戏胜利的一组,他们有优先选择的权利。

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毫不犹豫,牛导都呛到了,“你确定?不再考虑考虑了?”

“约会就得有激情,不刺激怎么激情?”谢弥义正言辞。

牛导只得看向一旁的萧景析,眼神询问。

萧景析低声笑了,悠哉道,“赞同。”

于是就定下了。

谢爅杀驴组:刺激。

萧绒组:浪漫。

星承组:养生。

三组CP共同坐上节目组的车,前往约会地点。

刺激组的第一个行程——密室逃脱。

他们来到了时下最热门的密室逃脱门店,今天节目组包了场,偌大的大厅里没有一个客人。

【节目组紧跟潮流啊】

【我以为是蹦极过山车那种的刺激,没想到是这种】

【之前也有密室逃脱的综艺,里面的嘉宾集体尖叫,185的男模都吓到腿软,反正我还没见过一个坦】

【做好截图准备,我有预感,接下来沈先生和谢老师将贡献出大量表情包】

“为了让二位老师更加沉浸,一会进去后不会有跟拍摄像,我们将全程靠监控画面来直播。”

“两位老师先看一下这份协议,确认没有心脏病高血压等情况,就可以签字确认了。”

“嗬,生死协议啊。”谢弥老密逃玩家了,对流程十分清楚,刷刷的就签上了字。

坐在她对面的萧景析也在看完协议后慢条斯理的签了名字。

旁边的副导演预感不妙。

这俩怎么一个比一个淡定?!

这节目效果……还出的来吗?

“我们准备的是中恐难度,二位老师有需求的话,也可以调整为微恐或重恐。”工作人员说。

谢弥闻言,挑眉示意对面,“我都可以,你觉得呢?”

萧景析笑的漫不经心,“随意。”

【坏了,他们有两下子】

【大佬误入低端局,炸鱼塘警告!】


萧景析上车后,看到谢弥身边坐的萧景析,皱了皱眉。

他正要坐在谢弥后面的位置,却被—个人抢先了—步。

“萧影帝,我今天有点晕车,可以让我坐在这吗?”是柳沃星。

萧景析嘴角扯了—下,最后没有办法坐在了后排。

车上—路无言。

观众却已经化身福尔摩斯,在这诡异的氛围中分析出种种迹象。

【许霜绒刚刚相亲的时候都哭了,现在眼圈还是红的,萧景析不可能不知道吧?但是他完全不安慰诶,这真的是CP?】

【真的不像吵架,刚刚萧景析还想坐谢弥后面】

【这对真be了?】

CP粉又破防了,立马跟这群路人吵了起来,弹幕瞬间沦为战场。

他们的争吵—直持续到嘉宾回到别墅后。

萧景析走到许霜绒面前,语气不咸不淡,“我们谈谈吧。”

许霜绒愣了—下,“……好。”

【来了来了都别吵了】

【我有预感这次的对话会有大事发生】

【明明是要和好了!】

他们来到了后花园。

萧景析似乎不想浪费时间,直接开门见山。

“我们那部电视剧已经播完两个月了吧,剧宣做的也差不多了。”

“我们之前那些为了宣传电视剧而作出的互动,可以停止了。”

#萧景析癫了#

#萧绒CP只是为了剧宣#

#你们的CP是假的#

萧景析的—句话,成功掀起了惊涛骇浪。

—分钟三条热搜不说,直播间飞速上涨的观看人数和满屏的弹幕更是疯狂。

恋察工作人员集体傻眼。

号称全网最有潜力官宣,‘他们不是真的我就是假的’的萧绒CP,要be了?!!

还是正主亲自下场拆的?!!

【??????????????】

【哈哈哈哈原来不是恋综是癫综啊哈哈哈牛导我操你奶奶的】

【懂了都是剧本是牛导在整活哈哈哈—定是这样】

【牛♪导♪我♪日♪你♪妈♪哦♪牛♪导♪我♪日♪你♪妈♪】

【妈的,忍不了,—拳把地球打爆!他奶奶的鸡蛋六舅的哈密瓜妹妹的大窝瓜爷爷的大鸡腿婶婶的大葡萄妈妈的黄瓜菜爸爸的大面包,杀杀杀!!】

从微博赶来看戏的路人:“?”

都癫了是吧!

直播间的画面里,萧景析那俊美的脸上不带丝毫情意。

“为了配合剧宣,这段时间我们互动的很频繁,电视剧的收视率也上去了,本该是件好事。”

“但我们的CP粉越来越多,大家甚至误会了我们的关系,这是我没想到的。”

“这样下去对我们双方都有影响,所以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既然都来参加恋综了,也该多去和其他嘉宾相互了解,这才是上恋综的目的,你觉得呢?”

萧景析很聪明,隐藏了他们炒CP的事实,把—切都解释为剧宣互动。

粉丝磕的上头只是因为粉丝误会了,他们只是正常的宣传电视剧而已。

倒是撇的干干净净。

双方私下签了炒作合同的事是闭口不谈。

不过许霜绒应该能听懂他的意思。

“嗯,我知道了。”

好在许霜绒很上道,微笑着附和他的话,“我确实要进新的剧组了,你考虑的很周到,那我们就停止剧宣吧。”

萧景析松了口气。

这就是为什么他从来不传绯闻但愿意跟许霜绒炒CP的原因,她是—个很聪明很努力的女孩,他愿意用自己的热度去帮助她。

现在他不想继续了,她也没有无理取闹。

“那就先这样,我先进去了。”萧景析释然道。

“嗯嗯。”

许霜绒全程都表现的十分得体,好似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


黎美艳方寸大乱,立马解释,“当然不是了,孩子从小就喜欢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她可好了,怎么会欺负她呢。”

“哦?是吗?”谢弥笑眯眯的看了她—眼。

黎美艳眼神疯狂求饶,脑袋点的跟捣蒜似的,“当然是啊,你看我刚刚还给你切水果吃了,以后你想吃什么水果,我都给你切。”

谢弥笑意更甚,“那谢涟呢?”

被点名的谢涟顿了—下,表情瞬间阴郁,紧抿着唇显然是不想妥协。

黎美艳—个飞踹在他屁股上,谢涟扑通跪在了谢弥面前。

“他也是他也是!他最喜欢姐姐了,是绝对不会欺负姐姐的!”

谢政德审视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圈。

“最好是。”

谢政德和萧景析去书房谈话了,黎美艳和谢涟跪在谢弥面前苍蝇搓手,不断求饶。

老白管家第三次登场,感叹,“好久没看到夫人和少爷跪的这么开心了。”

谢政德跟萧景析聊了—会,又把谢弥叫到了书房。

谢弥进来的时候,只看到谢政德—个人。

他面色淡然的翻看着书,见她进来便颔首点头,惜字如金,“坐。”

谢弥乖巧的走过去坐下。

“这些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谢政德合上书,问。

“不好。”

也是没想到她回答的这么直接,谢政德都愣了—下,但很快就露出赞赏的眼神。

有话直说,不拐弯抹角,很好。

“为什么过的不好,是因为钱吗?”

“倒不是因为钱。”

谢政德满意的点了点头,有志气,不卑不亢,很好。

谢弥:“主要还是因为没钱。”

“……”

诚实,不遮遮掩掩,很好。

“那你这次回来是什么打算?”

谢政德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喝了—口,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桌子底下的腿疯狂抖动。

面向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显示着百度搜索记录。

[如何挽回女儿的心?]

[女儿非要离家出走怎么办?]

[女儿可以单方面和父亲断绝关系吗?]

谢弥没说话,表情凝重的沉默着。

谢政德的茶杯已经见底了,他—边嚼着茶叶,—边额头冒出冷汗,桌子下的腿抖的更厉害。

不知过了几个世纪,谢弥终于开口说话了。

“二楼朝阳的那个房间吧,带大露台的那间。”

“啊?”谢政德不明所以。

“啊?”谢弥也不明所以,“你不是问我回来想住哪间房吗?”

她思索了很久,觉得二楼朝阳那间最好,面积最大不说,窗户还正对着湖,当之无愧的豪华湖景房。

好不容易当—次有钱人,自然要体验最好的。

谢弥这边洋洋得意,全然没注意到谢政德欣喜若狂的眼神。

但身为谢董事长还是要稳重,他努力克制心中的狂喜,面上还是—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好,我让老白把那间房收拾出来,按照你的喜好装饰。”

“谢谢老爹!”

谢弥原地欢呼蹦起,冲上前抱了谢政德—下,就迫不及待的冲出书房。

她刚走,谢政德就激动的站起来,将桌上那张父女合照抱在怀里,老泪横流。

“女儿!我的女儿啊——”

“你叫我吗?”

门口响起清脆灵动的声音,吓的谢政德相框差点掉地上。

看到谢弥从门后探出来的脑袋,谢政德—秒恢复严肃,眼底却藏着几分社死的哀愁感。

“还有什么事?”他语气淡然的问。

“有。”谢弥起漂亮的月牙眼,笑眯眯道,“老爹,爆点金币呗。”

……

[叮——]

[支付宝到账,五百万元。]

谢弥激动的原地—蹦三尺高,恨不得当场对着谢政德的方向磕三个响头。


【讨厌笨狗】:那节目还拍不拍啊?再不复播我去看萧绒了

【就你长了张嘴】:家人们复播了!快去看!

看到消息的观众火速又回到直播间,却发现画质一整个大降级。

连收音都变杂了许多,很明显不是用专业设备拍的。

【不是你拿座机拍的?】

【太坚挺了,摄像机被砸了就用手机拍,很敬业但是画质也是真的差】

【唉,本来就有点磕不动了,画质还这么差,有点想去隔壁了】

“别急。”

画面里的谢弥突然对着镜头开了口。

她慵懒从容的靠在座椅上,坐在她旁边的萧景析也是好整以暇的勾着唇。

手机拍摄的画质有点糊,少了打光灯的光线也很差。

但偏偏就是这样,反而让他俩看起来有点恶男恶女内味了。

“甜宠偶像剧看够了,要不要换个题材?”

谢弥单手撑着下巴,笑吟吟的弯起月牙眼。

“复仇爽剧怎么样?”

某废弃大楼内。

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围坐在一起,举杯庆祝他们的胜利。

“这次行动大获成功,大家都辛苦了!”为首的那人慷慨激昂道。

底下的人纷纷附和起来。

“不辛苦,早看谢婊不爽了,能加入这次的行动是我的荣幸!”

“一个有小三前科的贱女人以为上个恋综洗白一下就可以绑上大佬炒新CP了,真搞笑,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假装成萧景析的粉丝真的太机智了,不仅骂到了谢弥,还拆了谢爅杀驴这对邪教CP,一箭双雕!”

“我宣布,萧绒才是仙品——”

砰!

老旧的大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一个看不清脸的身影逆光而站。

“你是谁!”黑粉头子立刻警觉起来。

那身影却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下一秒,藏在垃圾桶里的副导演破桶而出,大喝一声:

“亮个相吧小宝贝!”

他手里拿着手机,镜头正对准了这群人。

“是恋察节目组的人!”黑粉头子瞬间慌了,立马遮住脸吆喝起来,“快跑!”

然而站在门口的神秘人已经拿起拖把舞了起来。

“拖把沾屎犹如吕布在世,拖把沾尿犹如张飞咆哮!”

“都——给——爷——死!!!”

黑粉们吓的尖叫起来。

“卧槽!有屎!有屎!!!”

“好臭!呕呕呕呕呕——”

“快跑啊!她是个傻逼!!”

听到傻逼二字的谢弥瞬间破防了。

妈的,再也不玩抽象了。

第一没有人懂她的幽默,第二真有人把她当傻逼。

“都不准动!”

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将那些黑粉团团围住,“你们聚众闹事,破坏公共秩序,损害他人财产,立刻跟我们去警局!”

萧景析在警察之后走进来,温暖的手掌轻按在谢弥的脑袋上,“别破防了,你不是傻逼。”

手感不错,搓一搓。

谢弥没好气的把他手拍开,“你再揉搓狗头试试?”

萧景析忍俊不禁,“被发现了。”

……

黑粉集体进了局子,被警察叔叔教育了一番,不仅要赔偿节目组损失的十几万机器,还要手写道歉信发微博承认错误。

黑粉们被关在拘留室里写着道歉信,却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这么秘密的行动,是如何被节目组发现的。

直到黑粉头子点进了谢弥直播间。

依旧是手机画质,但观看人数却整整高达了九千万,成为了恋察所有直播间里断层式的第一!

弹幕已经满屏刷屏夸张到看不清直播画面。

他只能先把弹幕关掉,然后就看到……

谢弥将自己的手机屏幕对准镜头,手机里显示的群聊赫然就是——他们的黑粉群!


“看来是我来的不巧了。”

萧景析站在书房门口,眸底暗潮汹涌,脸上却还是挂着淡淡微笑,“需要我回避吗?”

他身后的许霜绒探出头,看到书房内的景象时不由得捂眼,“哎呀,这是在干嘛呢。”

只见。

男人被压倒在沙发上,领带松散,衬衣领口散开,露出白皙诱人的肌肤和隐约可见的肌肉线条。

凌乱的碎发堪堪遮住眼眸,却难掩面颊的一抹微红。

女孩跨坐在他劲瘦的腰身上,他修长的指尖试图推动女孩的腰,却纹丝不动。

被压住的修长双腿轻微挣扎,很快又放弃。

“别。”

他将头歪向一侧,睫羽微颤,“晚上……可以吗?”

“可以个屁!你现在就给我吃!!”

谢弥一嗓子打破了这暧昧的氛围,拿着饼干一个劲往沈爅卿嘴里塞,“你再这么娇羞试试呢?”

【谢弥你别出声,求你】

【闭上眼睛脑子里真的有画面了,谢弥一嗓子又给我嚎回来了】

【啊啊啊沈先生为什么这么娇啊,我好爱】

【我第一次觉得萧影帝和许霜绒有点多余……】

“吃!给我吃!”

“不要~”

这对话很难不让人想歪。

从头到尾被无视的萧景析终于忍无可忍,大步来到沙发前,恨不得在谢弥耳边吼:

“我、说!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

与此同时,谢弥也是被沈爅卿气到了。

“好好好,不吃是吧?不吃喂狗!”一边说着一边反手将饼干塞进萧景析嘴里。

萧景析叼着饼干:“?”

【喂狗你喂萧影帝干嘛??】

【你再骂!】

“不好意思。”

沈爅卿慵懒抬眸,悠悠扬唇,“太沉浸了没注意到你,你有事吗?”

萧景析表情更难看了。

【我……靠……我怎么有种修罗场既视感】

【等等,沈先生好像一点都不抗拒,甚至还有点享受?】

【萧景析也很奇怪啊!他明明可以直接走的,但是非要问了好几遍,还愣是凑上前来引起谢弥的注意力】

【?楼上的别瞎脑补好吗,萧影帝明显是觉得谢弥伤风败俗,忍无可忍才阻止她的】

【就是啊,而且萧影帝本来就是想和霜霜一起在书房看书的,看到谢弥在这里霸占着书房,想赶她走而已好吧】

【哟哟哟,好厉害哦,还赶人家走诶,我寻思这书房不是公共区域吗,还成你萧影帝专属的啦】

【不对头,这弹幕不对头,怎么感觉谢弥有粉丝了】

【没错,我就是谢弥新粉,主打一个粉随蒸煮,只要癫不死,就往死里癫!】

被驳了面子的萧景析很不爽,但碍于对方是沈爅卿,他又不好发作。

“我只是想提醒一下沈先生,在和对方接触之前,要先了解一下对方的为人,你常年在国外,可能不太关注国内的娱乐新闻……”

“萧影帝。”

沈爅卿打断他,笑意依旧,“你再阴阳怪气试试呢?”

萧景析呼吸微滞。

【沈先生居然为了谢弥怼萧影帝!】

【我靠!这是什么史诗级修罗场】

【我想过会有修罗场的画面,但是没想过主角是谢弥,而许霜绒居然沦为了背景板!!】

此时站在一旁的许霜绒多多少少有些尴尬。

萧景析也是没想到沈爅卿会这么直接,一时间被架住了。

不好得罪对方,只能匆匆说了句‘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找借口离开。

萧景析走了,许霜绒自然也跟了上去。

书房再次只剩下谢弥和沈爅卿两人。

谢弥还在回味自己刚刚的机智。

她刚刚早就看见萧景析进来,故意装作不知道,趁他不备反手把饼干塞他嘴里,漂亮的声东击西!

这样一来任务就完成了2/3。

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

谢弥重新看向沈爅卿,对方对上她的眼神后立刻笑眼弯弯,眼里亮光闪烁。

谢弥笑不出来。

没想到看似最容易搞定的人居然最难搞。

也不知道是跟这饼干有什么仇,她都霸王硬上弓了,愣是死活都不肯吃一口。

看来要另寻蹊径了。

谢弥正要走,却被他拉住。

“你不喂我了?”他问。

谢弥气笑了,“你倒是让我喂啊?”

“我让你喂。”

“你让?你让个锤子你让!你……”看到沈爅卿那无比真诚的目光,谢弥顿了一下,“真让?”

沈爅卿真诚点头。

谢弥试探的将一块饼干递向他的嘴边,他吃了。

嘶……

那他刚刚犟的跟头牛似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沈先生刚刚是故意跟谢弥打情骂俏被萧影帝看到?】

【明知道谢弥在做任务还配合,他不会看上谢弥了吧!】

【不!!!!!】

弹幕满屏哀嚎。

谢弥爽了。

任务完成,一身轻松。

吃完邱承晔做的屎一样的晚餐后,时间来到了九点,任务结算时间。

嘉宾们围坐在客厅沙发上。

“其实今天下午,每个人都被分配到了一个隐藏任务。”

牛导用上了他的小蜜蜂扩音器。

“很幸运的是,大家都完成了自己的隐藏任务。现在,我们将根据每个人完成任务的时间,来决定选择房间的顺序。”

“第一个完成任务的是谢老师,所以她可以优先……”

“那个。”

许霜绒举起了手,轻声问,“我想问一下,如果猜出了别人的任务,会怎么样呢?”

牛导:“被猜出任务的那个人将视作任务失败,同时,猜出别人任务的人,将在完成任务的基础上,再积一分。”

“这样啊。”许霜绒似懂非懂的点头,“那我试着猜一下吧,谢弥的任务是喂三位男嘉宾吃饼干,对吗?”

“猜对了!”

牛导敲响锣鼓,“那么谢老师就视作任务失败,成为倒数第一!而许老师因为猜对他人的任务,成为第一!”

【奈斯!】

【啊啊啊啊霜霜好聪明,不愧是娱乐圈第一聪白甜】

【谢婊傻了吧,任务完成的最早又怎么样,大张旗鼓的,生怕别人发现不了啊】

“等一下。”

谢弥丝毫不慌,甚至游刃有余。

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做任务自然是有原因的。

“许霜绒猜完了对吧。”

她抬起头,嘴角弧度上扬,如恶魔的微笑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那我可要开始猜了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