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小说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

精品小说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

六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宋惜惜战北望的古代言情《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六月”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廊前风灯映照窗棂上的剪纸,像巨兽似的投在屋内墙壁上。她坐在花梨木圆背椅上,双手交叠在身前,素色衣裳裹着她纤瘦的身体,她望着眼前的人,她等了一年的新婚丈夫。这一年,她受着相思之苦,拿出所有嫁妆补贴家用,只为了不让远在战场的他担心。本以为待他荣耀归来,可以给她一个拥抱,一句辛苦夫人了。可她等到的,却是他带回的一个女将军,他要娶那个女人做平妻。他:“你的一切,都是我和她在战场上拼杀来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她:“那就和离吧!”转身,她就穿上盔甲,拿起长枪……爱得太久了,都让他忘记了,她本是将军之后,一身铠甲比他...

主角:宋惜惜战北望   更新:2024-06-11 22: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惜惜战北望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小说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由网络作家“六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宋惜惜战北望的古代言情《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六月”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廊前风灯映照窗棂上的剪纸,像巨兽似的投在屋内墙壁上。她坐在花梨木圆背椅上,双手交叠在身前,素色衣裳裹着她纤瘦的身体,她望着眼前的人,她等了一年的新婚丈夫。这一年,她受着相思之苦,拿出所有嫁妆补贴家用,只为了不让远在战场的他担心。本以为待他荣耀归来,可以给她一个拥抱,一句辛苦夫人了。可她等到的,却是他带回的一个女将军,他要娶那个女人做平妻。他:“你的一切,都是我和她在战场上拼杀来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她:“那就和离吧!”转身,她就穿上盔甲,拿起长枪……爱得太久了,都让他忘记了,她本是将军之后,一身铠甲比他...

《精品小说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精彩片段


宋世安带着人把嫁妆全部搬回了镇国公府。

宋惜惜出来道谢,请大家进去吃茶。

宋世安却摇头,“这茶暂不喝,还有别的要事忙,对了,战北望叫我给你带句话,他说希望你不会后悔。”

宋惜惜敛住眸色,“侄女听到了,但没话要转告他,伯父既有要事忙,侄女不敢强留。”

宋世安对她的回答很是满意,宋家什么都可以没有,这傲骨不能没,他率人离开了。

不是不想进去吃茶,只是如今国公府还乱着,新来的人肯定没那么快教好规矩,他—人也就罢了,但还带着其他族中子弟。

人多口杂,免得下人有什么不周的被传了出去,镇国公府如今最是经不得—星半点的流言蜚语。

宋惜惜回到玲珑阁,修书—封命人快马加鞭送回师门,请师门调查西京和商国在成凌关的那场战事。

她心里头有些猜测,但不敢肯定,所以需要调查清楚以及拿到证据。

外祖父萧大将军和三舅七舅在成凌关戍守,去年年底,成凌关借调了十万兵马去支援南疆战场,导致西京与成凌关打起来的时候,外祖父需要找朝廷要援军。

战北望和易昉是作为援军去的。

但这场战事的实况到底如何,她不知道,更不能去信问外祖父和舅舅,因为她的怀疑—旦是真的,外祖父作为元帅,罪责很大。

接下来足足—个月,宋惜惜闭门谢客,但即便不闭门谢客,也没几个人登门求见,宋族那边的人是不会过来打扰她的,除非有要紧事。

府里头的人事已经安排妥当,伺候她的几个侍女经过嬷嬷教过之后,也懂规矩知进退。

账房陆先生是伯父宋世安介绍过来的,说人品可靠。

其他岗位,从侍卫护院马夫到木匠花匠,厨子小厮等等,内院外院也都安置妥当。

外院的管事以前曾是侯府的人,叫陈福,因堕马伤了腿,送夫人准他回家养伤与家人团聚,当黄嬷嬷找外院管事的时候,他出现在了国公府门口。

陈福回来掌外院,回来那天,这位年近六十岁的老汉在自己的房中哭了—场。

侯府成了国公府,昔日的主子,只剩下姑娘—个了,姑娘还被将军府嫌弃回了府,他心里很难受。

伺候宋惜惜的除了宝珠,还有四个嬷嬷挑选的人,宋惜惜给她们起了名字,分别是明珠,雪珠,冬珠和瑞珠。

五颗珠把宋惜惜伺候得很好,日日燕窝和汤水没断过,滋养—个月,她容色更是绝艳。

年前,战北望便娶易昉进门了,易昉是以正妻身份进门的。

婚事办得很盛大体面,虽然闹出和离的事情,但到底是陛下赐婚,收到喜帖的官员甚至皇亲都去参加喜宴了。

宋老夫人看到这么多宾客临门,礼物也堆得小山似高,觉得总算是挽回了些面子。

新人拜了天地之后,拜高堂时,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兵部说了,那—战易昉的功劳最大,因为她主导签下和约,取得了商国与西京的和平。

多年边乱,她儿子和儿媳妇平定的,这使得老夫人无比骄傲。

但接下来的喜宴,却让老夫人目瞪口呆,之后气得浑身哆嗦。

宾客名单都是有数的,所以酒席的安排也有定额,可易昉却带了百来个兵士到场饮宴。

小说《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宋惜惜走后,吴大伴从外边疾步进来,“陛下,太后派人过来,请您得空去一趟。”

肃清帝叹气,“大概也是因为惜惜的事,让她着急担忧了,摆驾。”

寿康宫里的牡丹开了,富贵堂皇,国色天香。

还有那些爬在宫墙上的蔷薇,也开出了绝美的姿态。

太后端坐在正殿里的一张黄花梨木圆后背交椅上,身穿绛紫色外罩纱袍,发髻插着白玉扁方,一脸憔悴。

“儿臣参见母后!”肃清帝上前行礼。

太后望着他,屏退了左右,才叹气,“你那道赐婚的旨意下去,实在太不明智了,你这样做,既愧对宋侯爷,也给天下臣民起了一个坏榜样。”

太后声音渐渐严厉,“商国有律,朝中官员成亲五年内,不得纳妾,五年,已经是极短的日子,按哀家来说,除非是念过四十无所出,方可纳妾,如今陛下当众赐婚易昉为平妻,是给大家带了个头啊,如此女子还有活路吗?”

“战北望大婚当日出征,他甚至都还没与惜惜洞房啊,夫婿便要娶平妻了,陛下你这是要逼死她吗?”

太后说完,泪水急簌簌落下,“可怜,他们就只一个女儿在世了,还要被人欺负成什么样?”

太后之所以会这么难过,是她和宋惜惜的母亲是手帕交,那女孩也是打小看着她长大的。

肃清帝见母后落泪,跪在她的面前愧疚地道:“母后,是儿臣考虑不周,当时在城门他当众以退敌军功求一道赐婚旨意,朕知道不妥,但他说别无所求也不需要赏赐,朕若不成全,他也下不来台。”

太后生气地道:“他下不来台,就要惜惜牺牲吗?宋家牺牲的人还不够多?这一年,她过得有多艰难你不知道吗?”

肃清帝也疼惜,却不得不道:“母后,战北望已经变了心,即便娶不了易昉过门,也不会真心待宋惜惜了,方才宋惜惜求到朕的面前,求一道和离的旨意,朕准了。”

太后眉眼急剧一颤,“什么?这傻孩子,怎么就求和离了?和离之后她去哪里啊?”

“她说回侯府,为她父亲收养一个儿子。”

太后连连叹息,“侯府还回得去吗?她是见过那满地都是亲人尸体的,在那个地方住,她就不怕夜夜噩梦?”

太后心疼得无以复加,“她既然入宫了,怎么就不来见哀家,哀家可以给她做主,可以教她如何镇住易昉,犯不着和离啊,战北望既立下了军功,求个诰命,她可以风光富贵一辈子,为何要选一条这么艰难的路来走?”

“母后,她心意已决,说不愿意被他们两人蹉跎一辈子,母后想啊,她心里若有战北望,日日看着他和别的女子恩爱,这日子还怎么过得下去?”

这话说到太后的痛处了。

她爱先帝,但先帝最爱的是淑贵妃,自然还有后来的宁妃,万贵妃等等。

太后脸色灰白大半,“女子这一生,就是这么艰难,易昉身为女将军,哀家曾赞赏过她,也本以为她能让女子的地位提升,殊不知她得了势,回头第一脚踩的就是女子,哀家对她很失望。”

肃清帝的脸色也不太好,对战北望与易昉深感失望,碍于他们刚平定边城,不好过多斥责,只能叫他进宫来敲打敲打。


老夫人不信丹神医会不来,毕竟昨天还来送药,且对她的病情叮嘱了一番,当即派人去药王堂去请丹神医,结果丹神医连面都没露,只叫坐堂大夫回了一句话。

这句话管家一字不漏地告知了老夫人,差点没把老夫人气死。

坐堂大夫转告丹神医的原话是:“以后不必来请,将军府所作所为,让人寒心,替这样德行有亏的人治病,会折我的寿,我不想早死。”

老夫人怒道:“一定是她让丹神医不来给我治病的,没想到她的心这么黑啊,当初娶她的时候还以为她多贤惠温婉,这一年也没看出她是这样黑心肠的人,她这是要害死我,没有丹神医的药,那就是要我的命。”

战纪在一旁没做声,显然心里是不高兴的,觉得这个儿媳妇没以前听话,本以为闹闹小脾气就过去了,没想到这一次是断了夫人的药,这样闹就太过了。

他吩咐自己的小儿子战北森,“去找你兄长回来,让他不管用什么法子,让他媳妇消停些,再这样闹下去,你母亲的命也要被闹没了。”

“是!”站北森飞快地就往外跑,亏他以前还觉得嫂嫂不错,想不到她这么狠毒。

战少欢则怒气冲冲地直奔文熙居去,结果连文熙居的门都进不去。

战少欢站在门口,粉脸含霜,怒骂道:“宋惜惜,你给我滚出来!”

“怪不得我二哥会喜欢易昉,易昉就不像你这样玩阴招,活该你被二哥嫌弃。”

“宋惜惜,你以为躲起来就行了?这里是将军府,你有本事一辈子别出来,你敢谋害婆母,你不得好死。”

文熙居里,传出宝珠的声音,“三小姐,你那日不是说要把东西还回来吗?那就先拿回来再说话。”

战少欢冷道:“凭什么?那都是她送给我的,哪里有送出去却要人还的道理?”

她本来是想还的,结果回去一看竟很多首饰衣裳都是二嫂送的,还了回去之后,自己就没几件见得人的首饰,衣裳更也没几件好的了,以后出门要穿得简朴寒酸,她才不要呢,自然就不想还了。

宝珠声音不徐不疾,“那也没有收了人家的礼,回过头来骂人家的道理。”

战少欢一时语塞,但随即怒道:“让她等着,我二哥回来定休了她。”

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宝珠也气呼呼地回屋去,“一群贪得无厌的人,还是姑娘说得对,待哪里都比待这里好,陛下和离的旨意怎么还没下来呢?”

宋惜惜笑了一笑,一跃而起,从柜顶里取下一个箱子,再跃下。

打开箱子,是一条放置了很久的红鞭。

这鞭是她下山的时候师父送给她的,自从嫁入战家,她就没再用过这鞭子了,除了每日的运气周天之外,基本也不怎么练武了。

“姑娘,要和谁打架了吗?”宝珠当年是陪着她上梅山的,在梅山几年,也是宝珠伺候她,知道她的武功修为有多高。

“不是,只是拿出来看看。”宋惜惜抚摸着红鞭,如今守孝,便要动手也不用这鞭子了,“等我们离开战家之后,回府修缮修缮,便去梅山探望师父。”

“好啊。”宝珠眉开眼笑,回梅山好啊,大家对姑娘都很好,拿她当宝贝似地看待。

宋惜惜把红鞭放回箱子里,但没把箱子放回柜顶,这是要带走的,自然就没必要放上去了。

“母亲应该不会怪我不孝,毕竟我嫁了,是他负了我。”宋惜惜轻声道。

宝珠红了眼眶,“夫人若知,只会恼将军府的人,不会怪你。”

宋惜惜微微叹息,“嫁人生子,终究不是宋家女该有的宿命。”

宝珠吸吸鼻子,“是他们不懂姑娘的好,若论战策武功,易昉比姑娘半分都比不上,是大将军和夫人不舍您上战场,否则的话,怎有她易昉什么事?”

宋惜惜笑了,“在你心里,我总是千般好,万般好的。”

“那是!”宝珠抬起头,鼻尖都红了。


老夫人这一发病,府中闹了半宿,最后是请了太医来暂时稳住了病情。

太医对战北望说:“下官以前也来给老夫人诊治过,但下官医术不精,京中治疗心疾最好的大夫就是丹神医,他的丹雪丸才是老夫人救命的药,如今下官能帮老夫人控制病情,也是因为她服用了一年的丹雪丸,底子还在呢,但以后发病次数增多,下官就无能为力了。”

说完,太医告辞而去。

战北望恼得眼底都红了,今晚他亲自去请过丹神医,丹神医连见都不见。

他知道宋惜惜是以此相逼,让他放弃娶易昉,这样的手段太恶劣,竟拿母亲的命来要挟,实在卑鄙。

他直奔文熙居,一脚把门踹开。

宋惜惜还没就寝,在灯下写字,见他裹挟一身怒气而来,她皱起眉头,显然,是来兴师问罪的。

“嬷嬷,宝珠,你们先出去!”

“明日把丹神医请来,否则……”他高大的身影一步步朝着宋惜惜逼过去,面容凛冽如寒霜。

宋惜惜抬眸直视,“否则如何?”

他咬牙切齿,“否则,我休了你!”

宋惜惜定定地看着他,“休我?”

战北望居高临下,冷冷地道:“你那日说得对,七出之条就一条不孝,足以休了你!”

灯下,宋惜惜肌肤胜雪,容颜绝艳,那样地淡淡一笑,“你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也好,我现在知晓你确有休我之心,那我就等你的休书!”

他冷冷地盯着她,“你应该知道,一旦我休了你,你的嫁妆也不可能拿回去。”

宋惜惜突兀地笑了笑,说:“哦,嫁妆,好,嫁妆送你,明日请两方族长,四邻八家,你我媒人一同坐下,你休书一下,我当即签字摁手印。”

战北望的手指几乎抵住了她的鼻子,“等着,明日午时,我休你出门!”

说完,他拂袖而去。

黄嬷嬷急忙进来,跺脚道:“姑娘,您一旦被休,则嫁妆都要送给他,如何能这般意气用事啊?”

宝珠也急得要落泪,“就是啊,这不是便宜他们了吗?夫人当初可把半个侯府的产业都陪嫁给您了。”

宋惜惜坐在椅子上,想起他方才狠绝之色,心里头浮起了一丝痛楚,若说这一年对他没有过半点期盼,那是假的。

感情不深总归是有,因为这是母亲给她选的夫婿。

她说:“休了我,他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至于嫁妆,带得走带不走,那还是另说呢。”

梁嬷嬷说:“对,姑娘伺候他母亲一年,他立功回来求了赐婚,便马上休妻,如今又变卖了铺子,谁都知道是为了姑娘的嫁妆,这样的人,百姓不指着他脊梁骨骂死才怪,言官也定会上奏。”

宝珠忧心忡忡,“就怕他不管不顾,意气用事,那咱们姑娘终究是吃亏了啊,就算姑娘可以把嫁妆全部拿回去,也落了个被休弃的名声,多不好听。”

宋惜惜倒是有些担心陛下会不会反悔了?

那日她以父兄军功求旨,但父兄毕竟已经牺牲了,陛下着重培养新武将,就怕陛下权衡过后,还是不愿意给她赐这一纸和离书。

嫁妆她不担心,因为嫁妆单子在她手中,存单和银票她可以全部带走,产业全部都在镇北侯府名下,他们能拿到的,也不过是绸缎布匹,屏风玉器以及部分首饰之类。

损失肯定是有损失,但不会太大。

只是如果战北望真能做到这一步,那么以后也休怪她无情。

黄嬷嬷恨声道:“亏姑娘方才还说去请丹神医呢,呸,不值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