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高质量小说阅读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

高质量小说阅读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

小盐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其他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谢弥沈爅卿,作者“小盐子”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的时间,来决定选择房间的顺序。”“第一个完成任务的是谢老师,所以她可以优先……”“那个。”许霜绒举起了手,轻声问,“我想问一下,如果猜出了别人的任务,会怎么样呢?”牛导:“被猜出任务的那个人将视作任务失败,同时,猜出别人任务的人,将在完成任务的基础上,再积一分。”“这样啊。”许霜绒似懂非懂的点头,“那我试着猜一下吧,谢......

主角:谢弥沈爅卿   更新:2024-06-11 22: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弥沈爅卿的现代都市小说《高质量小说阅读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由网络作家“小盐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其他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谢弥沈爅卿,作者“小盐子”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的时间,来决定选择房间的顺序。”“第一个完成任务的是谢老师,所以她可以优先……”“那个。”许霜绒举起了手,轻声问,“我想问一下,如果猜出了别人的任务,会怎么样呢?”牛导:“被猜出任务的那个人将视作任务失败,同时,猜出别人任务的人,将在完成任务的基础上,再积一分。”“这样啊。”许霜绒似懂非懂的点头,“那我试着猜一下吧,谢......

《高质量小说阅读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精彩片段

精选一篇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现代言情、甜宠、穿越、佚名现代言情、甜宠、穿越、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小盐子,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目前已写174603字,小说最新章节第85章 剧本不了一点,这可是谢弥啊,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女主真的很癫 男主也是个正常人 真的好喜欢大大的文笔呜呜呜 催更催更

真的超喜欢小盐子的文,我从沈小盐和宿矜那本就粉上了[飞吻][飞吻][飞吻][爱慕]盐子每一本都好好看,而且我能看到情节的设置和内容上的合理性有进步哦,加油加油[送心][爱心][爱心][爱心]

很多举动都不合常理,这太他妈抽象了

章节推荐

第19章 约会,刺激,密室逃脱

第20章 谢弥,综艺效果之神

第21章 谢爅杀驴是什么仙品?

第22章 收拾收拾准备升咖吧

第23章 围剿黑粉!都——给——爷——死

作品阅读


“看来是我来的不巧了。”

萧景析站在书房门口,眸底暗潮汹涌,脸上却还是挂着淡淡微笑,“需要我回避吗?”

他身后的许霜绒探出头,看到书房内的景象时不由得捂眼,“哎呀,这是在干嘛呢。”

只见。

男人被压倒在沙发上,领带松散,衬衣领口散开,露出白皙诱人的肌肤和隐约可见的肌肉线条。

凌乱的碎发堪堪遮住眼眸,却难掩面颊的一抹微红。

女孩跨坐在他劲瘦的腰身上,他修长的指尖试图推动女孩的腰,却纹丝不动。

被压住的修长双腿轻微挣扎,很快又放弃。

“别。”

他将头歪向一侧,睫羽微颤,“晚上……可以吗?”

“可以个屁!你现在就给我吃!!”

谢弥一嗓子打破了这暧昧的氛围,拿着饼干一个劲往沈爅卿嘴里塞,“你再这么娇羞试试呢?”

【谢弥你别出声,求你】

【闭上眼睛脑子里真的有画面了,谢弥一嗓子又给我嚎回来了】

【啊啊啊沈先生为什么这么娇啊,我好爱】

【我第一次觉得萧影帝和许霜绒有点多余……】

“吃!给我吃!”

“不要~”

这对话很难不让人想歪。

从头到尾被无视的萧景析终于忍无可忍,大步来到沙发前,恨不得在谢弥耳边吼:

“我、说!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

与此同时,谢弥也是被沈爅卿气到了。

“好好好,不吃是吧?不吃喂狗!”一边说着一边反手将饼干塞进萧景析嘴里。

萧景析叼着饼干:“?”

【喂狗你喂萧影帝干嘛??】

【你再骂!】

“不好意思。”

沈爅卿慵懒抬眸,悠悠扬唇,“太沉浸了没注意到你,你有事吗?”

萧景析表情更难看了。

【我……靠……我怎么有种修罗场既视感】

【等等,沈先生好像一点都不抗拒,甚至还有点享受?】

【萧景析也很奇怪啊!他明明可以直接走的,但是非要问了好几遍,还愣是凑上前来引起谢弥的注意力】

【?楼上的别瞎脑补好吗,萧影帝明显是觉得谢弥伤风败俗,忍无可忍才阻止她的】

【就是啊,而且萧影帝本来就是想和霜霜一起在书房看书的,看到谢弥在这里霸占着书房,想赶她走而已好吧】

【哟哟哟,好厉害哦,还赶人家走诶,我寻思这书房不是公共区域吗,还成你萧影帝专属的啦】

【不对头,这弹幕不对头,怎么感觉谢弥有粉丝了】

【没错,我就是谢弥新粉,主打一个粉随蒸煮,只要癫不死,就往死里癫!】

被驳了面子的萧景析很不爽,但碍于对方是沈爅卿,他又不好发作。

“我只是想提醒一下沈先生,在和对方接触之前,要先了解一下对方的为人,你常年在国外,可能不太关注国内的娱乐新闻……”

“萧影帝。”

沈爅卿打断他,笑意依旧,“你再阴阳怪气试试呢?”

萧景析呼吸微滞。

【沈先生居然为了谢弥怼萧影帝!】

【我靠!这是什么史诗级修罗场】

【我想过会有修罗场的画面,但是没想过主角是谢弥,而许霜绒居然沦为了背景板!!】

此时站在一旁的许霜绒多多少少有些尴尬。

萧景析也是没想到沈爅卿会这么直接,一时间被架住了。

不好得罪对方,只能匆匆说了句‘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找借口离开。

萧景析走了,许霜绒自然也跟了上去。

书房再次只剩下谢弥和沈爅卿两人。

谢弥还在回味自己刚刚的机智。

她刚刚早就看见萧景析进来,故意装作不知道,趁他不备反手把饼干塞他嘴里,漂亮的声东击西!

这样一来任务就完成了2/3。

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

谢弥重新看向沈爅卿,对方对上她的眼神后立刻笑眼弯弯,眼里亮光闪烁。

谢弥笑不出来。

没想到看似最容易搞定的人居然最难搞。

也不知道是跟这饼干有什么仇,她都霸王硬上弓了,愣是死活都不肯吃一口。

看来要另寻蹊径了。

谢弥正要走,却被他拉住。

“你不喂我了?”他问。

谢弥气笑了,“你倒是让我喂啊?”

“我让你喂。”

“你让?你让个锤子你让!你……”看到沈爅卿那无比真诚的目光,谢弥顿了一下,“真让?”

沈爅卿真诚点头。

谢弥试探的将一块饼干递向他的嘴边,他吃了。

嘶……

那他刚刚犟的跟头牛似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沈先生刚刚是故意跟谢弥打情骂俏被萧影帝看到?】

【明知道谢弥在做任务还配合,他不会看上谢弥了吧!】

【不!!!!!】

弹幕满屏哀嚎。

谢弥爽了。

任务完成,一身轻松。

吃完邱承晔做的屎一样的晚餐后,时间来到了九点,任务结算时间。

嘉宾们围坐在客厅沙发上。

“其实今天下午,每个人都被分配到了一个隐藏任务。”

牛导用上了他的小蜜蜂扩音器。

“很幸运的是,大家都完成了自己的隐藏任务。现在,我们将根据每个人完成任务的时间,来决定选择房间的顺序。”

“第一个完成任务的是谢老师,所以她可以优先……”

“那个。”

许霜绒举起了手,轻声问,“我想问一下,如果猜出了别人的任务,会怎么样呢?”

牛导:“被猜出任务的那个人将视作任务失败,同时,猜出别人任务的人,将在完成任务的基础上,再积一分。”

“这样啊。”许霜绒似懂非懂的点头,“那我试着猜一下吧,谢弥的任务是喂三位男嘉宾吃饼干,对吗?”

“猜对了!”

牛导敲响锣鼓,“那么谢老师就视作任务失败,成为倒数第一!而许老师因为猜对他人的任务,成为第一!”

【奈斯!】

【啊啊啊啊霜霜好聪明,不愧是娱乐圈第一聪白甜】

【谢婊傻了吧,任务完成的最早又怎么样,大张旗鼓的,生怕别人发现不了啊】

“等一下。”

谢弥丝毫不慌,甚至游刃有余。

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做任务自然是有原因的。

“许霜绒猜完了对吧。”

她抬起头,嘴角弧度上扬,如恶魔的微笑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那我可要开始猜了哦。”

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却听到隔壁传出—阵抓狂的咆哮。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操!我操!我大操特操!!”

随后就是邱承晔的破门而出,疯狗似的往楼下冲,他手腕上的心率手表发癫似的狂响铃。

好家伙,疯了—个。

如果她没记错,原文里这个环节,邱承晔遇到的是—个控制欲极强的病娇女,严格要求他不准泡吧不准喝酒还不准有任何异性朋友。

这对于花花公子的邱承晔来说,确实很致命。

又走到—间包厢门口,谢弥听到里面响起慷慨激昂的发言。

门是虚掩的,通过门缝可以看到是柳沃星和她的相亲对象。

柳沃星—如既往的端坐着,微笑着听着对方的发言。

对方—边骄傲自满的高谈阔论,—边爹味发言。

“你说你对企业管理很感兴趣?那我考考你,企业战略的构成要素是什么?企业管理的概念是什么?公司制企业的基本形式是什么?”

见柳沃星不说话,他挑起眉毛,“说不出来吧,你压根都不懂这些吧?老老实实说你的爱好是逛街购物就好,我是不会嘲笑你的。”

柳沃星眸光微闪,仍旧是微笑着。

谢弥却注意到,她放在桌下的手握紧了拳头,手表显示的心率也在不断上涨。

谢弥不禁想起了柳沃星这个人物的设定。

家中的小女儿,从小学习琴棋书画和礼仪,被灌输女孩就要端庄得体的思想,所以永远保持微笑,但实际……

原文里的这个片段,柳沃星并不知道模拟相亲是节目组的整蛊,也忘了心率超过120会响铃的设置,所以当铃声响起,她的愤怒被揭穿的那—刻,淑女的形象出现裂缝,她第—次露出慌张又无措的神情。

“听说你在自家公司上班,还是高管?不是我说你啊,虽然那是你家的产业,但是专业的岗位还是要留给专业的人,你仗着自己的身份坐上了那个岗位又能怎么样呢?这样吧,我来考考你,你们公司……”

柳沃星藏在餐桌下的拳头不断的收紧,手表显示的心率也快要突破临界点。

突然,—只冰凉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盖住了手表显示屏。

柳沃星愣了—下,恍然间明白了什么,后怕的起了—身冷汗。

“这位先生,你刚刚说你喜欢阅读名著对吧?”谢弥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边,嘴唇半勾,话语里浸透着兴致浓郁的顽劣。

“那我来考考你。”

谢弥的突然闯入打了幕后工作人员—个措手不及。

—时间没人关注柳沃星的心率是多少,—门心思想着怎么让谢弥先出去。

趁此间隙,反应过来的柳沃星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试图让自己的心率平复下来。

但平复心率显然没有这么简单,男人刚刚讽刺十足的话语在她脑海里挥散不去,她清楚的听到自己砰砰狂跳的心。

不行,再这样下去的话……

“我先考考你!”轻灵悦耳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总有反派想抢我师尊》,是哪本名著?”

谢弥很是不客气的吃着她盘子里的蛋糕,朝对面的男人挑眉。

男人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这根本就不是名著!”

“你再说这不是名著?你没看过《西游记》啊?”谢弥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

男人懵了。

总有反派想抢我师尊……西游记……

【好像还真没毛病哈哈哈哈】

【不是这也行?哈哈哈哈哈笑疯了】

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弹幕沉默了几秒。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

【倒反天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疯了艹】

这话阮峰属实是接不上,愣了几秒后才道:“看来我是老了,听不懂年轻人的玩笑话了。”

谢弥高情商发言,“不老,以后跟我斗,您还嫩着呢。”

阮峰:“?”

有人没憋住笑了出来。

还是许霜绒先打抱不平,“谢弥,你说什么呢,这是老前辈啊。”

谢弥流畅回击,“难道你也觉得前辈老了?”

许霜绒一时凝噎。

【好牙尖嘴利的丫头,我喜欢】

【霜绒好心帮她打圆场,她不领情就算了还乱咬人,果然我讨厌谢弥是有原因的】

【再怎么样也不能不尊重前辈吧,没品】

【我寻思不是阮峰先阴阳怪气谢弥的吗,回怼也没毛病吧?】

【阮峰骂她没礼貌是因为她真的没礼貌,她回怼更加证实她没礼貌,某些人认识不到自己的缺点就只会找理由,呵呵】

“不可理喻。”

阮峰失望的摇摇头,“既然没人教过你怎么尊师重道,那就让我来教你。谢弥,现在道歉。”

谢弥无动于衷,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阮峰板起脸,“你要是不道歉,那这节目我也不往下录了。”

原本还在看戏的牛导一听这话也急了,后面还这么多流程呢,可耽误不得啊。

“谢老师,要不你还是……”

“是啊谢弥。”许霜绒也挽住了谢弥的手,劝道。

“你就给阮前辈道个歉吧,就这么僵持着,耽误的可不只是我们几个嘉宾的时间,还有这么多工作人员也陪我们耗着呢,你总不好让大家加班吧……”

“是啊阮前辈。”

谢弥直接一手偷梁换柱,“霜绒说的没错,您说您上节目钱也拿了,这突然耍脾气不配合拍摄,耽误的可不只是我们几个嘉宾的时间,还有这么多工作人员呢,您总不好让大家加班吧?”

许霜绒:“???”

这话一出,原本在骂谢弥的弹幕突然反应过来了。

【对哦,明星上节目是工作,钱也拿了,突然不配合拍摄不就是耍大牌吗?】

【怎么就耍大牌了?没听见阮峰说的吗,他要教谢弥尊师重道啊,作为前辈他这是在为后辈着想好吗,这也能骂?】

【什么尊师重道啊,不就是借着全组的人给谢弥施压,逼谢弥道歉吗,说的还挺好听】

【操,这弹幕没法看了,怎么这么多谢弥的水军,多少钱一条啊有钱一起赚】

【怎么说不过就破防呀姐姐】

“牛导,这节目我不录了!”

阮峰冷着脸,“本来是看你的面子,但这节目的某些人太不知廉耻,我实在是没法配合了,通告费我会退回去,你另请高明吧。”

牛导急了。

哎不是,这不只是通告费的事吧,签了合约的啊,这违约了喂!

说时迟那时快,谢弥一脚踩住阮峰的裤腿。

唰——

阮峰的裤子掉了下来,露出鲜艳的红秋裤。

还是紧身款。

“阮前辈,本命年啊?”

谢弥视线往下飘了一眼,扬唇,“小小的也很可爱哦。”

嘶——

全场倒吸一口凉气。

“谢弥!!”阮峰彻底失态,暴跳如雷,“你到底想干什么!!”

“跟您叙叙旧啊。”

谢弥微笑着走到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您从一进门就开始针对我,我不禁回想了一下,之前是哪里得罪过您。”

“莫非是……上部戏合作时,您半夜非要来我房间和我单独对戏却被我扇了一巴掌赶出去的事?”

“不对,事后您立马买通稿说我在节目里耍大牌不尊重前辈,算是当场就报复回去了。”

“那莫非是……您私自加了一场和年轻女演员的吻戏,还在拍戏时故意NG多次吃女演员豆腐,事后被我发现你威胁女演员的事?”

“也不对啊,当时您立马就连我也一起威胁了,说我要是敢说出去就让我身败名裂,还说有一百种方法能弄死我。”

“那就奇了怪了,我到底是哪里得罪过您呢?”

谢弥佯装头疼,很快又弯起眉眼,笑意盈盈的看着阮峰,“要不还是您亲自告诉我吧,前辈。”

全场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阮峰呼吸急促,瞳孔猛烈震颤,但见过大场面的他很快就逼自己冷静下来,“恶意造谣,等着收律师函吧。”

【谢弥疯了吧!!!】

【妈的,吓死我了,差点以为是真的,不过看阮峰这么淡定应该是造谣】

【阮峰是出了名的爱老婆人设,怎么可能骚扰后辈,搞笑呢,编也不编点好的】

“可是我有证据诶。”

阮峰呼吸一滞。

谢弥拿出手机,“那天不小心录下了你跟那位女演员的谈话,内容真的有够炸裂的,我放出来让大家一起……”

“够了!”

阮峰突然冲上前把谢弥的手机砸了个稀巴烂,“别他妈再胡说八道了!!”

他满脸怒意,眼底却藏着几分破坏证据后的兴奋。

然而其他人看他的目光却变了。

震惊、质疑、嫌恶。

阮峰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解释,“我只是不想听她继续造谣下去,所以才阻止她……”

“那也没必要砸手机吧。”谢弥双手环臂,歪着脑袋极其欠揍的看着他,“难道你不是在心虚吗?”

娱乐圈的人都是人精,网友更是当代福尔摩斯,大家都不是傻子。

阮峰这举动意味着什么,猜也猜到了。

虽然很难以置信,但……

谢弥说的或许是真的。

【我靠!!】

【砸手机不就是心虚?实锤了啊!】

【真的不敢相信阮峰居然是这样的人,那爱老婆人设也是装出来的?我吐了】

【他刚刚砸手机的样子很明显是气急败坏啊!诡计多端的老男人!】

【现在想想他一上节目针对谢弥的样子,完全是在故意给谢弥施压啊,好恶心】

【我算是知道什么叫人不可貌相,娱乐圈的人设只能信一半】

【也就是说谢弥一半的黑料都是拜他所赐,那谢弥可能真的没有那么坏】

【这波我信谢弥!这种劣迹艺人请永久封杀!!!】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谢弥露出邪恶的笑容,“想不到吧,我早已秘密潜入所有的黑粉群,每个群里都有我的小号哦~”

凭借对原文的了解,她将[讨厌谢弥的一百个理由]这份试卷完成的天衣无缝,潜入黑粉群简直是轻而易举。

黑粉头子破防了,尖叫,“管理!谁是群管理!”

角落里一个黑粉弱弱的举起手,“是我……”

黑粉头子嗷的一声扑了上去,揪起他的衣领疯狂摇晃。

“当个管理你是心高气傲,在群里你是一顿炫耀,被人潜入你是真不知道,满门抄斩我是死的蹊跷!!”

谢弥围剿黑粉事件引起了所有黑粉的警觉。

黑粉们连夜解散了所有群聊。

一夕之间,组织全散。

谢弥围剿黑粉事件也因此闻名,被网友戏称为[卸黑事件]

……

#谢弥抄了黑粉的窝#

#砸她机器你是心高气傲,被她抄家你是死的蹊跷#

#黑粉集体道歉#

#黑粉批皮萧景析粉丝#

随着一条条热搜的爆出,原本炒的不可开交的谢沈两家粉丝也是两级反转,瞬间和好不说,还建交了极其深厚的革命友谊。

谢弥和萧景析两间直播间的热度也破了整个节目的记录,仅凭手机画质就一骑绝尘,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那段围剿黑粉的视频也彻底出圈,被无数次二创,在各大短视频界广为流传。

针对谢弥这次行为,网友分成了保守派和激进派。

保守派认为谢弥太保守了。

激进派认为谢弥还不够激进。

【冲拳出鸡】:我只能说,干得漂亮

【把爷头笑歪了】:这些极端私生早该有人治了,跟艺人车、蹲点、当街砸机器,黑社会啊?

【一起毁灭】:私生粉不配做粉丝!!!

【美丽且自知】:妈的帅死我了,谢姐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治好你的异性恋

【磕学家】:所以我的CP又活了?我的CP又活了!!!

经此一出,谢爅杀驴彻底火了。

CP超话以五千粉丝的差距,超过萧绒成为超话榜第一!

副导演嘴都笑裂开了,回到别墅的时候一整个容光焕发,对牛导甩了一句。

“昨天你对我爱答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牛导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他。

傻逼吧。

谢爅杀驴虽然不是最火的CP,但这两人都是最有节目效果的,他俩一起收视率肯定不会低,让他跟这组就是为了给他做成绩。

这傻逼还觉得自己被穿小鞋了呢。

真.傻逼。

“谢老师!辛苦辛苦!咱们这波属于是双赢了,我敬你一杯!”副导演看到准备上楼的谢弥,立刻迎了上去。

谢弥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上了楼。

副导演一脸懵逼。

“副导还是没懂啊。”旁边响起萧景析懒懒散散的声音。

副导演不解的看去。

就见萧景析端着水杯从厨房走出来,悠闲又轻慢,“谢老师可不在乎什么收视率。”

“啊?”副导演还是懵。

“扑哧——”

萧景析轻笑,上楼前拍了拍傻白甜副导的肩,“还不懂吗?要不是为了安慰你,谢老师可不会让你拿手机拍。”

副导演愣了一下。

似乎……

慢慢的反应过来了。

对啊,以谢老师那无所屌谓的个性,想去围剿黑粉就直接去了,还用拿手机直播吗?

她这是因为……

他当时被黑粉气哭了啊。

谢弥换好家居服下楼的时候,另外两组也约会结束回来了。

四个人都坐在客厅沙发上,邱承晔兴致勃勃的高谈阔论,柳沃星微笑的听着。


“你猜秘密基地为什么叫秘密基地?”

谢涟没说话,那光又在谢弥脸上晃了晃。

谢弥:“你告诉我了,可就不是秘密了哦。”

谢涟还是没说话,光却开始狂晃。

哦,是他的手在抖。

谢弥咧嘴—笑。

“今晚我就去告状,全给你拆了。”

哐当——!

刀掉在地上,谢涟终于慌了,大步冲上来拉住了准备离开的谢弥,“别!”

病娇少年不病娇了,眼睛里是清澈的愚蠢。

唉,抛开这层身份不说,他也不过是—个20岁的大学生而已。

大学生嘛,最好骗了。

……

谢弥靠在花园的躺椅上晒太阳,悠闲的晃荡着二郎腿。

“小登,果汁。”

话说完,谢涟端着果汁过来,将吸管凑到她的嘴边。

谢弥看都没看就努起嘴巴去咬吸管。

谢涟见状,唇角缓缓勾起—抹弧度。

下—秒他就被扇了—巴掌。

啪!

“你以为我没看到你往果汁里放的虫子尸体?!!”

旁边端水果的黎美艳虎躯—震,当即露出讨好的笑容,“打了他可就别打我了哦。”

谢弥反手又是—巴掌,“顺手的事!”

小登和中登—人挨了—巴掌,捂着脸站在后面死死盯着谢弥的背影,幽怨极了。

很快,大厅里响起管家的声音。

“老爷回来了!”

谢弥连忙撂下果汁跑了出去,黎美艳和谢涟见状也撒丫子追了上去。

本想抢在谢弥前面告状,却见谢弥—个滑跪上前抱住了大腿,那嘴跟个机关枪似的就开始了。

“我本是深爱父亲的女儿,却被后妈继弟所害,后妈欺我,继弟气我,将我逐出家门。重来—次,我定要擦亮眼睛,任谁也不能挑拨我和父亲的关系!”

“那我是不是要V你50,聆听你的复仇计划。”大腿的主人说话了,声音有点耳熟。

谢弥抬头,对上沈爅卿那浸着笑的桃花眼,“又见面了,谢老师。”

谢弥:“?”

她抱的是沈爅卿,那她那个有钱爸呢?

谢政德从沈爅卿后面走出来,表情复杂的看着谢弥,那严肃的脸上似是无奈。

“您是老爷带回来的第—个男人。”管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对着沈爅卿说。

“老白,别玩梗。”谢政德说。

老白管家哎了—声,退下了。

“小弥,起来,地上凉。”谢政德的声音不怒自威,显然是个严肃惯了的人,“这是沈先生,来做客的。”

谢弥看了眼笑眯眯的沈爅卿,又看了眼严肃的谢政德。

然后朝谢政德伸出手。

“老爹,拉我—把。”

“嘶——”

身后的黎美艳和那些佣人们都倒吸了—口凉气,不可置信的看着谢弥。

谢政德那极少有表情的脸动了动。

沈爅卿的手已经蠢蠢欲动的伸出来,刚要握上谢弥的手,就被碰开。

谢政德那布满厚茧的手握住了谢弥的小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严肃的眸子里好像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柔和。

“真是长不大。”语气是平静的,嘴角是略微上扬的。

老白管家又登场了,感叹,“老爷好久没笑的这么开心了。”

谢政德脸—沉,“老白!”

老白管家哎了—声,又退下了。

谢弥却将—切都尽收眼底,更加确定了她之前的猜测。

这父亲果然是口嫌体正直,严肃的外表下藏着—颗爱女儿的心。

许是因为他太不善表达,再加上有后妈从中作梗,才导致原主—直误解他。

“你刚刚说的那些是真的吗?”谢政德的目光扫过后面的黎美艳和谢涟,脸更沉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